E电子书 - 玄幻奇幻 - MARS强者大冒险3除菌战争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交战,逃亡,梦境

第五十七章,交战,逃亡,梦境

        加路米岛西北丛林,某凸形斜坡上方。

        鬼女六人帮成员在中央一个苍老声音的带头引导下,不断疯狂的叫喊,侮辱男性...

        “女人必须独立统治!必须要让社会承认,女人比牲畜一般的男人高贵的多!这群牲畜竟然公然反对如此真理,还污蔑我们的作为,应该怎么惩罚?”

        “给他们毁容!断他们的手脚!让他们不得好死!让他们不得好死!...”

        一部分鬼女六人帮成员掏出尖锐的利器,向冒险者们投掷了过来!

        “嗖!嗖嗖!!...”

        夏洛克画好术符指向前方

        “十五式.棱柱塔防!”

        “乓当!乓当...!!”

        两层楼高的棱柱体在术符前方生成,挡住这些利器!

        在这个时候,刚刚被救下的老鼠跑了下来,向后方溜去!

        辛六原来到阿尔曼身边,抓住阿尔曼的肩膀,轻声说道

        “冷静些,阿尔曼先生...我知道你受了侮辱很难受,我也一样!但是,我们现在必须保留冷静思考的能力,因为接下来我们要迎接一场恶战!尝试深呼吸几次!”

        阿尔曼点头,随后深呼吸了两次

        “呼...你是对的,小辛。眼下敌人数量占优势且战斗力不明,我们没法死打硬拼,必须设法脱离这个地方。”

        辛六原说:“我刚才稍微感应了一下,大概已经能明确傀鬼数量较少的一个方向,那是在...”

        周星昊说:“她们从两边绕过来了!小辛,三点钟方向!”

        “明白!”

        辛六原一边回答,一边画出术符来到右侧,周星昊则去左侧等待

        “十四式.绞杀执刑!”

        “十七式.线缚术!”

        “咔啪!啪啪...”

        李山岭露出绝望的神情,开始控制不住情绪

        “我的天啊,我们...我们竟然被这群女疯子包围了,这下完蛋了啊!我不想死!我,我还想见我大哥,我想见我大哥啊...呜呜...”

        阿尔曼来到李山岭身边,露出阴沉的表情

        “你要是再哭,我可就把你扔在这里了!懦弱的人是没法生存下来的!”

        李山岭不断的摇头

        “我,我不想死...我想见我大哥,见大哥啊...”

        “啪!”

        阿尔曼直接扇了李山岭一个耳光!

        “清醒了没有!”

        “啊...”

        李山岭不再哭泣,逐渐开始冷静下来。

        “对,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阿尔曼说:“现在不是道歉的时候,我们得想些办法离开此处!”

        李山岭说:“可是,我们都被人家包围了,哪有那么容易离开?难道我们还能长翅膀飞出去?”

        阿尔曼说:“我们确实没有翅膀,但是我相信,不可能完全没有突围的办法...”

        李山岭说:“对了,刚才我们救下来的那只老鼠,是不是向后溜过去了?”

        阿尔曼向后方观察,只见刚刚救下的那只老鼠在七点钟方向的一棵[棕榈树]上面刻画着什么印记!

        老鼠看向阿尔曼,随后用头部蹭了一下这棵棕榈树,便跑远了!

        阿尔曼来到左侧说:“老周!老鼠在7点钟方向那棵棕榈树上留下了什么!”

        周星昊说:“我刚才有注意到。我们掩护你吧,你设法过去查看一下!老夏过来!”

        夏洛克说:“来了!”

        周星昊说:“我们牵制敌人的行动,让阿尔曼去那边找到老鼠留下的痕迹!”

        夏洛克点头说:“明白!”

        “十八式.六棱塔防!”

        “十九式.兜网术!”

        术符闪烁,在逼近的鬼女六人帮成员面前出现六棱障碍物,以及网状线拦住去路!

        “畜牲!该死的畜牲!!”

        鬼女六人帮成员叫骂起来,同时拿出[尖刀]和[剔骨刀]等利器开始破坏网状线!

        周星昊说:“老夏,你除了火枪还有没有能打到她们的远程武器?”

        夏洛克说:“我看一下...好像还有一个弹弓!”

        周星昊点头

        “可以使用,我们得再争取一点时间!”

        夏洛克捡起旁边的碎石块,拉满弹弓

        “啪!”

        周星昊画出术符

        “十式.结影线!”

        “嗖!”

        “呜啊!!呜哇哇...”

        “杀了他们!!”

        ...

        大约一分钟后,阿尔曼回头说:“我已经理解老鼠标记的方向!大家跟我过来!”

        “明白!”

        几人接二连三的来到阿尔曼身边

        阿尔曼指向棕榈树背面说:“老鼠的掌印,还有斜向上十点钟方向的一条痕迹!这是指向西北。”

        辛六原说:“果然!那只老鼠是在给我们指路!”

        周星昊说:“眼下鬼女六人帮还没办法立刻突破障碍,我们得把这个标记破坏掉,然后快速向这个方向行进,就能突围!”

        阿尔曼点头说:“我赞同,立即行动!”

        ...

        大约二十分钟过后,众人来到一处土壤呈绿色的地方。

        李山岭说:“这里,我以前好像来过...”

        辛六原说:“李山岭先生有印象吗?”

        李山岭说:“是的...这里应该会有老鼠洞。之前大哥也曾被恶人追击,带我来这边的鼠洞避难!”

        说罢,李山岭向前走去

        “前面,应该会有土堆...只要土堆上有着向下的[箭头标记],就证明可以进入!”

        阿尔曼说:“但是,这下面真的能够生活吗?”

        李山岭说:“是可以的。如果能遇到老鼠的话,就会得到一些帮助。住在这种洞里几天都没有问题!”

        阿尔曼明白过来

        “那些老鼠原本是人类的话...或许确实能够找到在地下生存的方法!”

        李山岭指向一个土堆说:“那个上面好像就有箭头标记!”

        辛六原说:“是有的!但是怎么进去呢?”

        李山岭在箭头标记前蹲下,在土堆中摸索出一个绿色石块!

        “从这里。”

        说罢,李山岭把石块放在地上的一个[孔]上面,然后用脚踩下!

        “啪!”

        地上显现出一个直径接近一米的圆形土盖!

        “把这个打开,就可以进去了!”

        阿尔曼心中不禁感叹:“好巧妙的设计...”

        冒险者们来到地洞中,没走多远便发现一些[发光的植物]。

        李山岭说:“暂时,应该安全了...接下来我们得仔细想想出去之后怎么会合佣兵们。”

        辛六原说:“安全了哈,我也总算能睡一会儿了。”

        说罢,辛六原躺了下去,倒头便睡...

        ...

        不知不觉中,辛六原仿佛看见一个似曾相识的不明身影。

        “你是...”

        不明的身影说:“看样子,你似乎已经去过那边的[祭坛]了啊。”

        辛六原说:“祭坛?你是说哪个地方?”

        不明的身影说:“这样说罢,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单于鸱的事情?”

        辛六原想了想

        “单于鸱...单于鸱,单于...”

        “啊,我有印象!这是我在之前的一个废弃建筑物当中的石碑上发现的名字!”

        不明的身影似乎做了一个点头的动作。

        “果然,你已经知道了...你可要好好的记住这个名字,不要忘记了他。”

        辛六原十分疑惑的看向前方的身影

        “话说回来,你为何会知道这个名字?你到底是谁?”

        不明的身影说:“我当然知道。没有他,我或许早了几十年就死掉了。”

        辛六原说:“原来,他是你的救命恩人吗...”

        不明的身影说:“是的。他是我的恩人,还像亲人一样的对待过我...无论到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忘记他的恩情。你是否还能想起,他的形象,还有他说过什么?”

        辛六原开始不断的回忆,像是翻找辞典一般的寻找关于记忆中单于鸱的事情...

        “单于鸱,胡子很长...是个高大强壮的人。好像是要祭拜...”

        “但是,却想不起来要使用什么祭品以及怎么祭拜,我就见不到他了...”

        不明的身影说:“原来如此。是[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啊,真是怀念...”

        辛六原说:“你能具体的说明,是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吗?”

        不明的身影说:“现在还不到时候...放心,总有一天,你会知道。”

        不明的身影转过身去,似乎将要离开

        辛六原说:“等等,我还想知道,你到底是谁?”

        身影停顿了一下

        “我的名字早已没有意义了,因为我早已死去...但你和我是很像的。若是你走在我曾经走过的路上,或许能够到达和我完全不同的结果。”

        说罢,身影便消失了

        “喂!喂,等一下...”

        辛六原有些沮丧

        “唉,为什么不肯直截了当的回答我呢...”

        “早已死去的人,不想说出名字...我和他很像,走上的路...难道,他是李浩轩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