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剑仙转生在线阅读 - 第一章 无愧于义

第一章 无愧于义

        我没有民族意识,也没有爱国之心,纵然我心系天下,亦有所不及,只因为我没有力量改变一切,我是弱者。

        难道弱者没有怜悯的价值吗?

        谁下来就能自己选择,有谁能一帆风顺,有谁能掌握命运。

        是妳?还是我?或着我们都是老天的棋子,没人能左右自己的命运,你说,是吧...

        我多么希望苍天,可以给我选择的命运...可是天从来都没回应过我。

        如果人生有一层选择,那就是变强,只有不断变强,才不会被任何人欺负,才不会被世界给淘汰。

        你在地上爬的时候,没人会尊重你。

        会尊重你的未必能跟你一起度过,只因他们也经历着弱肉强食的淘汰,他们也无法避免这个淘汰的命运。

        身为人究竟有多少自己能选择的权力呢?

        人生为世,何能选择?

        我们在命运深渊中不断挣扎,期望有天能创造出自己一片天地,只因为有颗正义之心,只因为我们是人,只因我们知道身为人的尊严。

        但如果能让我许愿自己的人生,我宁愿选择归于虚无,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天选之人,更不是每个人都是故事中的男主角。

        天下何其大,又有谁能真正受命运眷顾?

        或许你我只是一个配角或着npc,在故事里扮演着不同角色。

        如果我有力量,我想做的就是铲奸除恶,锄强扶弱,可惜我没有力量,只有不断努力变强。

        所谓侠之大者,贯天义,留云间,俯不愧于人间,仰不愧于天地。

        不知道我的人生经历这几次轮回了...

        第一次,我轮回了朝与朝的论替,身为一个将士与忠臣,我为我的主君奉献生命,有人说他爱上妖媚的狐狸精,祸国殃民。

        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历史往往由胜利的人书写说,今天胜者要史官写什么就写什么,败者永远都会被写的最惨最不值钱。

        胜者为王,败者唯有残兵败寇。

        我的主君虽然不算爱国爱民,但是天下之大,朝政之外得到太多的假消息被垄断,也有人说是新朝代的阴谋,垄断、造谣、背叛、假消息。

        那天,主公杀了一个亲人,究竟被杀的是奸臣还是忠臣,没人知道。

        只知道主公很难过,但是事情总要有人扛,他可以被写成暴君,也可以被写成千古罪人。

        但是有些改变,他必须要做,就算他现在不做,未来也必须有人要做。

        一个人要改变许多事情,那必须能承受多少骂名...

        少数人知道,他是个好人,我对他忠肝义胆,但战火无情,在那火烧大城,大片江山已去,唯有残兵败寇。

        我在仅存的最后一城独战,一人两三人甚至千百万人,千军万马冲杀而来。

        我非一关挡夫,唯有忠义而守,铁甲干戈,长枪刺,巨斧鸣。

        “国贼!去死!!!“

        “杀了他”

        一堆堆的步兵枪兵,群群人马冲向于我,我一剑长鸣,一剑斩一人,独自守关,血染红袍,战沙场,宁为鬼,不为降!

        周遭皆是剑分,插满四周,剑断了,人依在,血舞飞扬,曲悲鸣分。

        敌人的剑,我的剑,我战至身死,弓箭四射而来,肩、臂、腰皆中箭。

        纵然流血,男儿亦不降,最后临行一幕,斧一来,头已断,只能看着自己身躯分离。

        血泪已下,只因救不了主君。

        这一世,我不愧于自己主君。

        但史册谁会留无名小卒,谁又会记得那些在尘沙中的英雄烈士。

        第二世草席之下谁称王,追逐马鹿走天下。

        那时候亦有乱世之奸雄,治世之贤臣。

        这一世,我不当忠臣了,只愿活久,能战死天下。

        一夫当关,万夫莫敌。

        一关之下,谁英雄,是真英雄还是假英雄,是虚假还是真实,唯有天下无双。

        是史记还是演义,依然只有胜者知道,败者永远被遗忘历史。

        我看那一城迁一城,火贱四散,人悲鸣,妻儿泣。

        想那风华盛世,如今谁当政,谁奸臣,宦官朝政,谁把政权谁是魔王。

        是魔王还是枭雄或着是英雄,真屠杀还是假屠杀,如果说历史上最无奈的就是史官了。

        什么能写什么不能写,当代多少真实。

        但前世今生,谁了解。

        我愿做一名剑客,希望我的剑,无愧于天下。

        一人之力救国难。

        很快的朝政又改变了,那年我从军了,我的上头是一名将军,它的主上是一个天下无双的战将。

        但天下权谋,弱肉强食。

        那年,主上兵败了,我随着将军,奔波四走,我不懂上面谁背叛了谁。

        我只知道尽忠,我的将军,兵强精锐之势破如竹,严守纪律,跟其他部队。

        即使主上战败了,将军依然忠心,为人清白。

        但是这样的人并不可见,往往是它人排斥的对象,最后一战水淹城,我挡不住兵荒马乱与背叛者。

        能杀多少是多少,最后跟第一世一样,被敌军围攻至死。

        将军亦被俘虏杀掉了。

        这世界忠肝义胆值多少,小人物只是权力者上的盘中飧。

        我心灰意冷,忠义是什么?

        第三世乱世中被叛军所杀

        回忆前

        我与一名诗侠过过招

        那名侠客写的诗词让我记得一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身去,深藏身与名。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第四世、第五世、第六世至第七世、第八世

        我遇过了外族入侵,五胡乱华,食人肉。

        昏君杀忠臣,边塞入侵改朝换代,谁为奴谁为君唯人民可悲...

        第九世

        我行侠仗义得罪了某些势力,被设计到现场救人时被警察逮捕了,一椿凶杀案就冠在我身上。

        法官被收买了,记者没有找寻证据先报导我被判死刑。

        在法庭上我大喊,贪官污吏,司法已死。

        冲上前被当场击毙,新闻上,满满都是我的新闻。

        历史上的十大恶人。

        九世忠义,最后尽不是在这世界被容许,纵然一身侠骨亦又如何,天又何怜?

        纵使一身傲骨又何用,我能改变多少?

        想说的话说不完,想讲的又无法表达,唯有剩谁独醉而潇洒?

        人最难过的,并不是自己不认可自己,而是这个世界不容许自己的信念。

        命运无情,纵有再多侠情忠义又如何?纵使心怀天下又如何?

        给我千年记忆,却依然力不从心,给我数代记忆,却又无力回天。

        我究竟什么...

        人说善恶到头终有报,我道天道何曾公平?

        我不负天,天亦负我。

        想起那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多少将士葬枯骨,多少豪杰被历史冲淡,最后剩下了谁。

        乱世豪杰不过是个名词,最后谁记得。

        如果有个愿望,我希望永远不再被任何人事物支配...

        宁可死的侠骨清香,也不愿愧对天下豪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