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四合院之随身农场在线阅读 - 第69青山故友

第69青山故友

        合作方案谈妥了,剩下的压根就不是问题了,孙建业够狠,直接调了侦察连的尖刀排10人,班长叫刘伟明,瘦高个子,十分的精神。

        陈东也很大气,直接借了两辆侉子,两辆正三轮,一辆斯柯达的706r,也是个经典的车型,我国黄河重卡的原型车。

        侦察连的尖刀班,个个战士都会驾驶,妹夫孙广强开摩托车也没有问题,带齐所有的物资装备,组成一个车队,朝着大山里面的青山公社出发了。

        两边距离六十公里,路况也比较差一些,快要出城的时候,莫斌叫停了车队,把他的两辆车留下,让孙广强他们三人,接受刘伟明的指挥,前往青山公社找杜曙光。

        到了以后,先安顿好,让杜曙光联系他们几个老战友,到公社和他们汇合,研究周围的猎物情况,以及大水泡子,河流水域分布情况,他处理完事情就赶过去,最迟明天下午他会赶到。

        没有一个人反对,这个队伍的指挥官就是莫斌,刘伟明出发之前就知道了,百分百服从莫斌的指挥,再说了,在北朝他们也被莫斌指挥过,真正的侦察高手,专家。

        看着车队远去,莫斌观察了一下环境,瞬间把两辆车子收进了空间,自己朝着旁边的山沟窜去。

        躲藏好之后,莫斌自己也进入了空间,不用问也是要改造正三轮,增加越野能力,装载能力,防护防冻。

        侉子也要翻新一下,多年的老家伙,不翻新容易抛锚,而且越野防滑能力都要提升,油箱,减震和车斗也需要改造一番。

        而且他加了挡板,护手,副油箱,座椅加了海绵垫子,超大后尾箱,边箱,行李架,加大加长了挎斗,挎斗前头也装了一个行李架。

        正三轮基本上和上一次改的差不多,但是这一次没有驾驶室,只有玻璃风挡,和全钢板的保险杠。

        后面依然是护栏加帆布的组合,两个后轮胎也被他换成了矿山轮胎,东北的山路冬天更难走。

        说起老杜这个当年的搭档,莫斌也是非常的敬佩,比他大了六岁,云山之战负了重伤,他带的一个排也是四死七伤,伤亡惨重。

        杜曙光心理有压力,因为牺牲的战士,有三个是他的同乡,为了救他、掩护他牺牲的,还有两个因伤致残的,也是他的青山老乡。

        53年的时候,他选择了转业回乡,终究心中的疙瘩无法解开,他要转业回去,照顾那几家子人,多少也能有些安慰。

        这家伙过得太累,太苦,同样的,这些人也是他莫斌的兵,虽然说不是跟着他牺牲的,但是话可不能这么说,那一样是他的兄弟。

        如今来到了这里,在有能力的情况下,莫斌想帮他们一下,起码让他们多吃几顿饱饭,也能分担老搭档杜曙光的压力。

        无论别人如何的看待自己,莫斌坚持做自己想做的,尽力的帮助一些可帮,能帮之人,而不是到处和人斗。

        至于别人说的,他根本不在乎,四合院“众禽”有什么好斗的?现在也没人敢和他斗啊?一个干部,又是一个后世的穿越者,搞不定他们,还不如去死!

        至于其他的争斗,他感觉还是避开为好,除非哪个人嫌死的不够快,知道事情发展的莫斌,躲都躲不及。

        前世看过一部穿越小说,写的是发生在金陵钢铁厂的故事,男主和他一样有空间,也是疯狂打猎,打渔,搞粮食,后来都是上千吨,上万吨的搞。

        爽文吗,可以理解,但是后来男主逐渐的参与派系争斗,从陈,彭,康,林都有,实在是匪夷所思,最后逼得写不下去了,只能远遁香江。

        这个年代跑去香江拼搏一番,莫斌自己都有这个想法,杀杀国军余孽,搞搞那些二鬼子,红脖子,他是很愿意的。

        但是在国内那么疯狂,他肯定是不敢的,心里面也是拒绝的,除了有限的几个人,其他人很难去评价对错。

        收拾好了以后,莫斌选定了方向,从山里朝着青山公社进发,莫斌边走边感叹,大旱灾已经形成了,这里尤其的明显。

        从今年的夏季开始,长白省就受到了旱灾的影响,据资料统计,长白省目前266条小河、1384座水库干枯,为近30年未有的大旱。

        这都入冬这么久了,依然没有一场大雪,之前下的小雪也基本融化了,这还是著名的水源地长白山脉,平原地区可想而知了。

        这也意味着未来几年的苦日子开始了,特别是明年后年,干旱受灾排名百年一二名,相比之下,去年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沿途的小动物,他是选择性的打,选择性的收取,打绝了明后年怎么办?碰上了纯粹的食肉动物,那就不用客气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钟,莫斌开着改造过的摩托三轮车,出现在青山公社的大院门口,人家还没有上班,在门卫的指点下,找到了杜曙光的家,隔了两条街的一个很破的院子。

        院子是半截土墙,半截木头围着的,大门也是木板拼凑的,三间土墙的堂屋,两间东屋,院子里一个很大的柴跺。

        放在后世不敢想象,一个镇里一把手住的这么差,放在现在确实很正常,而且属于偏远地区的普遍现象,当然也有某些贪图享受的人,住的可能会好很多。

        莫斌把破烂的木头门推开,堂屋里走出来一个穿着旧军装的男人,个子挺高的,稍微有些驼背,正是他的老搭档杜曙光。

        “你小子来的挺早的,凌晨就出发了?”杜曙光看到老搭档,冷峻的脸上也漏出了笑容。

        “老杜,好久不见了,怎么快成了老头了?这样可不行,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要倒下了,谁能照顾他们?”莫斌严肃的说到。

        “我身体好的很,就是乡下地方不怎么收拾自己,哪像你小子那么光鲜,听你妹夫说前几天结婚了?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怎么也要和我说一声啊!”杜曙光笑着走过来。

        “给你说个屁,你是能过去喝喜酒,还是给我寄点礼物啊?”莫斌上前一把搂住了老搭档。

        “那倒也是!卧槽,你小子勒死我了,滚蛋!”杜曙光一把推开了莫斌,用那么大力干什么。

        “看来你的身体不像你说的那么好,对了,他们那些人呢?”莫斌掏出香烟递给他,顺便问问那些人。

        “包括二虎子他们,全部安排在小学打通铺了,我家可住不下,中华烟?拿来!”杜曙光随口解释着,一看香烟立马就伸手要,和这家伙不用客气。

        “看你那没见识的样,给你带了一条中华,三条大前门,我还不了解你!”莫斌拍掉他的手说到。

        “没说的,你老哥我就好这一口,你嫂子怎么骂我也戒不掉,来了!月娥,这家伙就是我的老搭档莫斌,我们侦察连的英雄连长。你嫂子傅月娥。”杜曙光一扭头,看到妻子也走了过来。

        “嫂子好,一直听老杜吹牛,说有个漂亮贤惠的媳妇,今天一见才知道,这家伙还是有真话的。”莫斌笑着伸手过去。

        “莫斌兄弟你好,虽然第一次见面,但我可没少听你的传奇故事,赶紧进屋暖和一下,我去做饭。”傅月娥热情的招呼着,她知道这是丈夫的生死战友,从昨天就高兴的不行,晚上聊了半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