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大明嘉靖第一奸臣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仇鸾上位乱世启

第二十九章 仇鸾上位乱世启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嘉靖二十八年大明朝堂也要更新了。

        因为嘉靖二十八年是己酉年,按大明朝的规矩,逢子、卯、午、酉年举行京查,逢寅、巳、申、亥年大计。

        京察是考核南北两京的官员,大计则是考核地方上的官员。

        京察时,四品以上的官员由皇帝亲自考察,四品以下的官员由吏部、都察院会同考察,如果考核不合格的官员,会被直接罢黜,削职为民。

        原本京察是为了考核南北两京的官员合不合格,称不称职,有没有政绩,有没有贪腐,到了嘉靖朝却不是这样了。

        因为嘉靖皇帝喜欢玩弄权谋看着清流和贪官污吏斗啊,所以,京察直接就成了清流和贪官污吏争斗的主战场,京察的时候就不看你官当得合不合格,而是看你站对边了没有!

        嘉靖二十八年正值清流首辅夏言被斩,贪官领袖严嵩掌权,而新的清流核心徐阶这会儿才刚刚入阁,根本没有太大的能量,两人的实力根本就不成正比。

        这不,年节刚过完,严嵩便祭出大招,发动言官使劲弹劾吏部尚书闻渊,污其伙同被斩的首辅夏言欺君罔上,任人唯亲,大肆提拔门生。

        闻渊吓得,立马乞骸骨归。

        这意思就是我老了,干不动了,想魂归故里回老家等死去。

        原本朝中老臣乞骸骨归的时候当朝皇帝那再怎么滴都会假假意思挽留一番,没想到,嘉靖压根就没有挽留,直接就让人家回去养老去了。

        严嵩立马就换上了严党舔狗夏邦谟!

        这一下可把朝中清流给吓坏了,因为督察院左都御史屠侨本就是严嵩的知交啊,这吏部尚书又换成了严嵩的舔狗,四品以下的官员就是归吏部和督察院会同考察的啊,严嵩还不是想弄谁就弄谁,想整谁就整谁!

        至于什么四品以上官员由皇帝亲自考察,嘉靖这会儿就只顾修炼,压根就不管朝政,四品以上官员的京察还不是严嵩说了算!

        这一年注定是清流溃败的一年,朝中清流那是人人自危,生怕严嵩父子随便找个由头让他们罢官消籍。

        这一年也注定是贪官污吏辉煌腾达的一年,朝中的贪官污吏那是拼命的给严嵩父子塞银子,只想趁机登上高位。

        严嵩父子这么一整朝堂之上本就已经够乱的了,谁知道,更乱的还在后面呢。

        仇鸾也不知道给严嵩父子塞了多少银子,鬼才严世藩竟然想出个鬼主意让老爹严嵩给仇鸾提了个宣大总兵!

        大明朝从来只有宣大总督,哪里来的宣大总兵呢?

        没办法,仇鸾塞的银子多啊,而且宣府镇和大同镇都已经有总兵了,仇鸾没位置了,严世藩便硬给造出个宣大总兵来,让仇鸾更进一步,统管宣府镇和大同镇两个总兵。

        这都能行?

        嘉靖也不知怎么想的,竟然同意了!

        这下是真的完了,仇鸾贿赂严世藩的重金从何而来?

        这家伙上任之后肯定会疯狂克扣边军粮饷啊!

        边军没了粮饷哪还有心思跟北虏拼命,宣府大同两镇的边军战斗力肯定会急剧下降。

        而且仇鸾还有个毛病,喜欢杀良冒功,北虏寇边的时候他不敢上,北虏走了之后他立马就会带着亲信人马在北虏肆虐过的地方再肆虐一遍。

        他这一招那是百试不爽,因为大部分老百姓听闻北虏来了那都会躲进深山里避祸,北虏走了,官兵来了,老百姓自然就会从深山里跑出来。

        仇鸾的军功就是这么来的,他亲信人马所过之处那是鸡犬不留,老百姓全杀光,算北虏头上,而他则拿着老百姓的首级去充当军功!

        他这么搞宣府大同两镇很快就会糜烂不堪,根本抵御不了北虏入侵,这两个边镇抵挡不住,其他边镇乃至都司卫所那都要调兵支援,大明朝的兵力和财力那都会因此急剧消耗,海盗和倭寇则会趁乱而起。

        这乱世马上就要来了,大明就要战乱连连了。

        曾淳听闻仇鸾上位的消息,那也只有悠悠叹息一声。

        没办法,嘉靖那早就被仇鸾给哄骗得云里雾里了,只当仇鸾是大明第一猛将,严嵩父子那更是明码标价,买官卖官,只要仇鸾出得起钱,什么职位他们都敢给仇鸾提。

        大明注定要经此一劫,他挡不住仇鸾上位,也改变不了嘉靖的想法。

        还好,严嵩父子就算再权倾朝野也影响不到他这边。

        年节刚过,他老爹就被嘉靖提为内廷礼部尚书,统管内廷所有事务。

        紧接着,陆炳便出手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一番操作,胡宗宪很快便被嘉靖提为辽东巡抚。

        这巡抚和总督就是当朝皇帝指派的官员,倒也无需经过严嵩父子之手,只要嘉靖肯提,那严嵩父子也不敢反对。

        正月三十,又是逢十放假,正好曾家也搬迁到了石老娘胡同,正式挂上了曾府的牌匾,曾淳借机将所有亲信再次召集到一起。

        这会儿公侯勋贵也没受什么影响,年节过后东壁堂的生意还越做越大了,而且李时珍还出了几款精挑细选的新药,他们一个月的毛利都要达到几万两了,徐文璧和张元功他们那都兴奋的不行了。

        沈炼听了曾淳的,落力办事,很快便得到了陆炳乃至嘉靖的亲睐,这会儿他也快提为镇抚司镇抚了,不过不是北镇抚司,而是南镇抚司。

        这会儿大明一般的卫所都只有一个镇抚司的衙门,那就是专管本卫法纪和军纪的,锦衣卫却有两个镇抚司,北镇抚司和南镇抚司。

        北镇抚司那是专理皇帝钦定的案件,拥有自己的监狱也就是诏狱,可以自行逮捕、刑讯、处决,不必经过督察院、刑部和大理寺,北镇抚司镇抚权力相当的大,嘉靖从来都只交给兴献王府出来的仪卫及其后人掌管。

        南镇抚司看似权力比北镇抚司权力小得多,其实不然,满朝文武那的确都怕北镇抚司的缇骑,但是,锦衣卫却都怕南镇抚司的密探,因为南镇抚司管的就是锦衣卫内部的法纪和军纪,满朝文武是不用怕南镇抚司,锦衣卫所属那却是怕得很。

        沈炼出任南镇抚司镇抚,不但权力大多了,手下人马也多了,原本他手底下也就一个小旗统领的十来号人,这会儿却不一样了。

        锦衣卫可不是一般的卫所,一般的卫所满编也就五个千户所,锦衣卫却足足有十七个千户所,其中南北镇抚司各统领五个千户所,也就是说现在他手底下足有五千多号人!

        沈炼算是要混出头了,他也颇为兴奋。

        胡宗宪那也是马上就要去辽东上任了,这会儿他已然是意气风发,充满了干劲,再也不是当初那副消沉的模样了。

        黄铸、杨继盛、王世贞等却是愁眉苦脸,唉声叹息,尤其是黄铸,严嵩那杀千刀的干儿子赵文华竟然当上了工部侍郎,而且正好是他的顶头上司!

        这乱世马上就要来了,他也要赶紧做准备了。

        曾淳缓缓扫视了一圈,随即郑重道:“仇鸾出任宣大总兵,北虏之祸近在眼前,我们得尽快掌控京城附近的兵权才行。”

        啊!

        你想造反不成?

        胡宗宪、沈炼、俞大猷、卢镗等文臣武将闻言,不由得目瞪口呆。

        徐文璧却是微微叹息道:“京城附近兵力最多的就是蓟州镇和宣府镇了,现在蓟州镇有总兵,宣府镇更是总兵上面套着个更大的宣大总兵,我们根本没法掌控这两个重镇的兵权啊。”

        曾淳缓缓点了点头,随即对胡宗宪道:“汝贞兄,现在我们只能靠你了,辽东都司足有二十五个卫所,满编兵力十多万,你除了操练骑兵,精锐步足也得操练出几万来才行。”

        你到底想干什么,这我能听你的?

        胡宗宪满脸凝重道:“伯忠,你这是干什么?兵部没有调令,我们为什么要操练这么多人马?”

        呃,他当初也就跟徐文璧他们说了一下,忘了跟这些人解释了。

        这掌控兵权可是欺君的根本,这些人那都必须拉下水。

        曾淳连忙解释道:“汝贞兄,你是不知道啊,仇鸾就是个吃里扒外通敌卖国的畜生,他掌控了宣府镇和大同镇的兵权对大明来说就是一场灾难,不出两年鞑靼骑兵必然杀到京城啊!

        到时候我们靠什么抵挡,靠严嵩父子吗?

        严嵩父子除了培养贪官污吏大肆贪腐就只会陷害忠良了,靠他们抵御北虏那就是缘木求鱼,他们只会帮倒忙,拖后腿,将北虏越养越肥。”

        原来操练兵马是为了抵御北虏之祸。

        杨继盛、王世贞、俞大猷和卢镗等闻言不由都暗暗松了口气。

        胡宗宪皱眉沉思了一阵,随即问道:“你的意思北虏如果打到京城来了,我就赶紧上疏,请求率军回来勤王?”

        曾淳连连点头道:“对,我就是这个意思,你最好把骑兵和精锐步卒都集中在关宁一带操练,这样就能以最快的速度率军回来勤王了。”

        你让我对付倭寇我或许还有点办法,你让我对付鞑靼骑兵,这个难度很大啊。

        胡宗宪对付倭寇的确有办法,所以历史上他基本上剿灭了肆虐东南沿海的倭寇,但是,对付鞑靼骑兵他是真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

        历史上,在嘉靖一朝北虏之祸那是愈演愈烈,根本没有得到遏制,这可能跟胡宗宪不擅对付鞑靼骑兵有关,当时严党也就这么一个能打的,他不行,其他人自然更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