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大明嘉靖第一奸臣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倒打一耙堵到吐

第二十六章 倒打一耙堵到吐

        曾淳准备怎么给严嵩父子添堵呢?

        严嵩父子能靠欺君来得到他们想要得到的一切,他通过欺君来给严嵩父子添点堵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他就跑去叫上了黄铸,然后就带着人家直接在西安门外等着了。

        这会儿其他人要进宫去面圣那是相当的难,因为嘉靖需要专心修炼,一般朝臣他都不见,就见那么几个亲信重臣。

        曾淳要进宫见嘉靖却相当的简单,因为他都是西安门的常客了,当初装暖气的时候他都在这来来回回进出不知道多少次了,这里镇守的锦衣卫没有不认识他的,而且人家也都知道他跟陆家什么关系。

        更重要的,这会儿邵元节大限将至,已然管不了事了,陶仲文刚刚进宫,还没有获得嘉靖太大的恩宠,再加上他爹表现的异常听话,而且很会做事,嘉靖已然有意让他爹来执掌内廷了。

        这擢升他爹为内廷礼部尚书之意就是让他爹来执掌内廷,因为那些乱七八糟的方士根本就不行,搞什么祭祀斋醮那都搞得跟乡下人办丧事一样,不伦不类的。

        没办法,人家就没读过什么书,也没学过什么礼仪,根本不懂什么叫礼。

        这年头朝廷的祭祀庆典那都是礼部官员组织的,那些懂礼的礼部官员搞出来的那才像那么回事,他爹还就专门钻研了一下这礼部的礼,搞祭祀斋醮搞得那叫一个正规,根本不是乡下人那档次。

        嘉靖对此是相当的满意,而且他爹又是“神仙托梦”指派入宫专门来管这些修炼杂务的,马屁那也拍得异常之好,所以嘉靖准备将内廷修炼之事交给他爹来打理。

        也就是说,以后内廷就要归他爹管了,他爹就是嘉靖身边管事的了,他要入宫,谁人敢拦?

        所以,西安门打开之后,他只是扬了扬手中的奏折,说了声“万岁爷找我有事”锦衣卫便把他给放进去了。

        嘉靖那的确是想听听曾淳怎么解释这件事。

        不过,他却没想到,曾淳竟然这么早就进宫了。

        他听闻曾淳和黄铸求见那都不由得一愣。

        这小子,来得倒是挺快。

        曾淳那是装出满脸惶恐的样子,带着黄铸疾步而入,趴地上恭敬道:“万岁爷,学生有罪。”

        你知道你有罪就好。

        嘉靖面无表情道:“起来吧,好好说说,你有什么罪。”

        你就喜欢玩这一套,一会儿呼一巴掌,一会儿给颗糖吃。

        幼稚!

        曾淳连忙爬起来恭敬道:“学生有罪,当初装暖气的时候学生没有解释清楚。

        原本学生也只是有这个想法而已,并没有装过这东西,陆大人听闻之后却一定要学生赶在寒冬来临之前给万岁爷装上。

        学生怕做不好,所以跟陆大人说先要按宫里殿堂的大小建几间大房子试一试,陆大人当即就把黄大人派过来帮忙了。

        这试暖气的房子因为不能盖太高,又要跟这宫里殿堂的空间差不多大那就得盖很大,学生想着工部如果在京城清理出这么大一片地方来有点劳民伤财,便决定建东壁堂的空地上。

        当然,这个学生也是有私心的,学生想着这东西建完了又拆了就浪费了,还不如建了之后就留给东壁堂用呢。

        学生建好大房子试完之后便去陆大人府中装了一套试了试,陆大人觉得没问题了,这才让学生来给万寿宫装上的。

        没想到,严世藩听闻陆府里的暖气很好,便硬要学生给严府也装上。

        那严府可是出了名的大,比皇宫还大啊,学生准备的材料也就够给万寿宫装的,自然没有同意,严世藩大概是气坏了,所以就命人参了学生一本。”

        是这样的吗?

        有点私心没什么,嘉靖就不喜欢欺君罔上的。

        说实话,这就是个笑话。

        嘉靖以为他明察秋毫,身边人没一个敢欺骗他的。

        事实却恰恰相反,没有胆量欺君的那就没法待在他身边,唯有摸透了他的性子,能骗得他团团转,那才能获得他的宠信!

        原本他奶兄弟陆炳对他还算是赤诚以待,但是陆炳为了私利也渐渐被嘉靖身边那些欺君罔上之徒给染黑了。

        历史上陆炳是被严嵩父子给染黑的,这会儿就不一样了,染黑陆炳的就是曾淳!

        嘉靖还不知道陆炳会为了私利而欺骗他呢。

        他是毫不犹豫的道:“黄伴,去叫文明过来。”

        陆炳那也来得相当早,因为他的主要职责就是保护嘉靖,他基本是皇城一开门便来了。

        很快,他便疾步而入,拱手躬身道:“微臣参见圣上。”

        嘉靖微微点了点头,随即问道:“文明,东壁堂的大房子是你派黄铸去建的吗?”

        陆炳那是毫不犹豫的点头道:“是的,圣上,伯忠没有任何官职在身,自然使不动工部的人,微臣觉得这事恨重要,便亲自去工部要了个干吏。”

        对啊,曾淳没有任何官职,怎么使得动工部的人?

        看样子这就是严世藩因为严府没装上暖气而有意报复曾淳!

        嘉靖直接问道:“严世藩也想给严府也装上暖气?”

        陆炳硬着头皮点头道:“是的,圣上。”

        这个应该不算欺君吧,这么好的东西严世藩肯定想装上啊。

        陆炳还在找借口自我安慰呢,嘉靖却不知道这个奶兄弟为了私利已经开始欺骗他了。

        他想了想又问道:“严府到底有多大?”

        陆炳不假思索道:“严府横跨三条街,东长安街以东到贡院附近石大人胡同、扬州胡同、观音寺胡同一带全是严府范围。”

        这么大!

        嘉靖闻言都不由得心中暗惊,他当然知道这么大代表着什么,以前查抄的贪官污吏府邸能有上千亩就算大的了,严府这怕是上万亩都不止啊。

        不过,他细细一想还是算了。

        严府大不大不重要,重要的是严嵩很听话。

        他干脆道:“伯忠,看样子你跟东楼有点误会啊。”

        这意思就是算了,人家命人弹劾你,朕也没把你怎么样,你就当是一场误会吧,朕是不会因此怪罪严嵩父子的。

        我能就这么算了吗?

        曾淳却是顺势曲解道:“是的,万岁爷,严大人父子是对学生有点误会了,学生不是不愿意给他们装,实在是学生就准备了这么多的材料,没法给他们装。

        万岁爷,您看这样行不行,学生明年多准备点材料,给严府还有唐龙唐大人府邸装上暖气,这钱学生出,就当是给严大人父子赔礼道歉,同时感谢唐大人提拔家父之恩。”

        你这想法还真奇葩啊!

        嘉靖闻言那都愣住了。

        他着实没想到曾淳会有这种奇葩的想法。

        不过,这想法还挺对他胃口的,因为他就是个奇葩。

        曾淳去给严府和唐府装暖气?

        有意思!

        他稍微想了想,随即微微点头道:“嗯,不错,你若是有空就去给他们装上吧,这钱就不用掏了,他们也算是老臣了,为朝廷辛劳这么多年,就算是朕赏他们的。”

        我就知道你这个奇葩会同意,这会儿国库还是不缺银子的,因为严嵩才刚刚掌控朝堂大权,还没开始大贪特贪。

        严嵩父子手底下那些贪官污吏也都还没培养起来,等他们把手底下贪官污吏培养起来了,把持了工部和盐课提举司等肥水衙门,那才能大贪特贪把大明国库给掏空。

        这会儿嘉靖还有钱,自然不会心疼这几千上万两银子。

        他哪能想到,曾淳之所以给严府和唐府装暖气,其实是为了会试和殿试的考题!

        曾淳为了会试和殿试的考题一直都在想办法接近唐汝集。

        问题,唐汝楫这家伙摆明了不尿他啊,他就算是拿热脸贴人家冷屁股都贴不上。

        他自然要赶紧想别的办法了,这种情况下他能想到的办法也就一个字,偷!

        原本他还想着怎么去严府或者唐府偷考题呢,严嵩父子竟然拿装暖气的事来弹劾他,那他正好顺势给人家把暖气装上!

        这装暖气可是要建锅炉房的,而且锅炉房必须建在距离主宅不远的地方,到时候不管是安插暗探去烧锅炉,顺势偷人家考题,还是故意把锅炉房建的靠围墙上方便进去偷考题都可以。

        他甚至还可以借罩住管道的名义把罩壳修成一条暗道,直接通人家主宅里去。

        总之,只要让他进了唐府和严府,这考题铁定能偷到手。

        严嵩父子若是知道弹劾曾淳是这结果,估计该吐了。

        他们哪知道,曾淳不但倒打一耙还利用嘉靖的奇葩心理把他们给黏上了!

        到时候曾淳上他们家里装暖气去,他们估计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人家奉旨给他们装的,他们能不让人家装吗?

        他们不但不能不让人家装,人家装了他们还不能拆了,拆了那就是有违嘉靖的一片好意了。

        这种摆明了欺君的事他们可不敢干,问题不拆他们能放心吗,这东西可是死对头装的,而且还就装在他们的主宅。

        他们就算是看不出什么问题来,那肯定是看着都堵得慌啊。

        曾淳这下是开心的不行了,这一下不但会试和殿试的考题有着落了,他还能把严嵩父子和唐汝楫都堵到吐。

        严嵩父子来给他添堵,他就堵人家家里去!

        而且他还能堵得严嵩父子都没辙,因为严嵩父子要收拾人那都得借嘉靖之手。

        这一次他等于是奉了嘉靖的旨意堵人家里去的,严嵩父子怎么借嘉靖之手来收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