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大明嘉靖第一奸臣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严党中坚胡宗宪

第二十四章 严党中坚胡宗宪

        黄铸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晋升工部郎中,卢镗更没想到,京城会有人会搭救他。

        原本他都以为自己死定了,因为巡抚朱纨都已经饮鸩自尽了,人家还告诉他,首辅夏言都被斩了。

        不过,要他承认伙同巡抚朱纨滥杀无辜那是不可能的,要死他也要死得清清白白,他也不想给已经逝去的巡抚朱纨抹黑。

        或许,正是因为他这份坚持,让严党对他无可奈何,没法拿到任何证据也没法拿到他招认的供词,想让嘉靖斩杀一个能征善战的将领那真的很难,这点严党也相当清楚。

        他竟然就这么稀里糊涂被救出来了。

        京城十一二月的天都已经冷得有点吓人了,他却还穿着夏天的单衣,这刚被人从刑部大牢里推出来,他便不由得直打哆嗦。

        这天也太冷了。

        他在京城举目无亲,怎么回老家去呢?

        一般人如果穿着单衣面对刺骨的寒风恐怕都没勇气走出去,卢镗却是无所畏惧,面对随时可能穿透身体的枪炮他都能率军勇往直前,刺骨的寒风又能算得了什么?

        卢镗之勇,无人能匹,正是因为他的勇猛,明军才能以血肉之躯击败殖民者的坚船利炮,正是因为他的勇猛,明军才能歼灭殖民者和倭寇联军取得双屿岛大捷。

        这刺骨的寒风算什么?

        他就这么穿着单衣,面对刺骨的寒风,勇敢的走了出去。

        这时候京城都开始下雪了,外面是白茫茫一片,刺得他眼睛都有点生疼,正当他咬牙走出大门时,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子鸣,快把棉衣披上,别冻着了。”

        紧接着,一个壮硕无比的身影便出现在他面前,一件厚重的棉衣顿时将他包裹得严严实实,他立马觉得温暖无比,身暖心更暖。

        福建口音?

        这是金门守御所千户俞大猷!

        卢镗不由满脸惊喜道:“志辅,你怎么跑京城来了?”

        他跟俞大猷还算是比较熟的,因为俞大猷出任金门守御千户所千户的时候他正好蒙祖荫出任福建镇海卫千户,镇海卫和金门所辖区相邻,他们又都是千户,见面的次数还不少。

        后面他升任福建都司都指挥佥事,俞大猷正好又跑到福州上书言事被革职查办,他还请人家喝了顿酒安慰了一番呢。

        俞大猷亦是颇有些激动道:“子鸣,当初你那顿酒我一直铭记在心,今天我也请你喝顿酒。”

        这时候一个身着裘袍的翩翩公子也走上前来微微笑道:“卢将军受苦了,走,我们去好好喝一顿。”

        卢镗顿时满脸懵逼,这位公子他压根就不认识啊!

        他忍不住问道:“这位是?”

        俞大猷连忙介绍道:“这位是曾淳曾伯忠,你不知道,伯忠为了救你可是费尽了心思,走吧,我们先上马车再说。”

        这曾淳曾伯忠为什么要费尽心思救我?

        卢镗迷迷糊糊的跟着他们上了宽大的马车,这才记起来还没有感谢人家呢,他连忙拱手郑重道:“曾公子,多谢了。”

        曾淳微微笑道:“这个不算什么,卢将军,我知道你是难得的忠臣良将,这次着实委屈你了,你放心,只要跟我们一起,以后你不会再受这种委屈了。”

        我们?

        卢镗这个懵逼啊,他都不知道曾淳为什么救他,更不知道这个我们是什么意思。

        俞大猷见状,连忙解释道:“子鸣,你是不知道伯忠的手段,跟着伯忠保证你平步青云,我们以后有得是机会建功立业。”

        这个可能吗?

        卢镗闻言,忍不住微微叹息道:“唉,我虽然出来了,但却是革职查办啊,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官复原职呢,怎么建功立业?”

        俞大猷却是神神秘秘的道:“子鸣,你知道的,我本也就是个被罢免了的千户,到处碰壁,都没人愿意用我,结果你猜怎么着,我就跟在伯忠身边陪他到处瞎转了几个月,现在都已经挂上福建都司都指挥佥事的虚衔了。”

        这么厉害的吗?

        卢镗实在想不明白,人家为什么这么大的能量,现在的兵部尚书好像不姓曾啊!

        他就这么迷迷糊糊的坐马车上晃荡了好一阵,这才来到一个异常精致的院落之中。

        这个时候天色都已经有点暗了,主屋大堂里却是灯火通明,里面更是满满当当坐了两大桌人。

        问题,这些人他还是一个都不认识!

        曾淳一看他被折磨的跟乞丐一样,还是没带着他直接进正堂,他想了想,随即对俞大猷道:“俞将军,你先带卢将军去你那里洗漱一下吧,我还不知道他穿多大的衣服,没法提前做准备,你先把你的给他将就穿一下。”

        两人身形正好差不多,衣服倒是不会太大又或太小,关键这么冷的天洗澡不被冻成冰棍啊?

        卢镗是想起来都有点打哆嗦,没想到,一进俞大猷住的厢房,里面竟然温暖如春,一点都不冷。

        这又是怎么回事?

        卢镗这个迷糊啊,他匆匆洗刷了一番,又跟着俞大猷来到正堂,跟众人逐一见了个礼,这才明白曾淳为什么这么大的能量。

        好家伙,这里竟然有两个公爵世子,两个侯爵世子,还有定国公的闺女,锦衣卫指挥使陆炳家的闺女,还有礼部侍郎曾铣,还有工部郎中,还有翰林院的、吏部的、锦衣卫的等等,原来这曾淳就是内廷礼部侍郎曾铣的公子!

        他喝了这顿酒之后也明白了,这些人就是暗中跟严嵩父子较劲的,严嵩父子陷害忠良,他们就拯救忠良,严嵩父子陷害他,所以曾淳把他救出来了。

        这种情况下,他自然是毫不犹豫的加入了曾淳的麾下,严嵩父子着实太不是东西了,他莫名其妙就差点被人家给整死了!

        曾淳又收了一员猛将,心中着实欢喜,这几天他就宛如撞了大运一般,好事连连。

        万寿宫的暖气装好之后,嘉靖对他那着实是刮目相看,就连带他爹都跟着备受宠信,嘉靖都已经说了,过完年就提他爹当内廷礼部尚书。

        陆炳包煤矿的事也定下来了,这家伙也不知道怎么跟嘉靖说的,嘉靖竟然真把大明所有煤矿都包给他了,而且负责处理这事的还就是黄锦,只要过完年,他们就能去接手所有煤矿了。

        还有东壁堂的生意那也是越来越红火了,四个厂房都新建好之后,他又留下了几百匠户暂时在里面打下手,这会儿他们真的是一天产几百万剂药都没问题了。

        他们自己的车队也组建起来了,光是马车就添置了二十辆了,不但送货方便了,进购药材的成本也更低了,因为从药材原产地进货比从京城各大药铺进货便宜了一半都不止。

        而且他们的生意也渐渐向北直隶外围扩散开来,给他们卖药的卫所都快一百个了,他们一个月卖出的药也超过一千万剂了,刨去制药成本和给那些卫所的分红,他们一个月赚的银子都快上万两了。

        这还没完,他这才救下卢镗没几天,沈炼就告诉他,胡宗宪要回京述职了。

        胡宗宪可是他收拾严嵩父子的关键,因为严党也就一个胡宗宪厉害,没了胡宗宪,严嵩父子可以便是把持朝政,一事无成,就知道贪,到时候看他们还怎么获得嘉靖的宠信!

        他为了拉拢这个未来的严党中坚还绞尽了脑汁给人家谋了个职位呢。

        这天正好又是逢十放假,胡宗宪也回到京城了,他早早便起来准备了一番,又把徐文璧和杨继盛等全请了过来,就等着隆重招待胡宗宪了。

        胡宗宪这会儿混得着实很不如意,十年了啊,他还是七品巡按御史,这一任结束,他就在官场上混了整整十二个年头了,但是,他还是看不到一点升职的希望。

        说实话,一个官员在官场上混十多年还是一级都升不了那着实太打击人了,整个大明朝或许也就是嘉靖年间才会出现这种奇葩事。

        胡宗宪那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才会去投靠严嵩,因为历史上他足足在官场上混了十五年还是个七品巡按御史。

        这种事说出去都丢人啊!

        他真被这奇葩而又荒唐的官场给整得快疯了,所以,他疯狂的投入了严嵩的麾下,舍身饲虎,认贼作父!

        这会儿他虽然还没发疯,但也有点受不了了,那整个人都看上去有点颓废了,眼中甚至都有点死灰之色了。

        沈炼跟他介绍这些公侯勋贵子弟和朝堂官员时他脸上甚至还露出了一丝自嘲之色,人家嘉靖二十六年的新科进士品级全都比他高啊,他这十多年简直活到狗身上去了!

        曾淳一看他这模样就知道,这是要发疯的前兆。

        胡宗宪这会儿才三十多岁呢,那黑眼圈都出来了,额头上也已经有明显的皱纹了,胡子也是稀稀拉拉,甚至连白胡子都有了!

        这家伙也不知道得罪谁了,竟然一直得不到升迁,这也怪不得人家去投靠严嵩。

        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

        曾淳敬了几圈酒之后,看胡宗宪把自己都灌的满脸通红了,这才郑重道:“胡大人,你觉得这屋里暖和吗?”

        这是什么意思?

        胡宗宪愣了一下,这才微微点头道:“这屋里着实暖和的出奇。”

        曾淳原本还想好好跟人家说说这暖气跟煤的关系,但这家伙好像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了,除了升官。

        行吧,这些就不说了。

        他干脆问道:“胡大人可想当巡抚吗?”

        这下胡宗宪真来兴趣了。

        他颇有些惊喜道:“曾公子,此话何意?”

        曾淳解释道:“我给你谋了个巡抚职位,不过要想当上这巡抚,你还得答应我们一个要求。”

        这巡抚再怎么滴也能挂个督察院右佥都御史之位啊,那可是正四品,从正七品一下提到正四品也只有这一条捷径,那就是从督察院御史提到督察院右佥都御史。

        整个大明朝堂也就督察院有这条捷径可走,不过,能走这条捷径的人那一般都是后台硬得吓人。

        胡宗宪着实没想到这种好事竟然会落到他的头上,一下就升六级啊,哪怕赴汤蹈火都要去啊!

        他是毫不犹豫的点头道:“曾公子,有什么要求你只管说,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我都答应你。”

        曾淳闻言,这才郑重道:“我们的要求很简单,那就是这次巡抚任上你什么都得听我们的,你放心伤天害理的事我们肯定不会让你去干的。”

        这个。

        胡宗宪犹豫了一下,还是缓缓点头道:“行,我什么都听你们的。”

        很好,严党中坚算是被他给挖过来了。

        这个人不用怀疑,只要能对他好,那他绝对会知恩图报,严嵩那样的大奸臣他都会想尽办法回报,更何况他们。

        曾淳缓缓点头道:“那好,过完年我们举荐你去辽东出任巡抚。”

        辽东?

        这年头并不是到处都是巡抚和总督,巡抚和总督也不是常设官职,一般只有那里出事了又或者当皇帝的想办什么事情才会委派巡抚和总督去地方上主政,没事的时候地方上还是归承宣布政使司、提刑按察使司和都指挥使司管的。

        辽东这几年好像没什么事啊。

        胡宗宪颇有些好奇道:“我去辽东该干些什么?”

        曾淳细细解释道:“我们要你去辽东,主要就是两件事,一是挖煤,还有就是一年之内操练出最少两万骑兵来。”

        其实,他跟陆炳说的时候就是一件事,那就是派人去好好经营煤矿,因为这会儿整个大明也就发现一个露天煤矿,那就是辽东都司抚顺所附近的露天煤矿。

        露天煤矿的煤好挖啊,这年头开矿洞太麻烦了,而且在没有电的情况下,矿洞里那是乌漆嘛黑的,也不好挖。

        所以,他想重点开发露天煤矿,其他煤矿那就按就近开采的原则,雇百来号人先挖着,把生意做起来再说。

        至于运输问题,那里正好有条浑河,他们完全可以借着操练水师的名义去运,运到山海关附近再说。

        这就是以权谋私,不过,他们也不让人家白运,凡是参与“操练”的,他们给多发一份粮饷。

        还有操练骑兵,那就是为了对付鞑靼骑兵,辽东铁骑那可是出了名的厉害。

        不过,历史上辽东铁骑是从隆庆朝才开始操练的,他准备提前把这只大明有数的精锐操练出来。

        这个他没跟陆炳说,反正陆炳的目的就是挖煤赚钱,其他事人家就懒得管。

        胡宗宪听曾淳细细解释完,那都不由得目瞪口呆。

        这操练骑兵倒还好说,他也觉得用骑兵对骑兵比较好一点,步足对骑兵,那多少会被骑兵克制。

        问题,让他去挖煤这件事他着实不能理解,这东西能赚大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