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大明嘉靖第一奸臣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贿赂内侍救卢镗

第二十三章 贿赂内侍救卢镗

        曾淳为了拍好这第一个马屁可谓费尽了心机,他直接就跟国子监请了半个月的假,不去上学了。

        他是每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就爬起来了,卯时整,他必定带着车队在西安门等着,进入皇城之中第一件事便是假意带着黄铸去查看安装暖气的位置,还假假意思跟黄铸拉着皮尺在那里认真的测量。

        其实,装暖气就没这么麻烦,只要贴着墙装就对了,他就是故意到处转,在嘉靖面前露个脸,证明他来得早,他勤快,他干活上心。

        他为了不打搅嘉靖修炼,还特意命人远离万寿宫去敲敲打打,把木柜子、铜管子什么的都组装好了,等嘉靖修炼完了,准备用膳了,他假意带着人,抬着东西小心翼翼的去万寿宫里安装。

        反正每次都是嘉靖一去修炼他就跑出去了,嘉靖一修炼完,他便在万寿宫里忙前忙后,专门在嘉靖面前露脸。

        嘉靖原本以为装这东西会敲敲打打,搞得整个万寿宫都不得安宁,没想到,装起来竟然一点声响都没有,曾淳竟然带着人在距离万寿宫很远的西安门附近把东西全敲打在一起再小心的搬进来,光是这一点,他就对曾淳相当的满意。

        他再一看曾淳指挥匠户干活的模样,那就更满意了,这小子不但表现的小心翼翼,还特意命那些匠户带了很多厚布,不管是木柜子、铁架子、铜管子还是各种干活的工具他都命人放厚布上面,甚至抬东西都是铺着厚布抬的,一点声响都没有。

        而且,曾淳还十分的注意卫生,人家带着人进来的时候那都是用布把鞋子包上,但凡地上掉点灰人家都会命人马上擦拭干净,每次装完,地上那都是一尘不染。

        这表现真的令人刮目相看,皇宫装修甚至改建那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嘉靖还从没见过搞这么干净的呢,每一次那都是到处尘土飞扬,有时候地上甚至还到处都是泥土,看着都不舒服,那些个指挥的官员根本就没有曾淳这么细心。

        嘉靖十分满意,黄锦自然是看在眼里。

        这天,黄锦趁着嘉靖去修炼去了,悄摸摸来到西安门附近,轻声对正在忙活的曾淳道:“伯忠,你找我有事是吧?”

        我找你有事?

        这不是你找我吗?

        曾淳闻言,不由得一愣,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是卢镗的事!

        这几天他光想着怎么拍好嘉靖马屁,这么重要的事竟然都忘了!

        还好,这会儿还没到冬天,还来得及。

        他连忙跟着黄锦走到一边,小心的问道:“黄公公,卢将军杀得真是倭寇和海盗,他们又没有证据证明卢将军滥杀无辜,你看,能不能给卢将军改个革职查办?”

        黄锦微微点头道:“这个问题不大,圣上对领兵将领本就宽容,一般只要不是真犯什么大事了圣上都不会斩领兵将领的。”

        这个好像还真是,卢镗和汤克宽好像都判过死刑,但都没真斩了,俞大猷和戚继光就算背再大的黑锅,那最多也就是抓起来关一阵,然后革职又或者降职了事。

        嘉靖心里应该也清楚,如果把能征善战的将领全砍了,那就剩下打败仗的份了,真正能征善战的将领那都不能随便杀。

        不过,这家伙对这些将领那也喜欢玩弄权谋之术,只要严党弹劾他就下旨抓,抓了又网开一面不杀,以示恩典。

        他以为这样这些将领就会对他感恩戴德呢!

        你他吗就知道玩弄权谋,也不知道看看人家的功绩,人家那功绩你不封爵也就罢了,你明明知道人家是背黑锅的,是被冤枉的,你还抓了放,放了抓,升了降,降了升,就跟个神经病一样。

        谁给你去浴血奋战,那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曾淳暗自腹诽了几句,这才小心的问道:“黄公公,你看这通融一下需要多少?”

        黄锦微微叹息道:“我们这关系,我原本是不应该收你银子的,但是,司礼监不止我一个,那帮家伙没有捞到好处是不会松口的,我去跟他们通融一下怎么也得上千两啊。”

        我们的关系?

        看样子黄锦是知道他跟陆月儿的关系了。

        这黄锦贪不贪财他不清楚,其他太监那大多都是贪财的。

        没办法,太监已经不是正常的男人了,贪色他们贪不了,那就只有贪财了。

        曾淳想了想,随即果断道:“黄公公,我也不能让你白忙活一场,这样吧,我出两千两,你看送哪里合适?”

        小伙子,不错,会做人。

        黄锦微微点了点头,随即指点道:“你送去陆府就行了。”

        卢镗的事应该是妥了,接下来就是假意赶工,赶在天寒地冻之前把万寿宫的暖气给通上了。

        曾淳假意忙活了半个多月,终于“赶”在气温剧降的那一天把暖气给装好了。

        这时候万寿宫里其实已经到处都是那种带着雕花罩子的炭火炉子了,不过,炭火有很大的局限性,因为烧炭的时候有烟,而且炭火不能烧太大,烧太大容易起火。

        嘉靖可是经历了几次火灾了,有一次差点都被火给烧驾崩了。

        这会儿宫里的太监那是小心的很,根本就不敢让炭炉子烧得红彤彤的,所以,这会儿万寿宫里依然很冷,水晶温度计显示那都只有两三度。

        曾淳一看这温度,那是开心的不行了,冷点好啊,冷点你才知道我这暖气好。

        他还是假意小心的检查了很久,直到嘉靖都修炼完出来了,这才命人点上火,开始烧水。

        嘉靖这会儿着实都冻得有点手脚生疼了,不过,他也不敢让太监把炭火烧太旺了,他真是被火给烧怕了,跟命比起来,冻的手脚生疼那都不算什么。

        陆炳自然也知道这一点,因为那场烧得嘉靖差点驾崩的大火他就在场,而且还是他冒着被烧死的危险把嘉靖给背出来的,他自然知道嘉靖怕火,他也知道每个冬天对嘉靖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所以,他一听曾淳说能做暖气,立马就想到了嘉靖。

        这会儿暖气都装好了,效果到底如何呢?

        说实话,万寿宫真的有点大,每一个殿堂那最少都是几百个平方,而且还特别高,房梁都有五六丈高,那屋顶有多高可想而知。

        这么大的空间升温那是相当的慢,不过,空间大也有空间大的好处,那就是温度好控制,空间大里面容纳的热气也多,只要把整个空间里的空气都烤到二十五度左右,那只要调节好柜门的间隙,实时补充消耗的热量,温度基本就不会动了。

        曾淳和黄铸那是带着黄锦和一众太监忙前忙后,又是教他们调柜门,又是教他们看温度,忙活了足足有两刻钟时间,万寿宫里的温度终于开始明显升高了。

        他又忙活了好一阵,直到把温度升到二十六度左右,这才小心的问道:“万岁爷,您看这么热可以吗?”

        嘉靖颇为好奇的看了看柜门里的铜管和铁架,又伸手进去感觉了一下,随即问道:“伯忠,这里面真没有火吗?”

        曾淳连连点头道:“是的,万岁爷,这里面是水汽,就会水烧开之后冒出来的热气,没有火。”

        太好了!

        没有火朕就放心了。

        嘉靖颇有些厌恶的指着那些炭火炉子道:“黄伴,赶紧命人把这些炉子全搬出去。”

        这没有火也没有烟温度竟然能升这么高,他都觉着有点惊奇。

        嘉靖细细感觉了一下,随即问道:“伯忠,还能再热点吗?”

        曾淳连连点头道:“能啊,万岁爷,您沐浴的时候可以升到大夏天那么高的温度,这个是可以调的。”

        说罢,他又指挥那些太监把柜门开大了一点。

        嘉靖顿时感觉浑身温暖,舒服的不行了。

        这对他来说那真是天大的功劳!

        他都不知道熬了多少个寒冬了,终于不用再熬了。

        这个曾淳着实很不错,知道为朕着想,办事还办得这么漂亮,一定要好好奖赏一番。

        他想了想,随即郑重道:“伯忠,你还真是个人才啊,要不,国子监不要去了,朕给你升个工部郎中,朕觉得你管营缮清吏司是最合适的。”

        你开玩笑的吧?

        曾淳知道这暖气装好了,嘉靖肯定会觉得他立了大功了,而且肯定会奖励他一番。

        不过,他却没想到,嘉靖是让他来当官,工部郎中,那是正五品了,我爹浮屠谷大败俺答汗才升了两级,你这一下直接给我从官场白丁升到正五品,这是连升了十级啊!

        这拍嘉靖马屁果然有前途,升官那就跟坐火箭一样,在嘉靖眼里装个暖气那真比大败北虏甚至剿灭倭寇的功劳都大,问题,他不想现在就出来当官啊。

        怎么办呢?

        他想了想,干脆硬着头皮道:“万岁爷,学生就是个官场白丁,而且才入国子监不到一年,如果一下升到正五品,肯定会有人说学生闲话啊,学生不想让人说闲话,学生想堂堂正正的靠上进士再来为万岁爷效犬马之劳。”

        这话他说的其实不是自己,而是嘉靖,你突然间把个国子监监生提到正五品,太荒唐了吧?

        嘉靖自然也听出来了,你还知道为朕着想,不错不错。

        他微微点头道:“嗯,你能考上进士最好,朕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这次你想要什么奖赏自己说吧。”

        我要什么奖赏早就想好了。

        曾淳连忙顺势道:“万岁爷,学生其实没出什么力,这些东西其实都是黄铸黄大人起早贪黑带着人做出来的,学生也就带人来装了一下而已。

        学生还特意查了查账本,这黄铸黄大人真是廉洁奉公,勤勤恳恳,学生斗胆,万岁爷要赏的话就赏黄大人吧。”

        他这是举荐黄铸顺带给严嵩上点眼药。

        果然,嘉靖闻言,立马问道:“你还查了账本,账本带来了吗?”

        曾淳连忙向黄铸使了个眼色。

        黄铸连忙将账本掏出来,双手举过头顶,恭敬的道:“万岁爷,账本微臣一直带在身上。”

        嘉靖接过账本翻了翻,又抬头看了看那做得精美异常的暖气柜子,眼睛不由微微一眯。

        他的确想看看做这么大个东西要花多少银子,这次装的暖气跟整个万寿宫比起来虽然不算什么,但用的材料着实不少。

        原本他还以为最少要花十几万两银子呢,没想到,这么多材料总共才花了几千两银子。

        万寿宫花了多少银子他当然知道,三百多万两啊!

        他缓缓点了点头,又把账本递回去,随即郑重道:“黄铸,你做得的确很不错,以后工部营缮清吏司就由你来管吧。”

        黄铸闻言,不由感激涕零道:“多谢万岁爷恩典。”

        他原本以为以他这个出身六品的工部主事最少得当六年,到时候还很有可能是平迁去其他衙门,升职机会渺茫。

        没想到,他这第一个三年任期还没满,竟然就已经擢升到正五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