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大明嘉靖第一奸臣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陆家恐怖关系网

第二十二章 陆家恐怖关系网

        秋意渐浓,北风呼啸,寒冬将至,家家户户都拿出了棉衣棉裤准备往身上套了。

        这天一大早辰时许,京城西单牌楼附近便出现了一个长长的车队,那马车浩浩荡荡足有好几十辆。

        这车队除了前面一辆是带篷的,后面全是平板马车,而且每一辆马车前方还插着一面工字小旗,两边还有上百匠户排着整齐的队伍随行。

        很明显,这是工部运送材料的车队,这车队的目标那就是西长安街以南那一片达官贵人所住的区域。

        这些达官贵人,明明捞足了油水,有得是钱,修建府邸的时候却还要以权谋私,用工部的材料,拉匠户去服劳役,一两银子不花,一毛不拔!

        沿途的老百姓虽然都没有出声,也不敢指指点点,但那眼中却尽是鄙夷之色。

        严嵩掌权之后,大明朝堂的官员是越来越黑了!

        马车内的曾淳见此情景,眉头不由一皱。

        他貌似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朝中的达官显贵根本就不可能出钱买他们的暖气设备,更不可能给匠户开工钱。

        这些东西都是工部造的,匠户也是工部拉来服劳役的,他们都习惯了这样挖大明的墙角,为什么要掏钱?

        至于自己建厂单干,那就是不可能的,铜铁等物资那可都是朝廷控制的,私人根本就买不来这么多,暗地里去买,那更不行。

        严嵩父子若是知道了,一封奏折就能整死他,好你个曾淳,暗地里买这么多可以打造武器的铜铁,聚集这么多会打造武器的匠户,想造反不成!

        这门生意没法做啊。

        他靠什么赚钱养活这么多的匠户呢?

        看样子只有靠煤了,还好,煤不是金属,也不能打造武器。

        这方面大明朝廷还是管得挺松的,只要上缴不到一成的税赋,煤随便挖,随便卖,而且这个不到一成还是根据工部核定的产能来的。

        陆炳要捞钱那自然会让这个核定的产能最小化,一天挖上十万斤甚至几十万斤陆炳都能让工部核定的产能只有几千斤!

        也就是说,一天能赚几十两乃至几百两的买卖陆炳稍微动动手脚就只需交几十文的税赋了。

        这里面的利润还是很大的,到时候加工成蜂窝煤的话,利润更大。

        曾淳琢磨了一阵,车队已然抵达陆府大门外了。

        这陆府真不是一般的大,光是大门外的广场停下几十辆马车都没有问题!

        曾淳刚下马车,还没想好让车队停在大门外等着还是上前问问看能不能直接拉进去呢,两个娇小的身影便窜了上来。

        “伯忠,你怎么这么晚才到,我们都等你快一个时辰了。”

        陆月儿比较活泼,徐馨儿比较乖巧,所以一般都是陆月儿问这问那,徐馨儿就站一旁听着。

        她们应该是卯时刚过不久就在这里等他了,这等人是最让人难受的,特别是等情郎,她们等了将近一个时辰,那不知道有多难受呢。

        曾淳连忙解释道:“没办法,路太远了,马车上装的东西又多,根本跑不起来,我们是寅时不到就开始装车了,都忙活了两个多时辰了。”

        原来是这样。

        陆月儿立马体贴道:“哎呀,原来你们辛苦这么久了啊,要不先进去坐坐,喝杯茶吧。”

        我辛苦什么,我就是坐马车过来的。

        曾淳看了看大门附近,不由好奇道:“你爹不在吗?”

        陆月儿闻言,不由得意道:“我爹进宫了,现在家里我最大,哈哈哈哈。”

        呃,我好像不是透明的吧?

        黄铸小心的问道:“学而,这车队是在大门外停着还是直接进府啊?”

        陆月儿闻言,立马抬手招来一个管事,细细交待了一番。

        那管事点头哈腰的应了一阵,随即便带着车队进府了。

        徐馨儿见状,忍不住提议道:“学而,要不我们带伯忠去你那里玩吧?”

        你笨啊,我那里有闺房有绣房,人家一眼就看出来了。

        陆月儿连连摇头道:“不行,我爹交待了,让我好生看着点,我们还是去看他们装暖气吧。”

        这小丫头,还装呢。

        曾淳也不点破,就这么跟着她们往陆府里走去。

        这陆府真不是一般的大,里面竟然还有几丈宽的马路,硕大的车队在里面那是畅通无阻,两边的院落那更是数都数不清!

        曾淳正到处张望呢,一个十来岁的小屁孩突然间跑过来满脸好奇道:“二姐,馨馨姐,你们怎么穿成这样啊,这位大哥哥是谁啊?”

        哎呀,忘了交待这个臭小子了!

        这小子可不能用尿床来对付,整哭了可就麻烦了。

        陆月儿顿时满脸通红,尴尬无比,徐馨儿也闹了个大红脸。

        曾淳却是微微笑道:“我姓姐,名夫,你可以叫我姐夫。”

        陆绎闻言,不由满脸好奇道:“姐夫?还有姓姐的吗?”

        曾淳里面掏出个银锭子来,塞陆绎手里,赞许道:“嗯,真乖,拿去买糖吃。”

        哎呀,你这个小笨蛋!

        陆月儿连忙拉过陆绎教导道:“小绎绎,你别听他瞎说,他姓曾,叫曾淳。”

        陆绎看了看手里的银锭子,恍然道:“曾大哥是来相亲的吧?”

        曾淳连连点头道:“嗯,真聪明。”

        陆月儿闻言,不由捂着脸道:“伯忠,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啊。”

        徐馨儿见状,却不由得露出一丝失落之色,曾淳说他来陆家相亲,那她怎么办?

        曾淳见状,轻轻的捏着她的下巴,调笑道:“我去跟文壁说,我姓妹名夫,我让他管我叫妹夫。”

        哎呀,你干什么,这么多人呢。

        徐馨儿满脸娇羞的拍开他的手,低声道:“你干嘛,没见这么多人啊?”

        行吧,那就没人的时候再腻歪吧。

        曾淳干脆将陆绎拉过来,指着那些马车道:“小绎绎,你知道这些车上的是什么吗?”

        小孩子就是好奇心重。

        陆绎忍不住问道:“这么多车,装的什么东西啊?”

        曾淳假装神神秘秘的道:“我跟你说,这东西可神奇了,装上之后冬天都不冷了。”

        还有这种事?

        陆绎的好奇心一被勾起来,那就忍不住跟着他们一起往主宅走去。

        这一路曾淳又是拿出温度计教陆绎量体温,又是拿出结构复杂的阀门让陆绎看稀奇,很快便跟陆绎混熟了。

        他之所以跟着黄铸他们来装暖气,那就是为了跟陆家人搞好关系。

        陆家人,那不得了啊,陆炳那些妻妾的身份就已经够吓人了,陆炳的子女那更不得了。

        这小陆绎是在陆炳死后就慢慢被嘉靖擢升为锦衣卫指挥使,如果不是出了严嵩严世藩那档子事,他这锦衣卫指挥使当到隆庆朝是不成问题的,甚至,凭借这陆炳编织的关系网,他一直当到万历朝都不成问题。

        陆炳到底编织了一张多大的关系网呢?

        现在陆炳就已经把大女儿嫁给成国公世子朱时态了,原本这个二女儿是要嫁给严世藩的儿子的,现在被他截胡了,这个就不说了。

        还有他的三女儿,他直接就嫁给徐阶的儿子了,还有他的四女儿,嫁的是南京礼部尚书孙陞之子,他的五女儿嫁的是吏部尚书吴鹏之子。

        再加上他的妻妾,吴鹏的堂妹、黄锦的侄女,安定伯的女儿,陆家的姻亲可谓遍布朝堂重臣、公侯勋贵,乃至当权宦官之家,这张关系网之恐怖,完全能左右大明的朝局!

        这么恐怖的关系网也只有陆炳这种身份特殊的人才能编织出来,若是其他人这么编织关系网,妄图左右朝堂大局,嘉靖非弄死他不可。

        陆炳唯一的败笔也就是把二女儿嫁给了严世藩的儿子,以致惹怒了继位的隆庆皇帝,如果不是当朝皇帝出手,那真的撕不开陆家这恐怖的关系网。

        当然,这会儿陆炳是不大可能把二女儿嫁给严世藩的儿子了,这张恐怖的关系网肯定是能维持下去了,他如果能融入这恐怖的关系网中,欺君那就变得简单多了。

        曾淳为了融入这张恐怖的关系网,那可是费尽了心机。

        他借酒装疯俘获了陆月儿的芳心不说,这次给陆府装暖气,他更是天天来,天天来,就算没有放假,那也是每天下午必到,而且还装作勤勤恳恳一直指挥着匠户干到天黑才收工。

        陆炳见他这么卖力,那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他就这么忙活了几天,陆炳终于把他请上了自家的饭桌。

        这一下吴氏、黄氏、张氏他全认识了,陆绎更是被他带成了小跟屁虫,陆月儿的三妹、四妹、五妹那也跟他这个帅气的大哥哥玩熟了。

        其实,装个暖气很简单,他如果带齐九百匠户一起上,一天就完工都有可能。

        但是,他却耍了个心眼,就是让黄铸带着一百个匠户在这边施工,而且还故意装作精益求精的样子,干活速度那是要多慢就有多慢。

        他之所以这么做,借故接近陆家人其实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他是想让陆炳以为装暖气很费时间,今年能给嘉靖所在的万寿宫装上就算是不错了。

        如果他装得飞快,那嘉靖试过之后肯定会让他给皇宫都装上啊,到时候太子所在的慈庆宫肯定是免不了的。

        太子可是过完这个冬天就要猝死了,这事李时珍都不想沾惹,他自然更不想沾惹。

        他如果给慈庆宫装上了暖气,这个冬天过完太子就死了,嘉靖那臭脾气,不怨恨他才怪呢。

        所以,他不能装太快,他要尽量拖延时间,为了拖延时间,他甚至连锅炉房都要用粘土烧制的红砖修建在主宅的围墙之外,而且建得特别大,那烟囱还建得特别高。

        他给出的解释是为了防火,防尘,防止难闻的煤气飘入主宅之中。

        陆炳又不懂这个,那自然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结果,他们足足忙活了十来天,这才给陆府的主宅把暖气给装好了。

        这天正好又是逢十放假,也是完工检验效果的时候,曾淳又是一大早就爬起来了,卯时许,他便带着黄铸和十来个熟练的匠户赶到了陆府。

        陆炳为了看看这暖气的效果,这天也破例没有去宫里陪嘉靖,他们一大家子都在主宅里等着呢。

        这一次老爹陆炳在,陆月儿就不敢再搞怪穿男装了,她不得不换上了女装。

        曾淳走进陆府主宅一看,那都差点愣住了,这小姑娘挺有料啊!

        当然,这会儿还不是打情骂俏的时候。

        他装作满脸认真的在主宅里细细检查了一遍,然后又教几个丫鬟老妈子把所有柜门全打开了,又给每个房间里摆了个精美的水晶温度计,这才命黄铸带着十来个匠户去添水、开火、烧蒸汽。

        这会儿水晶温度计显示的是十二度左右,已经有点冷了,原本陆府的主宅都已经点上木炭了,不过,为了测试这暖气的效果,他们今天特意没点,陆月儿的几个妹妹都冷得忍不住在跺脚了。

        那么,这暖气的效果如何呢?

        曾淳为了加快烧开水的速度,甚至连风箱都给人家装上了,也就是打铁用的那种。

        风箱不断往煤火里一顿鼓风那可是铁都能烧软了,烧开水那自然快得很,不到一刻钟时间,锅炉里的水就被烧开了。

        紧接着,那温度计的温度就开始往上升了,不到一盏茶功夫,主宅所有房间里的温度竟然就升到了二十五度以上。

        陆炳伸出手来感觉了一下,那都忍不住满脸惊喜道:“伯忠,这效果是真不错,装皇宫里肯定是没问题了。”

        曾淳却是连连摇头道:“陆叔,这样还不行,等下温度升太高会热得受不了,这个时候就要让锅炉房那边赶紧停止鼓风,然后把柜门缓缓关小,直到这些温度计都停在二十五度左右才行。”

        他一边解释,一边教那些丫鬟老妈子调节柜门的开裆大小,过了好一阵,那温度计的温度终于停在二十五度左右不再上下动了。

        陆炳在几个房间里转了一圈,细细感觉了一下,又忍不住问道:“伯忠,这什么温度还能调高一点吗,圣上一般都是盘坐在那里修炼,这温度还有点低,坐着不动可能还会感觉到有点冷。”

        曾淳毫不犹豫道:“没问题啊,柜门再打开一点就行了,你想要多少度都行,这里面可是比开水的温度还高,沐浴的时候调到大夏天那温度都没问题。”

        陆炳闻言,不由兴奋的搓手道:“这下好了,圣上这个冬天肯定不会再冻着了。”

        你这个马屁精!

        曾淳假装为难道:“陆叔,你也看到了,这东西很难装,做这东西更难,今年冬天我估计也就能给万寿宫装上暖气,其他地方,肯定是来不及了。”

        陆炳连连点头道:“今年先给万寿宫装上就行了,反正圣上一直都在万寿宫修炼,不会离开那里的,你赶紧去准备吧,尽快给万寿宫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