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大明嘉靖第一奸臣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九百匠户干私活

第十八章 九百匠户干私活

        曾淳是早就想把东壁堂制药的厂房给建起来了,因为他们制药最关键的环节就是怎么把药粉和药糊给弄干。

        这会儿他们还只能靠晾晒,而这晾晒主要看天气,如果是阴天或者下雨天那就麻烦了,那药粉和药糊根本就晾不干。

        而且晾晒效率低,费的时间长,占的地方还大,需要的人手也多,费时费力不说还制不出多少药来。

        他们光是做北直隶几十个卫所的生意那都有点忙不过来了,如果整个大明所有的卫所生意全部做起来,那他们都不知道需要多大的地方,也不知道需要招多少人手才够。

        如果有了厂房就不一样了,直接用蒸汽管道烘干,那效率最少能提高几十上百倍,蒸汽可是高达一两百度,而且可以一天十二个时辰不停的烘。

        问题,这样的厂房可不是一般的大,里面的结构那也不是一般的复杂,一般人根本就建不出来,必须得熟练的匠户才行,而且需要的匠户还不少。

        他原本还在为这个问题头疼呢,现在好了,陆炳一句话就能招来几百熟练的匠户,而且材料都不用他出钱去买。

        说实话,这就是典型的以权谋私,用朝廷的人朝廷的钱给自己干私活,纯纯奸臣所为。

        严嵩和严世藩父子就经常这么干,严府这会儿都已经横跨三条大街了,那奢华程度都快赶上皇宫了,严氏父子却是一文钱没花,全是工部出人出钱盖的!

        曾淳如果立志做个忠良那自然不能这么干,但是,他的目标就是做奸臣,欺君罔上的大奸臣,这以权谋私的活计对于奸臣来说就是家常便饭,以权谋私都不会,还做什么大奸臣?

        这次他假假意思还是为了给皇宫装暖气呢,只要真给皇宫装上了暖气,让嘉靖一个冬天都过得暖暖和和,舒舒服服,在嘉靖看来那绝对比驱除北虏和剿灭倭寇的功绩都大。

        这花朝廷的银子用朝廷的人给自己干私活还能立大功,博取嘉靖的欢心,让嘉靖认为他是个人才,认为他是一条好舔狗,为什么不做?

        他不但要做,还要做得轰轰烈烈,做得漂漂亮亮,让嘉靖好好看看他的“才华”!

        第二天一早他便跑到东壁堂中间的空地上开始考虑怎么建厂房了,整个上午他都在琢磨厂房的设置,什么《四书五经》他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午时都过了,他还盘坐在那里沉思呢。

        徐文璧和张元功他们都饿得不行了,李言恭更是直接把他拉起来,迫不及待道:“伯忠,想什么呢,都到饭点了,赶紧吃饭去啊。”

        好吧,先吃饭,这几个家伙都是饿死鬼投胎,到点了还不吃饭,那简直是要他们的命。

        曾淳无奈,只能跟着他们往外走去。

        没想到,他们才刚走到外面的牌楼附近,沈炼竟然突然间窜过来,一把拉住他,急急的道:“伯忠,你可算是出来了,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说罢,他直接把曾淳拉到路边,抬手道:“这位是工部营缮清吏司主事黄铸黄大人,这位就是曾淳曾伯忠。”

        那身着大红官袍的官员闻言,连忙拱手躬身道:“下官黄铸参见曾公子。”

        呃,工部主事是正六品吧,我就是个监生啊,你跟我自称下官?

        这是给陆炳面子吗?

        曾淳看着这老实巴交,肤色有点微黑的年轻官员,都不由得愣住了。

        李言恭却是急不可耐道:“伯忠,你今天怎么了,怎么老是发呆啊,赶紧吃饭去啊,沈叔,黄大人要不也一起去吃个便饭吧?”

        黄铸看了看李言恭又看了看曾淳,貌似满脸为难之色。

        曾淳见状,连忙拱手回礼道:“黄大人客气了,这都到饭点了,要不我们边吃边聊吧。”

        黄铸那是毫不犹豫的点头道:“好,我听曾公子的。”

        这人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呢?

        你给陆炳面子也不用对我这么恭敬吧?

        这黄铸对他那还真是恭敬的不行了,甚至来到包厢的时候还主动给他拉开椅子,点头哈腰的请他先坐,这才恭敬的在他身旁坐下来。

        曾淳这个莫名其妙啊,这人干嘛呢?

        这直接问人家还不大好,他想了想,干脆满脸疑惑的看向沈炼。

        沈炼见状,不由微微叹息道:“黄大人是匠户出身。”

        哦,原来是这样。

        这年头是讲究尊卑贵贱的,而且特讲究。

        士农工商,士族也就是官宦世家那地位是最尊贵的,农户的话算是中等偏下,在没有功名的士族面前他们倒是不用低声下气点头哈腰的,匠户和商户就不一样了,那就是最底层,都没资格和士族同坐。

        这个可不是开玩笑的,以前上学堂的时候匠户和商户子弟甚至都没资格坐学堂里面听,只能蹲在学堂外面的台阶下听,后面好像是永乐大帝看他们太可怜了,才特许他们在学堂里面听讲的。

        这黄铸大概是习惯了,都考上进士了,当上六品的工部主事了,还保留着祖辈当匠户时的习惯,他假假意思也算是个士族了,老爹还是个三品大员,人家看见他下意识就恭敬的不行了。

        这么老实的官员可不好找,值得好好培养一下。

        曾淳想了想,随即客客气气的道:“黄大人家中原是干什么的啊?”

        黄铸还是恭恭敬敬道:“下官家里原本是打铁的。”

        哦,原来是铁匠出身。

        曾淳又问道:“黄大人如此年轻,应该是新科进士吧,你的进士排名应该不低吧?”

        铁匠出身能留在六部任职而且还是六品的工部主事,那进士榜排名应该很高。

        黄铸不假思索道:“是的,下官就是二十六年丁未科进士,排名二甲第八位。”

        我的天,你的排名竟然比张居正还高,人才啊!

        张居正也是嘉靖二十六年丁未科进士,排名正好比黄铸低一位,人家二甲第九。

        不过,人家是军户出身,军户的地位其实是比较高的,因为他们算是维护统治阶级的中坚力量,大明按户籍的贵贱排序其实是军、农、医、匠、阴阳,军户是排在农户前面的,

        所以,张居正直接进了翰林院,当内阁大学士来培养,而这排名比张居正还高的黄铸却只能进六部,以后还很难做到正三品以上的朝廷大员。

        嘉靖二十六年丁未科可是出了不少的牛人,内阁大学士就出了三个,张居正、李春芳、殷士儋都是丁未科进士,张居正和李春芳还都当上了内阁首辅,还有诸如王世贞、李幼滋、杨巍等官至六部尚书的足有十多个,正三品以上的朝堂大员更是出了七八十个。

        这个黄铸,二甲第八,排名比张居正、殷士儋、王世贞等等都高,在历史上却是一点名气都没有,那肯定就是因为出身问题了。

        匠户出身,那的确很难得到重用,不过,你遇着我了就不一样了。

        曾淳又细细想了想,随即问道:“黄大人,这次工部能拨给我多少匠户。”

        黄铸不假思索道:“这次征召的匠户只要不超过一千就可以。”

        好,那就来九百吧,做人不能太贪,太贪容易变成别人的夜壶。

        曾淳微微点了点头,随即细细解释道:“黄大人,我需要建三间跟皇宫大殿差不多大的房子,里面得摆上两排半人高的铁架子,铁架子下面得装很多大致手臂粗的铜管子,另外我还要做三个烧水的大炉子,最少丈许方圆那种。

        九百匠户你觉得够不够,你觉得该招些什么匠户过来合适,这些我都不大懂,只能请你来定了。”

        我的天,你想建跟皇宫大殿差不多大的房子!

        黄铸慌忙提醒道:“曾公子,我们不能建跟皇宫大殿差不多大的房子啊,那是违禁的!”

        我当然知道那是违禁的。

        曾淳微微笑道:“黄大人,你应该知道,我们做这东西本来就是为了给皇宫里装的,我之所以要建三间跟皇宫大殿差不多大的房子那也是为了试试这东西的效果,如果在普通宅院试了没问题,装皇宫里却不行,那可就麻烦大了。

        当然,我们也不能违禁,这禁制好像是不准建得比皇宫大殿高吧,我们就建一两丈高,那就不算违禁了是吧?”

        黄铸闻言,连连点头道:“原来才一两丈高,那肯定是没问题的,下官是误会了,我以为要建得跟皇宫大殿一样呢。”

        曾淳又细细解释道:“这个高度是一两丈,但是里面的空间却不能比皇宫大殿小,要不然就试不出效果来了,比如,皇宫大殿是八丈高,长十丈,宽六丈,我们如果只建两丈高,那就得长四十丈,宽六丈,这个应该没问题吧?”

        黄铸还是连连点头道:“没问题,没问题,工部很多库房比这个还大。”

        那就行了。

        曾淳又问道:“黄大人,你想想还有其他问题没?”

        黄铸仔细想了想,又小心的问道:“曾公子,这装皇宫里的东西不能就是个铁架子吧,那也太不雅观了,下官觉得还得罩上木板,绘上精美的图案才行。”

        我这就是烘干用的,原本我想着有个铁架子就差不多了。

        你要装木板的话,那我可就要做成烘箱了,那样效果更好!

        曾淳微微点头道:“装木板可以,但是不能在木板上刷漆绘制图案,因为铜管里面的热气会把漆给烤化了,我们只能在木板上雕花,而且,因为太热,我们要么不装木板,要么就要装两层,而且两层之间的间隔要在一尺以上,这样才不会烫到人。”

        黄铸琢磨了一下,随即郑重点头道:“好,下官明白了。”

        曾淳又问道:“那你觉得招些什么匠户来合适呢?”

        黄铸默默估算了一番,这才细细的道:“建这么大的房子需要泥瓦匠、石匠、木匠各两百,里面的东西还需要铁匠、铜匠、木匠各一百,这么算起来就是铁匠和铜匠各一百,泥瓦匠和石匠各两百,木匠三百。”

        行啊,那赶紧招人来吧。

        曾淳又问道:“这九百匠户最快什么时候能招齐。”

        黄铸不假思索道:“每年来京城服劳役的匠户最少都有十多万,九百人都不用半天时间就能招齐。”

        那可太好了。

        曾淳连连点头道:“那行,沈叔等下吃完饭麻烦你带黄大人去东壁堂看看,大房子我们就建在东壁堂中间的空地上,晚上我回去就把方位和大小定下来,明天早上我们就动工,黄大人,有没有问题?”

        黄铸毫不犹豫的道:“没有问题。”

        这黄铸办事还真不是一般的麻溜,曾淳下午回去一看,九百匠户就已经拿着工具在那里等着了,他甚至都有初步的规划了。

        他直接就指着原来的断壁道:“曾公子,砌墙原来是要挖地基的,不过,这里原本就是漕运大库,下官刚也命人挖下去看了一下,地下的麻石地基还相当的牢靠,我们如果能利用原来这些地基的话,最少可以节省五天时间。”

        这厂房自然是建的越快越好。

        曾淳那是毫不犹豫的点头道:“行,你觉得没问题就行。”

        说罢,他便带着黄铸绕着那些断壁转了一圈,很快,他们就定下来了,就利用原来的地基,直接建四个大房子。

        至于烧水的超级大壶也就是锅炉,黄铸建议就用生铁翻铸成四块,然后拼起来,中间用厚铜皮密封,这样不用十天便能造出来。

        还有固定铜管用的铁架子什么的,也可以直接在工部战车厂统一铸造,工部战车厂还就在定府大街东南面,离这里近得很,搬运起来也方便得很。

        最后就是最重要的铜管了,这个就只能让铜匠一截一截的敲出来了,反正铜管是最后装,敲个十来天再敲出来那也不耽误事。

        两人商议妥当之后黄铸便小心的问道:“曾公子,这些匠户能不能就在这里生火做点吃的,然后打个地铺休息?”

        曾淳闻言,不由诧异道:“工部不管他们吃住吗?”

        黄铸微微叹息道:“服劳役朝廷是不管吃住的,路费都不管,很多边远地方的匠户甚至提前几个月就要往京城赶,路上吃住朝廷也不管的,他们一年有大半年在路上来回的跑,很多人连吃饭的钱都没有,活活饿死在路上的比比皆是,匠户,惨啊。”

        这是什么世道?

        原来严氏父子招那么多匠户过来给他们修建府邸饭都不用管一顿的!

        你们住着堪比皇宫的奢华府邸,妻妾成群,服侍你们的婢女都好几百,每天都是山珍海味,酒池肉林,匠户惨到活活饿死,你们就看不到吗,首辅是这么当的吗?

        曾淳气得咬了咬牙,随即果断道:“俞将军,麻烦你去贾叔那里取一百两银子,然后去附近农户家买几头猪,买些鸡鸭回来,让这些匠户先吃着,以后我们不但管饭,每顿我们鸡鸭鱼肉都要管够,他们能吃多少,我们就买多少。”

        俞大猷连连点头道:“好嘞。”

        说罢他便转身疾步而去。

        黄铸见状,不由感动的连连拱手躬身道:“曾公子,我替这些匠户多谢你了。”

        你们跟着我混我保管你们吃香的喝辣的,我不会像严嵩父子那样,眼睁睁的看着你们饿死不管的。

        曾淳想了想,随即郑重道:“黄大人,这些匠户能留下的你就让他们留下,这东西一旦做出来,那肯定有很多达官显贵想要,到时候我让他们多赚点。”

        黄铸闻言,连连点头道:“好的,我让他们尽量留下来。”

        这个黄铸挺不错的,如果能收为亲信就好了。

        曾淳想了想,又郑重道:“黄大人,你想不想让所有匠户都过上好日子?”

        黄铸毫不犹豫的点头道:“想啊,下官做梦都在想。”

        曾淳干脆直接问道:“那你以后都听我的,能做到吗?”

        黄铸愣了一下,还是坚定的点头道:“能。”

        很好,这种老实人肯定不会出尔反尔的。

        曾淳微微点了点头,随即细细叮嘱道:“这次是你飞黄腾达的好机会,你一定要在圣上面前好好表现,到时候我会请人帮你在圣上面前说好话,以后你当上工部侍郎甚至工部尚书都不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