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大明嘉靖第一奸臣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攀附权贵结姻亲

第十五章 攀附权贵结姻亲

        曾淳请沈炼喝酒,人家好像一点事都没有,他却有点喝高了。

        他都不记得到底喝了多久,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卧房的了,迷迷糊糊间,沈炼好像把贾仁给叫了过来,然后众人便是一通哄笑,然后他便什么都不记得了。

        第二天一早,他比平时还醒得早,寅时还未至,他便被一泡尿给憋醒了。

        他正准备下床去方便一下呢,却猛然间发现,有个人竟然如同一只小猫一般卷曲在他怀里睡得正香。

        我的天,这是怎么回事?

        他这一动,直接就把怀里的人给惊醒了。

        贾元春迷迷糊糊的道:“公子,你可是渴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

        曾淳不由吃惊道:“元春,你这是干嘛?”

        贾元春这才反应过来,满脸娇羞道:“哎呀,公子,抱歉,抱歉,原本我是给你来暖床的,但昨天我着实心力交疲,一躺下就睡着了。”

        曾淳终于记起来了。

        沈炼跟徐文璧他们商量安置贾仁父女的事,徐文璧他们这帮家伙竟然说他还没有通房丫鬟!

        结果,沈炼把贾仁叫过来一问,贾仁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这通房丫鬟其实是睡在卧房旁的通房里的,不过,通房丫鬟有个职责,那就是主人睡觉之前得把床先睡暖和了。

        贾元春这小丫头昨天估计是真吓坏了,他们喝酒喝到太晚,人家肯定也累得不行了,结果暖床暖得直接就睡着了。

        行吧,其实在大户人家这就不算什么。

        曾淳也只是愣了一愣,随即便柔声道:“没事,你继续睡吧,我该去上学了。”

        说罢,他便轻手轻脚的往床下爬去。

        贾元春见状,连忙问道:“公子,要不要我帮你梳洗一下?”

        曾淳把儒袍往身上一批,连连摇头道:“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了,你先好好休息一天。”

        说罢,他便疾步往茅房走去。

        这时候大院里的人都已经起来了,因为他们决定搬家了,这几天得加紧多赶制点新药出来。

        贾仁都拿着称在那里帮李时珍夫妇配药呢。

        他见曾淳从茅房里出来了,连忙小心的问道:“公子,元春她还算乖巧吧?”

        人家这是想攀高枝呢,士农工商,这年头商户的地位就是最低的,比匠户还低,能攀上他这种三品大员的公子,那简直是运气逆天了。

        元春乖不乖巧他还不清楚,不过,这小丫头着实是我见犹怜,看着就想呵护。

        曾淳连连点头道:“嗯,元春可听话了。”

        贾仁闻言,不由庆幸道:“那就好,那就好。”

        吴氏见状,连忙帮腔道:“伯忠,元春这丫头着实可怜,要不你成亲之后就收了她做个妾侍吧?”

        行吧,这种好事得多做。

        曾淳连连点头道:“嗯,我听吴婶的。”

        贾仁闻言,不由惊喜道:“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这样一来他们假假也算是一家人了,正好可以让他负责东壁堂的买卖。

        曾淳想了想,随即问道:“贾叔,你做了多少年买卖了,记账什么的都会吧?”

        哎呀,这刚攀上高枝机会立马就来了!

        贾仁不由激动的道:“公子,我十五岁就开始做买卖,这都做了快二十年了,记账我也学了十多年了,算是比较拿手的。”

        那就行了。

        曾淳郑重道:“东壁堂的生意我们都不适合出面打理,李叔又要写书又要配药也没什么时间,以后这东壁堂的生意就由你来帮李叔打理吧。”

        果然!

        贾仁连连点头道:“好的,好的,公子,你放心,我一定帮李大人把生意打理好。”

        曾淳微微点头道:“嗯,以后就叫我伯忠吧,一家人就别叫什么公子了。”

        这说话的工夫,大门外便隐隐响起了一阵马蹄声,他听到这马蹄声才记起来,今天早上还得去看看东壁堂即将搬迁的新址呢。

        他连忙匆匆洗漱了一下,随即便接过吴氏递来的稀饭飞快的喝起来。

        果然,不一会儿,徐文璧他们四个就联袂而至。

        李言恭见他匆忙的样子,还不忘调侃道:“怎么样,伯忠,有了通房丫鬟就是不一样了吧,你竟然还能这么早爬起来,厉害啊。”

        你小子就是个大嘴巴。

        曾淳干脆把碗一放,直接从俞大猷手中接过缰绳,随即便挥手道:“走吧,我们去昨晚说的那地方好好看看。”

        东壁堂的新址就在定国公府的东面,什刹海和皇城之间。

        原本这里是挺繁华的,因为元朝的时候京杭大运河是直接通到京城乃至皇城里面的,什刹海北面的积水潭就是元朝的漕运总码头,而且积水潭还有水道直通什刹海,什刹海还有水道直通皇城里面。

        那时候这里是车水马龙,游船如梭,好不热闹。

        只可惜,明初的时候积水潭通往城墙外的水道就被堵住了,永乐朝的时候为了京城和皇城的安全,什刹海南北两边的水道也全堵了,甚至整个什刹海北部都渐渐干涸,变成了农田和菜地。

        这会儿这里是冷冷清清,连个人影都看不见,只有一圈围墙围起的硕大区域,这片区域就是东壁堂的新址,其面积甚至比真正的定国公府还要大!

        其实,他们每天都打马从这里过,只是他们一直没去围墙里面看过而已。

        这一次他们决定将东壁堂搬过来了,那自然要进去看看。

        徐文璧直接带着他们从围墙北面的大门打马溜进去,随即细细介绍道:“这里在元末的时候还是漕运大库房,到了永乐朝什刹海两头的水路都堵上了,这里就慢慢废弃了。

        后面我们家老祖宗想着徐家如果人丁兴旺,定府大街那边的地方肯定不够,便把这个大库房给买下了,可惜,我们徐家每一代最多也就兄弟几个,定府大街那边的地都用不完,这里我们就更用不上了。”

        曾淳看着围墙四面稀稀拉拉几个院子和中间的残垣断壁,忍不住问道:“文壁,这块地有多大,当初你们定国公府花了多少钱买下了的?”

        徐文璧不假思索道:“这块地足有一千多亩,当初我们其实也就是出了一千两银子意思了一下,成祖他老人家就把这块地划给我们定国公府了。”

        那时候的定国公府可是如日中天,因为当时的徐皇后就是第一代定国公徐增寿的亲姐姐,而且徐增寿因为暗助成祖而被建文帝给杀了,成祖对这个小舅子心怀愧疚,对他的后人自然是好到不行了。

        这一千两银子就能在皇城附近买上一千多亩地也就定国公府能做到。

        曾淳想了想,干脆道:“现在东壁堂还没那么多的银子,我们只能先欠着了,等东壁堂有盈余了到时候给你们定国公府一万两,算是把这里买下了,行吧?”

        徐文璧毫不犹豫的点头道:“行啊,先不要管多少银子,我们赶紧搬吧,还好沈叔给我们把事情压下去了,要不然,严嵩那条老狗逮着我们一通疯咬,我们麻烦就大了。”

        曾淳连连点头道:“嗯,你命人把四面的院子都清理一下,明天我们就让李叔他们搬过来吧,到时候北面这里开个大门,直接挂上东壁堂的牌匾,西面那个院子单独开个小门,我们以后就从那边进,不走大门,省得人说闲话。”

        这事就算是这么定下来了。

        东壁堂也没太多的东西,徐家派上几辆马车搬个几趟就搬过来了,都不用一天的时间。

        这一下他们地方总算是足够大了,而且,这会儿主要也就是晾晒过程比较的占地方,断壁残垣也无所谓,稍微修整一下,把砖石什么的都垒成半人高左右,能摆下晾晒的架子就行。

        李时珍和贾仁带着二三十个杂役忙活了几天,这东壁堂便已经变了一副模样,里面的断壁残垣那都被修整成了双行的晾晒台子,杂草什么的也被清理干净了,中间整整齐齐的全是晾晒的药材和半成品,看上去还颇有些壮观。

        这个时候就应该考虑扩招人手,然后购置马车什么的取代驿站去送药了。

        曾淳还没考虑好招多少人手呢,这天逢十放假,沈炼竟然一大清早就命手下的锦衣卫来通知他们,中午要来喝酒。

        他这位师叔虽然好酒,倒是没有老是跑他们这里来蹭酒喝,人家这么郑重的派人提前来通知,那应该是有什么要事。

        曾淳那是连忙让俞大猷帮忙去定好了酒席,又买上了十坛上好的汾酒,然后又派人去把徐文璧他们都叫上,一群人还不到午时便围坐在东壁堂西面的新院子里等着了。

        午时方至,沈炼便打马匆匆而来。

        他的心情好像很不好,脸色甚至还有点阴沉,好像是气坏了。

        曾淳连忙请他坐下来,又让李言恭他们敬了一轮酒,这才小心的问道:“沈叔,你这是怎么了?”

        沈炼喝了几碗酒,脸色总算是好一点了,他微微叹息道:“陆大人糊涂啊,他竟然想跟严世藩结姻亲,我怎么劝他都不听。”

        呃,这个。

        曾淳其实知道陆炳和严世藩结姻亲的事,问题,严世藩貌似是遭了报应,这家伙娶了三房正室二十四房妾侍竟然总共才生下来两个儿子,而且大儿子还早夭了,这会儿就剩下个小儿子了。

        他忍不住问道:“严世藩的小儿子还不到五岁吧,这会儿结什么姻亲?”

        沈炼颇有些恼火道:“这就是最气人的地方了,月儿都快十五了,嫁过去不是给人家当童养媳吗,我真想不明白,陆大人为什么要丢这么大个脸去攀附严嵩和严世藩父子。”

        这也是最令人不能理解的地方。

        陆炳的三儿子陆绎这会儿都十多岁了,陆绎是嘉靖三十九年袭承了陆炳的职位,到嘉靖四十三年严世藩被斩首的时候他都已经三十多岁了,那时候他救的姐夫也就是严世藩的二儿子严绍庭才十九岁!

        也就是说,陆炳的二女儿最少比严绍庭大了十多岁。

        这种情况下跟人家结姻亲在民间的说法就是把女儿送给人家去当童养媳啊!

        陆炳这是为了什么?

        曾淳皱眉沉思了一阵,随即问道:“陆大人还没跟严世藩定亲吧?”

        沈炼无奈道:“他正跟严世藩商量,准备择吉日让人家来下聘礼呢。”

        这个亲绝对不能让他们结,严世藩如果和陆炳结成了姻亲,那严嵩父子真要在朝中只手遮天了。

        到那时候,他都要小心了,严嵩父子有了锦衣卫之助要弄他简直太简单了。

        反正不管历史上发生了什么,这会儿他一定要把这门亲事给搅黄了。

        曾淳又皱眉沉思了一阵,随即问道:“陆大人应该知道严世藩就是个衣冠禽兽吧?”

        沈炼还是悠悠叹息道:“这个陆大人自然知道,他若是不知道,恐怕就要把月儿送给严世藩当小妾了。”

        陆炳知道严世藩不是个东西还要跟人家结姻亲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道陆炳还需要严嵩父子来助他上位不成?

        这个是不可能的,陆炳就是嘉靖的奶兄弟,人家根本不需要严嵩父子帮忙也能手掌锦衣卫大权。

        他也不用怕严嵩父子陷害,嘉靖这个人虽然毛病一堆,对自己这个奶兄弟却是好的没话说,说句不好听的,陆炳只要不造反嘉靖就不会收拾他。

        陆炳自然是不可能造反的,所以,他压根就不用担心严嵩父子陷害他。

        那么,陆炳为什么要如此攀附严嵩父子呢?

        曾淳想了半天终于想明白了,不为权那就只能为了钱,严嵩父子能给陆炳大把大把的钱,或者说,严嵩父子能让陆炳躺着收大把大把的钱!

        如果论钱多,整个嘉靖一朝那真的没人能跟严嵩父子比。

        严世藩就说过,朝廷不如我富,嘉靖都不如他有钱!

        陆炳是为了钱,那就好办了。

        曾淳又细细想了想,这才郑重道:“沈叔,你能安排陆大人跟我见一面吗?”

        他很清楚,在朝堂这些权贵眼里他还只是个小屁孩而已,连功名都没有,根本就没资格跟人家打交道。

        所以,那些公侯勋贵都是任由自家子弟跟他做生意赚钱,根本就没有来看过他一眼。

        这次他却是不得不见陆炳一面了,因为不见陆炳人家就要和严世藩结姻亲了啊!

        沈炼闻言,那也是考虑了半天,这才咬牙点头道:“好,我豁出这张老脸不要了,还是能帮你把陆大人请来的。”

        曾淳连连摇头道:“不不不,沈叔,我不是要你把陆大人请这里来,陆府附近最奢华的酒楼是哪个,我可以去订一桌,你看陆大人哪天方便,我去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