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大明嘉靖第一奸臣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衣冠禽兽严东楼

第十三章 衣冠禽兽严东楼

        曾淳一番算计之下,公侯勋贵终于被他拉下水了,定国公已然同意举荐俞大猷当总兵了。

        这意思就是明里举荐,暗里提升品阶,这种荒唐事嘉靖朝多得是,就好比胡宗宪。

        胡宗宪那是嘉靖十七年就高中进士了,但是,直到嘉靖三十三年,他还只是个七品的巡按御史。

        他蹉跎了十六年之后终于醒悟了,当时的情况下,不给严嵩当走狗就没有前途,所以,他选择了投靠严嵩。

        结果,严嵩立马就帮他和赵文华夺了张经和李天宠的功勋,让他的官衔如同火箭一般窜升起来,嘉靖三十五年他便被擢升为兵部右侍郎兼督察院右佥都御史,紧接着又升右副都御史,加浙直总督。

        不到两年时间他就从七品巡按御史窜升到了正三品的封疆大吏,统管南直隶、浙江和福建的军政!

        这速度简直离谱,嘉靖都没说什么。

        所以,定国公用两年时间将正五品的千户暗中提升到正二品五军都督府指挥佥事压根就不算什么,毕竟只是虚衔而已,根本就没有实权。

        胡宗宪啊胡宗宪,下一个就是你了。

        曾淳已然决定了,来个釜底抽薪,将严党中唯一的能臣干吏胡宗宪给拉拢过来,这样严嵩基本上就一无是处了,到时候要一脚踹翻严嵩也简单多了。

        问题,他一个国子监的监生怎么去拉拢一个正七品的巡按御史呢?

        这个难度着实有点大,胡宗宪可是有理想有抱负的,人家自然不会跟着他这个进士功名都没有的监生混。

        曾淳一边琢磨,一边跟着徐文璧和俞大猷等打马从成贤街中溜达出来,这时候天都快黑了,他们得赶去东壁堂帮忙才行,要不然李时珍一家子和那些杂役老妈子根本忙不过来。

        这会儿他们的生意已然火到不行了,其他掌权的勋贵诸如成国公、丰城侯、成山侯等也都被他们拉过来了,光是北直隶几十个卫所求购的新药他们都有点做不过来了。

        没办法,那院子就那么大,制药用到的东西又多,里面都有点铺不开了。

        或许,他们该考虑一下换个更大的地方了。

        问题,换哪里去呢?

        曾淳正在那胡思乱想呢,街边突然传来一阵打斗声,四周的老百姓那是哗啦一下就围了过去。

        飞鱼服?

        锦衣卫!

        这年头竟然有人敢在京城大街上和锦衣卫干架!

        曾淳忍不住好奇道:“这什么情况,那些跟锦衣卫干架的是什么人?”

        徐文璧细细一看,不由恍然道:“看那装扮应该是严府的护院。”

        严府,那就只能是严嵩府上了,除了严嵩还没有哪个姓严的敢跟锦衣卫干架。

        问题,严嵩和锦衣卫指挥使陆炳的关系不是很好吗,他们为什么会干起来呢?

        曾淳想了想,干脆挥手道:“走,我们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这事和严嵩有关,他自然要去看看,如果能借机挑拨一下陆炳和严嵩的关系那岂不美哉。

        锦衣卫和严府护院干架的地方是一个客栈的大门外,两帮人好像在争抢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小姑娘。

        他们坐在高头大马上,自然能看到人堆里的情况。

        曾淳看了看,不由好奇道:“从七品的飞鱼服,应该是个锦衣卫小旗官吧,这小旗官你们谁认识吗?”

        他觉着几个公侯勋贵子弟应该是不大可能认识从七品的小旗官的。

        没想到,徐文璧却是不加思索道:“此人不是锦衣卫小旗,他是锦衣卫经历司经历沈炼。”

        卧槽,竟然是大名鼎鼎的沈炼!

        曾淳闻言,不由目瞪口呆,他着实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沈炼这个大名人。

        这时候两帮人却已经打完了,严府的护院自然不可能是锦衣卫的对手,所以,沈炼已经把那中年人和小姑娘抢到手了。

        那严府护院领头的竟然还恶狠狠的道:“沈炼,你不想活了是吧,竟然敢管我们严府的事。”

        沈炼厉声道:“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竟然敢强抢民女,严年,你以为严府的狗就可以无法无天是吧?”

        那叫严年的竟然还理直气壮道:“沈炼,你别血口喷人啊,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什么强抢民女?”

        原来是为了那个小姑娘。

        曾淳细细一看,那都不由得一阵目眩神迷。

        这小姑娘好漂亮啊!

        那微蹙的烟眉,那略带惊恐的大眼睛,那挺巧的鼻梁,那樱桃小嘴,那瘦弱的脸颊,那柔嫩白净的肤色,真是我见犹怜。

        这时候两帮人竟然还僵住了,严府的人竟然还围着锦衣卫不让人家走!

        曾淳见状,忍不住问道:“这严年什么来头,你们知道吗?”

        徐文璧还是不假思索道:“严年人称严二爷,是严府的管事,严世藩的亲信。”

        哦,原来就是个小管事。

        沈炼这个人还是值得救的,这也是个接近人家的好机会。

        曾淳只是稍微想了想便果断道:“志辅,帮个忙,带着我们挤进去。”

        俞大猷闻言,那是毫不犹豫的翻身下马,朗声道:“借过,借过,麻烦大家让一让。”

        围观的老百姓那是不让都不行,因为他直接用巧劲把人全挤两边去了。

        曾淳缓缓打马进了人堆,这才一个飞身从马上翻下来,随即拱手道:“两位,能否给个薄面,进里面去商量一下?”

        严年瞥了他一眼,不屑道:“你是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

        我是你爹!

        曾淳回头看了看徐文璧等人。

        徐文璧想了想,干脆看向李言恭。

        李言恭这个愣头青立马撸起袖子大喝道:“严年,你他吗欠揍是吧,敢不给我们面子!”

        严年抬头一看,脸色不由微微一变。

        我的天,两个国公世子,两个侯爵世子!

        他要不给面子,人家真揍他,这帮家伙前段时间才揍了咸宁侯世子一顿狠的呢,他跟咸宁侯世子比起来那就是个屁。

        这时候他也明白了,这英气逼人的公子哥儿是礼部侍郎曾铣的儿子曾淳!

        严家大小老爷可都交待过了,先不要跟曾家人起冲突,让咸宁侯仇鸾先上去试试。

        他想了想,干脆看向对面的沈炼。

        这意思就是我可以给面子,人家给不给面子他可管不上。

        曾淳见状,立马又拱手道:“学生曾淳,家师徐阶,不知沈大人可否给个薄面。”

        这事其实没得商量。

        你这是多管闲事知道吗?

        沈炼想了想还是微微点头道:“好,我给徐大人一个面子。”

        说罢,他便带着那对父女往客栈中走去。

        曾淳立马招了招手,跟了进去。

        李言恭和郑维忠很是识趣的接过了其他人手中的缰绳,站在外面等着。

        沈炼领着那对父女进了客栈大堂之后,随便找了个桌子,随即抬了抬手,示意曾淳他们跟着一起坐了下来。

        严年跟进来一看,下意识就往他对面坐去。

        沈炼却是冷哼道:“你一个奴才有资格坐吗,好生站那里听审!”

        严年看了看徐文璧和张元功,还是站直了身子没往下坐了。

        那对父女也乖乖站到了他们对面,就像衙门里过堂一样。

        曾淳见状,这才问道:“沈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沈炼微微叹息道:“具体什么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你还是问他们吧。”

        你厉害啊,都不清楚是什么事就带着人跟严府的护院干起来了!

        曾淳想了想,干脆看向那中年汉子。

        那中年汉子连忙拱手躬身道:“草民贾仁,南直隶徽州府人,在金陵城里做布匹生意的。

        前段时间有个熟人张三儿说在京城有门路,能帮草民做折色买卖,草民就耗尽家产进了一船布,运到京城,送到了顺天府衙门,原本衙门里的人说了过几天就给钱的,结果草民等了半个月还是了无音信。

        张三儿又说还得疏通关系才行,草民便把所有钱给了请他去疏通关系,结果,草民的钱都被他给花完了,还是没拿到货款,草民就连住店吃饭的钱都没了,张三儿又给介绍了这位严二爷,草民便跟严二爷借了五十两银子。

        结果,结果,草民一直没拿到货款,这银子草民也花得差不多了,严二爷就说要拿草民的女儿元春抵账,草民不想拿女儿抵账,只能去请沈大人帮忙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就是典型的仙人跳啊!

        你那什么熟人张三肯定是专门给严家物色美女的,严年就是负责给严世藩收美女的,你家女儿被人家看到了,他们就合伙做局把你们父女骗来京城,骗光你的家产,抢走你的女儿,你最终的结局不是被他们活活打死就是冤死狱中!

        严世藩这家伙,真不是个东西。

        大户人家派人专门物色美女这种事很正常,史书上那都有记载的。

        比如,崇祯朝的田贵妃之父,田弘遇。

        当时田贵妃失宠,田弘遇便请人在金陵城物色一个绝色美人,想收为干女儿,帮自己的亲女儿争回崇祯的宠爱。

        田弘遇请人物色到的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陈圆圆,结果,他将陈圆圆带到京城之后大明朝都要亡了,崇祯是废寝忘食的操劳国事,根本就没心思去后宫。

        后面,田弘遇没办法,只能将陈圆圆送给了当时朝中实力最强的吴三桂,以寻求吴三桂的庇护,最终,这一送直接把大明王朝给送没了。

        当然,这个时候大明王朝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贾元春也不是陈圆圆。

        曾淳之所以觉得严世藩不是个东西,主要这家伙做得太缺德了,人家国丈田弘遇那都是花了八百两黄金买下陈圆圆的,严世藩倒好,直接抢,不但抢人家的女儿,还要抢光人家的家产,还要弄死人家老爹!

        你们严家又不是没钱,还玩这种卑劣的套路,世道怎么能不乱?

        这事不用想了,肯定是严世藩这个鬼才想出来的鬼点子,顺天府尹孟淮就是严党。

        严世藩好色那也是出了名的,这家伙不但有三妻二十四妾,还有丫鬟三四百!

        贾元春这身世,肯定是别想做严世藩的小妾了,徐阶的孙女那才有资格做严世藩的小妾。

        她这种被抢去那也是个做丫鬟的命,也就是被严世藩玩腻了用来招待客人的那种。

        这事怎么解决呢?

        曾淳皱眉沉思了一阵,随即抬手道:“借据。”

        严年闻言,心不甘情不愿的把借据从怀里掏了出来,摆桌上。

        曾淳拿起来一看,不由暗自冷哼一声。

        严世藩真不是个东西,借人家五十两月息竟然是十两,这简直就是敲骨吸髓啊!

        算了,为了沈炼,花这点银子值。

        曾淳干脆问道:“借了多久了?”

        贾仁连忙道:“大人,这还不到一个月时间呢,他就来逼债抢人了。”

        曾淳立马从怀里掏出二十两银子来,又对徐文璧他们道:“我没带这么多,你们先凑凑,回去给你们。”

        徐文璧和张元功那是毫不犹豫的掏出四十两银子来,给了凑成了六十两。

        曾淳把银子往过一推,随即冷冷的道:“这钱我可是给他还清了,你们要是再玩这种腌臜手段,纠缠不休,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说罢,他直接把借据一撕。

        严年却是愣愣的站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小老爷要的是人财两得啊!

        你光给我银子我怎么回去交差?

        沈炼却是一听就明白了。

        他忍不住冷哼道:“还不赶紧拿上银子滚,是不是还想让我将你抓进诏狱好好招待一番啊?”

        这家伙真干的出来。

        现在他没借据了,不占理了,人家真能收拾他!

        严年闻言,连忙拿了银子一溜烟跑了。

        贾仁见状,那是感激涕零道:“多谢大人出手相助,草民拿回货款定双倍奉还。”

        你还拿回货款呢。

        曾淳无奈叹息道:“贾仁,什么叫仙人跳你知道不?

        张三儿是严家的托,顺天府尹孟淮是严家的狗,严年的目的是抢光你的家产并把你女儿抢去给严世藩享用,你没一点后台敢做做官场的折色生意,我真是服了你了。”

        贾仁闻言,不由大惊失色道:“不会吧,顺天府会明抢我的布?”

        唉,正常情况下官府自然不会干这种事情,问题,现在严嵩掌权了,整个大明都要大乱了,抢你一船布算什么。

        曾淳郑重道:“货款你就不要想了,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保住你的女儿吧,你女儿已经被严世藩看上了,一旦你女儿落到那畜生手里那绝对生不如死,那家伙就不是人。”

        贾仁闻言,满脸绝望道:“这世上就没有天理了吗,沈大人,求您为我做主啊!”

        我怎么给你做主?

        沈炼闻言,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曾淳见状,小心的问道:“沈大人,这你家亲戚?”

        什么我家亲戚啊?

        沈炼连连摇头道:“不是,我都不认识他。”

        你们这是唱得哪一出啊?

        曾淳颇有些好奇道:“贾仁,你怎么找上沈大人的?”

        贾仁不假思索道:“沈大人曾任溧阳知县,杖毙当地豪强,是南直隶出了名的青天大老爷啊,草民托人打听了好些天才知道沈大人在京城任职,所以便央人去求沈大人来做主了。”

        沈炼,你是真的猛!

        曾淳想了想,随即问道:“沈大人,你能护他们父女周全吗?”

        沈炼闻言,颇为尴尬道:“这个,我就是个从七品的经历,俸禄勉强就够养活一家人,他们父女跟着我恐怕饭都吃不饱啊。”

        很好。

        曾淳闻言,干脆提议道:“沈大人,要不你带他去我们那里看看,如果你觉得可以,我来养活他们父女。”

        他其实就是为了让沈炼去,贾家父女那倒是其次的。

        沈炼闻言,立马起身道:“好啊,走,我去你们那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