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大明嘉靖第一奸臣在线阅读 - 第十章 玩弄权谋观虎斗

第十章 玩弄权谋观虎斗

        浙江巡抚朱纨饮鸩自尽,首辅夏言因此受牵连而被斩于市,朝野皆知的大贪官严嵩被嘉靖提拔为内阁首辅。

        嘉靖就是要以此告诉朝堂所有官员,是清流还是贪官并不重要,甚至是不是忠良都不重要,在他手底下当官最重要的是听话,不听话就去死!

        这还没完。

        紧接着,徐阶便以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入阁辅政。

        嘉靖这是摆明告诉朝中的清流,徐阶是你们清流中最听话的,朕要扶持徐阶来跟严嵩这个贪官斗,你们想跟严嵩斗的,那都赶紧去依附徐阶。

        这不是开玩笑的,嘉靖就喜欢玩弄权谋,让清流和贪官污吏互斗,他认为这样才能左右朝中的清流和贪官污吏,彰显自己的权威。

        嘉靖中后期,那几乎都是在他挑起的朝堂斗争中度过,从夏言当首辅开始就是如此,当时他提拔严嵩这个朝野皆知的大贪官入阁辅政那就是为了让严嵩带领贪官污吏跟夏言为首的清流斗。

        嘉靖不知道严嵩是大贪官吗,他心里清楚得很!

        严嵩当初为礼部尚书的时候便因严重贪腐被多次弹劾,其中御史叶经弹劾之事最为严重,交城王府辅国将军朱表柙谋袭郡王爵,秦府永寿王庶子朱惟燱与嫡孙朱怀墡争袭,朱表柙和朱惟燱皆重贿嵩,嵩许之。

        这是摆明了的事,嘉靖自然知道朱表柙和朱惟燱都当上了郡王,结果,他不但没有惩处严嵩,还任由严嵩构陷御史叶经,直接给叶经来个个廷杖八十,活活把叶经给杖得伤重不治而亡!

        嘉靖为什么会这样?

        那就是因为严嵩一味的阿谀奉承他,竭力迎合他的喜好,讨他的欢心。

        严嵩最大的优点就是在嘉靖面前很听话,很会听话那种,他已经不不是嘉靖叫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境界了,他很积极主动的那种,嘉靖想干什么他就帮嘉靖干什么。

        当时嘉靖就有点痴迷修炼长生不老之术了,并且有点不理朝政了,那时候很多朝堂官员都是拼命劝谏,死谏的都有,谏死的也有好几个。

        严嵩就很聪明,他不但支持嘉靖修炼长生不老之术,还帮嘉靖收拾了那些反对嘉靖修炼长生不老之术的官员,让嘉靖舒舒服服的修仙。

        这就是严嵩上位的根本原因,也是嘉靖这么宠信严嵩的根本原因。

        嘉靖这么毫无底线的宠信严嵩就是要以此告诉朝堂官员,你们都如同严嵩一般毫无底线的听朕话就对了!

        这点清流自然是看出来了,但是,让他们毫无底线的听嘉靖的话那是不可能的,他们要是真毫无底线的听嘉靖的话那就不是清流了。

        清流就是要自诩清高,清流就是要站在仁义道德的制高点,不分对错,不辨是非,毫无底线的听当皇帝的话,那不开玩笑吗?

        所以,朝中清流的核心人物夏言败给了严嵩,并被恼羞成怒的嘉靖斩于闹市。

        嘉靖就是如此的荒唐。

        当然,如果用奸臣的眼光来看待夏言被斩,这对于曾淳来说是好事。

        因为嘉靖很多臭毛病是改不了的,喜欢玩弄权谋坐山观虎斗这一点尤甚。

        他不会一棒子把朝中清流打死的,他必定会培养一个新的清流核心来跟严嵩这个贪官污吏的核心斗,这样严嵩才会更听他的话。

        清流新的核心就是恩师徐阶啊,这对于曾淳来说自然是好事。

        这会儿对于曾淳来说好事还不止这一桩。

        他卖药的生意也要开张了,而且,这一开张就火得一塌糊涂,北直隶乃至山东、山西、河南等地靠近京城的卫所对新药的需求量都很大,每个卫所那都是五万剂往上!

        这个他其实早有预料,因为新药卖得太便宜了,一文两文一剂,几百剂几千剂那根本就没什么赚头,人家卫所指挥使好歹也是正三品的武职,自然不会为了赚个几百文几千文而费劲去做生意。

        这些人要么就不做,要做那最少就是几万剂,这样才能卖出几十上百两银子来,这样才能有几十两银子的分红。

        话又说回来,人家堂堂正三品的武职会对几十两银子感兴趣吗,不是说“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吗?

        知县那才正七品好不,虽说这年头文官比武将权力大得多,但正三品的卫所指挥使那最少也要几千两几万两的利润才能打动吧?

        这个其实有点夸张了,或者说,这个就不切实际。

        大明王朝两京十三省,光州府加起来将近两百个,县城更是上千,朝堂之上还有督察院六部五寺詹事府等等各大衙门将近二十个,各级官员,不说没品级的小吏,光是有品级的就不下一万。

        如果传说中的一任知县都能贪十万两,平均下来一年就是三四万两,那各级官员每年最少要贪三四亿两,这就是开玩笑了,整个大明的税赋收入才三四百万两,还不够一千多个知县贪的呢,一百个贪腐的知县就能贪光大明一年的税赋,可能吗?

        所以,大明朝堂并非全是贪官,至少不是每个人都如同严嵩严世藩一般,疯狂的贪,一贪就是几万两甚至几十万两,几十两银子对于正三品的卫所指挥使来说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更何况这很有可能是一个月的收入,而且,这生意只要做起来那就是个稳定的财源,一年赚个几百两那都轻轻松松,更为关键的是,这个并不是贪腐所得,私底下做点小生意在当今的大明官场属于正常现象,谁拿这个去告状那都会闹笑话。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做这生意的同时还能顺带拍拍他们顶头上司的马屁,何乐而不为呢?

        这种情况下,但凡有点头脑的卫所指挥使那都会做这生意,而且,一做那最少就是几万剂。

        张元功和李言恭他们一看这求购新药的卫所越来越多,那都兴奋的不行了,这才是京城附近的卫所啊,要是整个大明所有卫所的生意都做起来了,那一年赚个几万两真的不要太轻松啊!

        这天晚上,他们便忍不住拉上徐文璧和郑维忠来找曾淳和李时珍来了。

        众人聚在大堂中,就着油灯清点着这些天京城附近各个卫所求购的新药剂量,那脸上都忍不住露出了喜色。

        李言恭这个愣头青清点了一阵便忍不住问道:“伯忠,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卖药啊?这都不止上百万剂了,算起来也能赚个几百上千两银子了啊。”

        曾淳闻言,琢磨了一阵,这才问道:“北直隶求购新药的卫所有十多个了吧,其他卫所还会不会求购了?”

        这个。

        徐文璧颇有些尴尬道:“其他卫所大概暂时还不会求购新药,因为我们几家原本就是轮流执掌五军都督府的,每处地方都不可能提拔太多的亲信,而且这二十多年新加入了很多家,我们能提拔的亲信就更少了。”

        这又是嘉靖在玩弄权谋,他想让这些公侯勋贵更听他的话就引入新人来跟这些公侯勋贵斗,就好比李言恭家,原本曹国公一系是被削了爵位的,可能李家宣誓向他效忠,他便给曹国公一系续上了临淮侯的爵位。

        不过,这些公侯勋贵不是文官,想让他们发了疯一般相互攀咬那是不可能的,除非,提拔起来的新人本就是疯狗。

        比如,咸宁侯仇鸾,这家伙就是条疯狗,这或许也是嘉靖特别宠信咸宁侯仇鸾的原因,因为咸宁侯仇鸾没有跟这些公侯勋贵打成一片,这家伙没事就跟在嘉靖屁股后面舔,嘉靖让他咬谁他就咬谁。

        曾淳闻言,又细细想了想,随即问道:“你们跟其他掌权的勋贵关系还可以吧,我是说除了咸宁侯仇鸾。”

        徐文璧毫不犹豫的点头道:“这个自然,如若关系不好,免费送他们药他们也不会收的,现在其他卫所之所以没有求购新药其实是因为他们上面的主子没有获得什么利益,我们如果赚的钱多了,能跟其他几家分了,其他卫所自然就会求购新药了。”

        嗯,那就没问题了。

        曾淳微微点头道:“那行,我们明天就开始给北直隶的十几个卫所做新药吧,他们要多少,我们就做多少,谁最先求购的我们就先给谁发货。”

        李言恭闻言,不解道:“伯忠,我们为什么就给北直隶着十几个卫所做新药啊,山东、山西、河南还有十多个卫所也在求购啊,你这是不是银子不够了,不够了你说啊,我们每人再投几十两还是没问题的。”

        张元功闻言,也忍不住跟着点头道:“是啊,原本我们家里都是让我们试试,看看情况再说,现在摆明了能赚大钱了,我们回去要几百两投进来都没问题。”

        你们急什么。

        曾淳微微摇头道:“这个不是钱够不够的问题,我们先把北直隶这十几个卫所给做了,让其他几家看看利润有多大,他们就会找上门来,这样我们的新药才能推得更快。”

        他其实就是想尽快把其他公侯勋贵给拉下水,用利益将能捆绑住的公侯勋贵全捆绑住。

        张元功自然不会想到他脑子里这么多花花肠子,这家伙还一个劲的点头道:“嗯,大家一起做就更好了,这样我们心里就更踏实了。”

        曾淳闻言,当即就拿出那十两黄金来,放桌上,郑重道:“这个就算我投的吧,你们谁家有熟人就拿去给我兑换成银子,这个应该能兑换一百二十两以上吧,做北直隶这十几个卫所的新药应该是足够了。”

        徐文璧那是毫不犹豫的拿起来,解释道:“这个如果去外面找出价最高的,那能换到一百四十多两银子,不过,那样太耽误时间了,我现在就拿回去给你换成一百四十两银子吧。”

        说罢,他便把两个金元宝往怀里一踹,起身疾步往外走去。

        曾淳看着他那匆匆而去的背影,心中不由暗自得意。

        看样子这些公侯勋贵还是想赚钱的,人家只是找不到既不违反大明律例又能赚大钱的法子而已,现在他给人家找到了,其他公侯勋贵应该也快上钩了。

        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其他公侯勋贵还没上钩呢,麻烦却是要找上门来了。

        这个时候,皇城东边,东单牌楼附近的严府之中,一个到处镶嵌着金银珠宝的硕大殿堂之内,两个公子哥儿正在中间层层叠叠的金沙帐中说悄悄话呢。

        其中一个正是唐汝楫,而另外一个则是浑身肥白,独眼肥脸的严世藩。

        正史记载,唐汝楫和王材都是严世藩的挚爱,当然,正戏里面是没有这些的。

        这个时候,严世藩已然是浑身臭汗,唐汝辑却还是毫不在意的黏在他的肩头,撒娇道:“东楼,你说的考题呢,尽快给我弄来啊,我都在国子监里读了七年多了,读得我都快吐了。”

        他们两的感情那是真的,因为他们很早很早以前就认识了,而且那时候他们门当户对,两个人的老爹那都是六部尚书,关系也不是一般的好,他们也有共同的爱好,共同的话题,所以很快就腻歪到了一起。

        严世藩之所以想办法帮唐汝楫弄考题,或许是为了弥补自己没有考上进士的遗憾,或许是为了让唐汝楫混个翰林出身,然后入阁当首辅,接他爹的班,让严家和唐家能继续掌控朝堂大权。

        总之,他是真心的,他是真的想将唐汝楫捧上去。

        这六七年了都没搞到考题,他着实有点过意不去。

        他连忙柔声安慰道:“小渔,你别急嘛,前两次考题的确不大好搞,这次肯定是没问题了,对了,你说那曾淳是徐阶的门生是吧?”

        唐汝楫不假思索道:“是啊,国子监里的学官对这家伙都好得很。”

        严世藩那独眼微微一眯,阴阴的道:“明天你去给仇雄出个主意,让他在他爹边军亲信里面挑选六个高手,然后把曾淳那伙人堵外面揍一顿。”

        唐汝楫闻言,不由吃惊道:“这样不好吧,徐家、张家、李家和郑家那几个小兔崽子跟曾淳在一起呢,如果仇雄把那几个小兔崽子给揍了,那不是会引起轩然大波吗?”

        你怎么这么笨呢?

        嘉靖就是喜欢看我们斗,我们不给他斗点趣就没意思了。

        严世藩微微笑道:“你放心,没事的,仇鸾这会儿正受宠呢,徐家、张家、李家和郑家那都是孬种,就算仇雄把那几个小兔崽子给揍了,那几家也不敢吭气的。”

        唐汝楫想了想,这才恍然道:“你的意思是要挑起仇鸾跟曾家和那几家的恶斗?”

        你是真的笨啊,这才想起来。

        严世藩颇为宠溺的教导道:“是啊,仇鸾这家伙是条养不熟的疯狗,他得宠之后肯定是要咬人的,圣上也希望他到处乱咬,让他去跟曾家和那几家咬吧,这家伙若是没事干,怕是会反过来咬我们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