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大明嘉靖第一奸臣在线阅读 - 第七章 太子猝死神医难

第七章 太子猝死神医难

        曾淳为什么这么自信能请得动太医院院判李时珍呢?

        原因很简单,宫里要出大事了,嘉靖二十八年三月十五日太子朱载壡行冠礼,十六日加冠,十七日突患疾,未几,病卒!

        这件事对大明朝堂的影响很大,嘉靖从此听了陶仲文“二龙不能相见”之说,不敢立太子,不敢见裕王和景王,使得拥立裕王的徐阶和拥立景王的严嵩明争暗斗十多年。

        这件事对大明朝堂的影响暂且不说,太子朱载壡病卒对太医院的影响可想而知,太子都病死了,太医院的院判还想好过?

        御医估计都砍了好几个!

        历史上关于李时珍入太医院的是那是语焉不详,到底什么时候进太医院的,又在太医院待了多久,为什么放着正六品的太医院院判不做,跑回老家去,这些都没个定论。

        为什么?

        曾淳估摸着,原因就是太子朱载壡这件事,李时珍肯定是被牵连了。

        因为这会儿李时珍就是太医院院判,而明年就是嘉靖二十八年。

        他之所以有这自信能说服李时珍跟他干,也就是这个原因。

        问题,他哪里来的时间去说服李时珍跟他干呢,就算他有时间李时珍也得有时间才行啊。

        这个时间自然是有的,大明的官员那也不可能一年忙到头不休息一天,每个月逢十又或者重大的节气,官员还是会放假的,国子监的监生同样如此。

        曾淳就等着逢十放假这一天呢。

        这一天他还是早早便爬起来了,曾铣也是,服侍嘉靖修炼那可不能休息。

        曾淳也没解释为什么要这么早爬起来,他匆匆喝了碗稀饭,便打马直奔定国公府而去。

        定国公府也在城北,不过不是在安定门大街,而是在德胜门大街。

        德胜门大街最靠近皇城的第一个路口右拐便是定府大街,定府大街的意思就是定国公府大街,整条街大半都是定国公府的!

        曾淳还没进过定国公府呢,他也不知道上哪儿找徐文璧他们去,还好,这四个家伙也早早爬起来聚在定国公府大门外的广场上了,而且他们也是一人一匹马,没带一个随从也没带一个侍卫。

        李言恭见他来了,便忍不住欢喜道:“伯忠,合该我们发大财啊,他今天正好没在宫中值守。”

        你小子,说话能不能注意点?

        徐文璧没好气道:“言恭,发什么财呢?以后这种话不要在外面乱说。”

        李言恭连忙捂住自己的嘴。

        曾淳见状,不由暗自点了点头。

        这些能延续下来的公侯勋贵那都谨慎得很,欺君就需要这种谨慎小心的。

        他假装毫不在意道:“怎么样,你们能找到他住处不,这块我可不熟。”

        徐文璧立马挥手道:“这个自然,这一块我从小玩到大,简直不要太熟,你们跟我来就对了。”

        说罢,他直接打马往南面的小巷中奔去。

        李时珍在京城的家其实就在皇城西安门外,而且正好还在北面这一块,离定国公府近得很。

        不一会儿,他们便来到了一座大致一亩大小的院子外面。

        这院子就没围墙,三面都是房舍,就正面两扇老旧的大木门,这会儿木门还是敞开着的,里面竟然还有郎朗的读书声。

        他们这一行五个打马过来早就把里面人惊动了,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美妇疾步走出来一看,不由吃惊道:“几位公子这是?”

        曾淳连忙翻身下马拱手道:“我们来找院判李大人的。”

        这个。

        中年美妇都愣住了,因为他们家院子太小根本挤不进五匹骏马啊。

        徐文璧简直,直接翻身下马,把缰绳往李言恭手里一丢,吩咐道:“言恭,维忠,你们在外面看着马。”

        李言恭和郑维忠都忍不住撇了撇嘴,没办法,他们是侯爵世子,总不能让公爵世子在外面看着马。

        中年美妇见状,这才反应过来,连连抬手道:“几位公子里面请。”

        说罢,她疾步走进去,大呼道:“相公,相公,有客人来了。”

        这时候,一个清瘦的中年人疾步从堂屋中走出来,拱手客气道:“敢问几位是?”

        李时珍那着实消瘦得很,脸色还有些苍白,不过双目却是炯炯有神,一看就是那种做事相当专注的人。

        曾淳连忙拱手道:“李大人,学生曾淳,家父内廷礼部侍郎。”

        徐文璧等也连忙拱手道:“李大人,学生徐文璧,家父定国公,学生张元功,家父英国公。”

        我的天,这几个公子哥儿身份也太吓人了。

        李时珍连忙拱手回礼道:“几位公子,不知有何贵干?”

        他以为人家是请他去看病的。

        曾淳却是满脸郑重的拱手道:“李大人,学生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文壁、元功麻烦你们在外面看着,不要让任何人靠近。”

        这是干嘛呢?

        他这么一说,不但李时珍夫妇愣住了,徐文璧和张元功也愣住了。

        李时珍愣了一愣,这才连忙抬手道:“里面请,里面请。”

        结果,他们一走进书房,里面还有个十二三岁的小家伙在读书。

        曾淳只能站那使眼色了。

        李时珍立马挥手道:“建中,你去叫建元他们起床。”

        李建中闻言,立马放下书一溜烟跑了出去。

        曾淳见状,这才低声道:“李大人,你可知大祸将至?”

        啊?

        李时珍不由吃惊道:“曾公子,此话何意?”

        曾淳也不啰嗦,直接就凑过去,附耳低声道:“神仙托梦,太子明年行冠礼之后将猝死,无药可医。”

        这!

        如果真是这样,那得多少御医人头落地啊?

        当今圣上有多看重太子他可是知道的。

        他如果正好那天值守,估计也得陪葬!

        不过,神仙托梦这种鬼话也就嘉靖会轻易相信,李时珍还没嘉靖那么容易上当。

        他想了想,干脆问道:“曾公子,你觉得这事可能吗?”

        曾淳郑重道:“我觉得十有八九,不过,你就算知道了也不要跟任何人说,这种事说出去是要闯大祸的。”

        开玩笑,这种事当然不能跟任何人说,一旦说了,那可就麻烦大了,太子如果真出事了,太医院的人为了保命肯定会把他供出来。

        到时候是什么结果可想而知,你早就知道太子要死了,你不想办法治,你想办法跑?

        朕让你跑,朕把你全家抓回来陪葬!

        李时珍闻言,满脸凝重的想了想,随即缓缓点头道:“这种事我自然不会跟别人说,曾公子,那你觉得我应该如何是好?”

        这位曾公子的爹好像还有点道行,要不然就不可能出任内廷礼部侍郎了。

        太子的事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如果太子真的突然间暴毙,到时候想跑就迟了。

        曾淳一看人家这表情就知道,差不多了。

        他又假装神叨叨的掐算了一阵,随即郑重道:“你请辞著书,必将流芳后世。”

        这么神!

        他的确有著书的想法,不过,这个时候也就是个想法而已,他还没开始著书呢。

        人家竟然知道他想著书的事情,还知道他会因此流芳后世,那神仙托梦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李时珍又皱眉沉思了一阵,还是微微叹息道:“曾公子,我这拖家带口的,如果辞了官,那恐怕饭都没得吃啊。”

        这个我当然知道。

        李时珍缺钱,因为正六品的院判一个月俸禄也才十石,折色下来有七八两就不错了,而他足有四个儿子,而且还都快成半大小子了。

        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啊。

        至于辞官行医,那还不如当正六品的院判呢,铃医一个月能赚五六两银子就了不得了。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李时珍都把《本草纲目》写出来了,也没钱出书,后面好像还是他孙子娶了安东郡王的女儿,家里有钱了,这书才刊印出来。

        曾淳自然知道李时珍这会儿有多需要钱,正是因为人家需要钱才会跟着他赚钱。

        他还是满脸郑重道:“李大人,我都跟外面四个公侯世子商量好了,联手出资,请你制药赚钱。”

        还有这种事?

        李时珍颇有些好奇道:“曾公子,制药赚钱是何意?”

        曾淳细细解释道:“这个很简单,我们把常用的药做成药丸、药片又或者冲剂,让人买了就能吃,吃了病就能好,你觉得这个赚不赚钱?”

        李时珍闻言,微微点头道:“这个的确赚钱,但是,绝大部分的药煎好之后都得在一两天内服用,不然就坏了,吃了不但不能治病,还有可能出人命啊,现在也就类似六味地黄丸这种药丸才能保存的久一点而已,其他药根本不行。”

        果然是大行家,一下就想到了关键所在。

        曾淳微微点头道:“李大人说的极是,如果我们用正常的法子直接把药煎成汤汁拿去卖,那的确不行,不过,我们可以用其他的法子来让药效保持得久一点。

        比如,将药汁冷却之后加入玉米淀粉中搅拌均匀,晒干了磨成粉再压成小圆片,又比如,用蜜蜡或者焦糖密封药丸,再比如,将药熬成汤,加入蔗糖,熬成糊,再晒干,磨成盐一样的颗粒等等。

        这些办法多得是,不过,具体那种药剂用那种方法来制成药片、药丸或者冲剂,这个就要看医理药性了,这个我不大懂,李大人应该很懂吧?”

        李时珍缓缓点头道:“你说的法子其实已经有很多人试过了,但是,没人能成功,我也细细想过,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老百姓生病了并不知道自己得的什么病,也不知道吃什么药管用,所以,就算我们能把成药做出来,人家也不知道买什么药好啊。”

        这个简单。

        曾淳还是不加思索道:“我们卖药是要用纸袋子装着的,我们把各种药适用的症状乃至服用的剂量直接印纸袋子上就行了,老百姓虽然大多不识字,但识字的也不少,只要用的人多了,什么药能治什么病自然也就传开了。”

        这话倒也有道理。

        李时珍还是有些皱眉道:“问题,怎么让很多人用呢,我们总不能强迫别人买我们的药吧?”

        这个更简单。

        曾淳抬手道:“外面四位公侯世子家里都管着五军都督府呢,你只要把药做出来,他们马上就能让大明所有都司卫所都拿去用,不过,这第一批我们得送给人家用,人家只有觉得这药有用才会买我们的药,是吧?”

        我的天,送给人家用?

        李时珍不由吃惊道:“那我们得买多少钱药才够送给他们用的,都司卫所屯卫少说也有两百多万吧,加上屯卫的家人,那最少是上千万啊!”

        曾淳微微摇头道:“我们又不是给每个人都送,我们只需给每个卫所送上几十剂常用药就差不多了,他们如果能及时拿去治病,那估计几天时间就用完了,到时候效果很快就出来了,我们就可以卖药赚钱了。”

        李时珍闻言,琢磨道:“每个卫所几十剂,那最少也得几千上万剂啊,那得多少银子?”

        曾淳细细解释道:“这个我们可以做便宜点的吗,比如板蓝根,这个好像治喉咙痛有奇效吧,一斤板蓝根多少钱,一两银子能买多少斤,一两银子买来的板蓝根加点糖,做成一千份冲剂应该不成问题吧?”

        这举个实例就明白了。

        李时珍闻言,不由惊喜道:“曾公子,没想到你也精通医理药性,这个板蓝根做冲剂的确不错,板蓝根很便宜,一两银子买来的板蓝根估计做一万份冲剂都不成问题,不过,因肺胃热盛所致的咽喉肿痛一般一两天是好不了的,最少得吃三天,服用六包以上才行。”

        曾淳连连点头道:“这就对了嘛,十包成本才一文钱,我们一包就卖一文钱,不过分吧,这个多来点,最少给每个都司卫所都来上五十包。”

        这个的确便宜,就算有四百个都司卫所,每个都司卫所五十包也就两万包,成本最多三四两银子。

        但如果按卖出去的价计算,这就是二十两银子,如果每个都司卫所买五百包,那就是两百两银子,而成本最多三四十两,好高的利润啊!

        一个卫所能买五百包吗?

        如果按在编屯卫计算,一个卫所就是五千六百屯卫啊,再加上屯卫的家人,那少说也又两万啊,五百包还不够一百个人治喉咙痛的呢,两万人里面一百个人喉咙痛那不正常吗,一个月估计都不止这个数!

        李时珍闻言,又细细想了想,随即果断点头道:“好,我明天就去辞官!”

        曾淳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带着他走到外面,指着拥挤不堪的小院道:“李大人,这院子是你租的吧?”

        李时珍连连点头道:“是啊,我那点俸禄养四个半大小子都有点不够呢。”

        曾淳又问道:“文壁,你那四叔祖的大院让李大人一家住进去没问题吧?”

        徐文璧闻言,不由吃惊道:“伯忠,你意思李大人同意辞呈跟我们干了?”

        那当然,太子即将猝死,无药可医,谁还敢待太医院里?

        这一天,李时珍便就着定国公府的马车把家给搬了,第二天他便跑去辞呈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