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大明嘉靖第一奸臣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嘉靖的荒诞不经

第二章 嘉靖的荒诞不经

        大明的三法司会审那一般都是出现了重大疑案,当朝皇帝命督察院、刑部和大理寺联合审问,然后再将审问出来的供词交给当朝皇帝来定夺。

        这原本是为了尽量避免产生冤假错案,但是,到了大明嘉靖朝,三法司会审却成了专门制造冤假错案的地方。

        第二天一大早辰时许,曾铣和曾淳父子便带着手镣脚铐被几个狱卒架着拖进督察院大堂之中,直接丢在冰冷的地上,三个身着大红官袍的朝堂大员则成品字型高坐于暖阁之上,冷冷的盯着他们。

        这本不合规矩,因为曾铣是正三品的兵部侍郎,而且尚未定罪,按律是不用带手镣脚铐的,而且应该是坐着接受审问。

        但是,主审的督察院左都御史屠侨是严嵩的知交好友,陪审的刑部尚书欧阳必进是严嵩的小舅子,还有一个大理寺卿鄢懋卿那是严嵩的老乡,严党要员,这三个家伙自然不会对曾铣讲客气。

        曾铣原本也被这三个家伙逼的没办法,只能跪着接受审问,今天他却是老神在在的盘坐在地上,直接闭上眼睛修炼起来,曾淳也如同吃错药了一般,直挺挺的站了起来,一点下跪的意思都没有。

        堂上官职最低的大理寺卿鄢懋卿见状,不由拿起惊堂木用力一拍,厉声道:“大胆,公堂之上竟然敢如此倨傲,还不跪下受审!”

        曾铣压根就没睁开眼睛搭理他,曾淳则是不卑不亢道:“按《大明律》,三品以上官员,未定罪革职者,接受审问得看座,你们蔑视《大明律》是吧,还不把座椅送过来?”

        这对父子吃错药了?

        鄢懋卿闻言,不由一愣,蔑视《大明律》?

        这锅可背不得!

        他想了想,干脆看向左边的欧阳必进。

        欧阳必进这个人其实没严嵩那么坏,但是,他也没办法,严嵩是他亲姐夫,他得帮。

        这时候曾铣父子跪与不跪其实没多大关系,关键是招与不招。

        他干脆问道:“曾铣、曾淳,你们招是不招。”

        没想到,曾淳竟然无奈的叹息道:“唉,既然你们这么想知道我结交的近侍是谁,我就告诉你们吧,我跟宫里的黄公公是知交,关系好得很。”

        这小子竟然真的招了!

        欧阳必进不由惊喜道:“你说的哪个黄公公?”

        曾淳不假思索道:“黄锦黄公公啊,宫里还有其他黄公公吗?我就认识这一个。”

        那正刷刷记录口供的督察院经历连忙停下笔看向左都御史屠侨。

        这供词可是要交给圣上过目的,这小子好像就是在胡乱攀咬,这黄公公的名字一旦记上去那可就麻烦了。

        屠侨见状,立马威严道:“曾淳,你以为胡乱攀咬就能脱罪吗?”

        曾淳莫名其妙道:“你们逮着我严刑逼供了这么多天,不就是想知道我结交的近侍是谁吗,现在我招了,你又说我胡乱攀咬,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他又看向那提笔呆坐的经历,突然间厉声道:“你怎么不记啊,你也想欺君罔上是吧?”

        那经历闻言,吓得不由脸色一变。

        你别拿这屎盆子乱扣啊!

        他只能满脸为难的看向屠侨。

        屠侨见状,不由冷哼道:“曾淳,你既然提到《大明律》,那我就跟你说《大明律》,你说胡乱攀咬诬陷按《大明律》该当何罪啊?”

        你还想吓唬我?

        曾淳不慌不忙道:“屠大人,按《大明律》嫌犯招供疑似同伙,你们应该把嫌犯招供的同伙抓来一起审问吧,你问都不问就说我胡乱攀咬,你们这是不把《大明律》当回事是吗?”

        这小子今天怎么到处乱扣屎盆子?

        屠侨闻言,皱眉沉思了一阵,还是朗声道:“来人,速速去请黄锦黄公公。”

        如果是私底下审问,他自然不会照曾淳说的去办。

        问题,这是督察院大堂,而且还有很多衙役和狱卒在场,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些衙役和狱卒里面有没有东厂和锦衣卫的探子。

        曾淳都把欺君罔上和不把《大明律》当回事这样的屎盆子给扣下来了,他要真不当回事,万一传到圣上耳朵里那可就麻烦大了。

        他们还不能只手遮天呢,他们如果真能只手遮天,他直接命人写两份供词逮着曾铣和曾淳父子按个手印就能拖出去砍了,那还审什么审?

        当今圣上可是最忌讳朝堂官员欺君罔上,无法无天。

        他还真不能上了这小子的套。

        反正黄锦黄公公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从不恃宠而骄,请人家过来也没什么,而且他可以肯定,这小子是在胡乱攀咬。

        这小子若是真的攀附了黄锦黄公公,那根本就不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

        黄锦黄公公只要肯在圣上面前求个情,哪怕这小子真犯了事那也早就没事了,还等现在?

        屠侨的想法很简单,他就命人把黄锦请过来,让黄锦知道这小子胡乱攀咬人家。

        这样一来,只要黄锦暗怒之下在圣上耳边吹吹风,这对父子就死定了,他们也不用费这么大劲来逼供了。

        曾淳的想法那就比较的复杂了,他原本还以为要费很大的劲才能逼得这帮家伙去请黄锦来呢,没想到,这才几句话工夫人家就真派人去请了。

        那么黄锦会来吗?

        黄锦还真来了,而且来得很快。

        他当然知道曾铣一案的重要性,这可是关系到一个首辅的生死,他早就看出来了,圣上已经动了杀心了,曾铣一案如果坐实,首辅夏言必被斩!

        这种大事他可不想不明不白的牵扯进去。

        他匆匆走进督察院大堂,客客气气的对着三位朝堂大员拱了拱手,随即便满脸好奇道:“你就是曾淳吧,你说你跟我是知交?我怎么不知道?”

        曾淳连连拱手道:“黄公公,抱歉,昨晚神仙托梦给家父,是关于圣上的,家父怕神仙这梦白白托付了,所以才出此下策请黄公公过来。”

        这种鬼话,人家能信?

        还别说,黄锦还不敢不信,因为嘉靖特信这个。

        嘉靖信的,他不敢不信。

        他连忙满脸郑重道:“曾大人,神仙托的是什么梦,你细细给我说说,我立刻去上禀万岁爷。”

        曾铣亦是满脸郑重道:“黄公公,在说这个梦之前下官必须先把有些事情说清楚,不然,神仙这梦可能真的白白托付了。”

        黄锦愣了一下,还是微微点头道:“你说。”

        曾铣细细的解释道:“黄公公,请转奏圣上,微臣升迁巡按、巡抚和总督之时吏部尚书是唐龙唐大人,吏部文选司郎中是刘伯达刘大人,微臣没有攀附首辅夏大人。”

        唐龙和刘伯跃都是严嵩的人啊!

        这个属实荒唐,明明是严嵩的人把曾铣提拔上来的,严嵩却诬蔑曾铣攀附首辅夏言!

        黄锦闻言,愣了一下,这才郑重点头道:“好,这个我会转奏圣上,现在你给我细细说说神仙托的是什么梦吧。”

        曾铣立马神叨叨的道:“神仙托梦,梦中下官与邵元节邵真人和陶仲文陶真人在宫中坐而论道,神仙之意,下官不适宜管凡俗之事,应入内廷为圣上打理修炼杂务,另外下官还在梦中得青词一副,寓意相当之祥瑞。”

        还有青词?

        万岁爷最喜欢这个了!

        黄锦连忙追问道:“什么青词?”

        曾铣却是郑重道:“这青词有点长,下官得写下来才行。”

        黄锦连忙拱手道:“屠大人,请借笔墨纸砚一用。”

        屠侨这会儿都有点懵了,他着实没想到,曾铣和曾淳父子会玩这一手。

        这种事他还真不敢阻挠,因为严嵩就是用装神弄鬼这一手糊弄当今圣上,谣传陕西澄城山崩,疑为上天示警,这才把夏言拉下马的,当今圣上就信这个,他若是阻挠,那就是找死。

        他连忙抬手道:“快点,连条桌给曾大人送过去。”

        那记录供词的经历连忙端起小条桌小心的送曾铣跟前。

        曾铣却是抬起双手道:“黄公公,按《大明律》下官尚未定罪,是不用上手镣脚铐的,而且,这是呈与圣上的青词,下官带着这手镣恐怕写得不好,冒犯了圣上。”

        黄锦闻言,直接问道:“屠大人,《大明律》是这么说的吗?”

        屠侨连忙抬手道:“快点,给曾大人把手镣脚铐给去了。”

        几个狱卒闻言,连忙照办。

        曾铣这才揉了揉手腕,随即取了张白纸,提笔疾书起来。

        洛水玄龟初献瑞,阴数九,阳数九,九九八十一数,数通乎道,道合原始天尊,一诚有感。

        岐山丹凤双呈祥,雄鸣六,雌鸣六,六六三十六声,声闻于天,天生嘉靖皇帝,万寿无疆。

        这青词,简直绝了!

        屠侨、欧阳必进和鄢懋卿一看这青词,脸色都变了。

        黄锦这文采不怎么好的一看这青词那都满脸震惊之色。

        这可是天大的祥瑞啊,万岁爷看了不知道多开心呢。

        他如获至宝般拿起写好的青词,轻轻吹干了墨迹,这才郑重道:“屠大人,我这就去上禀万岁爷,曾大人这案子你看能不能先停一下?”

        这曾铣不要个逼脸了,竟然这么拍圣上马屁!

        问题,当今圣上还就喜欢这个。

        这一下,这个无耻之徒恐怕要成为当今圣上的宠臣了!

        其实,朝中的贪官污吏大多知道这么一条成为宠臣的捷径,但是却没人想去内廷任职,因为进入内廷任职就跟自阉入宫当太监差不多。

        所谓的内廷也就是陪着嘉靖修炼的那帮方士组成的小朝廷,那帮家伙一个个官职都高得吓人,如邵元节、段大用、胡大顺之流,压根就没有任何功名,连秀才都不是,那一个个却不是礼部尚书,便是礼部侍郎,嘉靖对他们那也是宠信得很。

        不过,内廷官员并没有任何实权,而且天天都得斋戒沐浴陪着嘉靖修炼,就跟进宫当太监差不多,唯一的好处那也就是能骗嘉靖一点赏赐。

        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当内廷官员风险很大,伴君如伴虎啊。

        嘉靖脾气可不好,他一旦发现内廷官员在忽悠他,那直接就是咔嚓一刀,当初相当受宠的内廷礼部侍郎段大用就因为炼出来的丹药没吹嘘出来的效果而被拖出去砍了。

        这内廷官员受宠归受宠,但没有任何实权,还不能干预朝政,而且还相当的危险,就为了骗一点点赏赐冒险跑去当太监般的内廷官员,贪官污吏肯定是不愿意去的,他们在外廷随便贪点都比内廷官员那点赏赐强十倍百倍。

        所以,贪官污吏就算知道这条捷径也没有人愿意去内廷升官发财,朝中清流就更不用说了,他们是最好面子的,让他们自阉进宫般去丢那人,还不如杀了他们。

        曾铣为了活命竟然不要个逼脸使出这一招来,着实相当的可怕。

        屠侨那都吓得如同鹌鹑般点头道:“好好好,黄公公,下官就在这等着圣上的旨意。”

        嘉靖真的会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神仙托梦和一副青词而饶了曾铣甚至调曾铣去内廷任职吗?

        皇城西苑,万寿宫中,嘉靖正穿着道袍盘坐在大殿里修炼呢。

        他这会儿已经不怎么管朝政了,因为他想长生不老,他想当万寿帝君。

        至于朝中的凡尘俗事,他都懒得管了,谁最听话,他就交给谁来管,原本夏言还算是比较听话的,这会儿却不听话了,所以,他准备交给更听话的严嵩来管。

        夏言这家伙敢不听话,那就去死,这叫杀鸡儆猴,以后看谁还敢不听话,如果不听话,首辅朕都杀!

        他原本以为严嵩会将这事给办妥呢,不曾想,黄锦竟然轻手轻脚走进来,小心的道:“万岁爷,曾铣曾大人说神仙托梦给他了。”

        曾铣!

        这不是牵连夏言的关键人物吗?

        神仙托梦!

        难道这人不能杀?

        别人或许不信神仙托梦,他却是信的,因为他就在修仙呢,他都不信神仙,那还修什么仙?

        嘉靖缓缓睁开眼睛,郑重道:“神仙托的什么梦?”

        黄锦连忙将曾铣说过的话细细复述了一遍,随即将青词双手奉上。

        嘉靖看到黄锦呈上来的青词,心里着实是高兴的不行了,这青词的确写得好,而且寓意相当的祥瑞。

        不过,这家伙喜欢装深沉,玩权谋,所以,表面上他并没有露出任何喜色。

        他还假装沉思了一阵,这才抬手道:“传邵真人。”

        嘉靖本来是很精明一个人,想让他上当,那是真不容易,但是,他就这个缺点,痴迷修仙,与神仙相关的东西,他很容易上当!

        严嵩玩了一手什么陕西澄城山崩疑似上天示警他都能信,更何况是这个。

        俗话说的好,坏的不灵好的灵,他自然希望这神仙托梦是真的,因为这曾铣梦里得来的青词寓意他万寿无疆啊,万寿无疆那不就是成仙有望!

        这神仙托梦是不是真的其实很好验证,因为曾铣说到神仙托的梦里有邵元节和陶仲文,邵元节是他请来教授修道的真人,他自然熟得很,但陶仲文此人他还未曾听说过。

        曾铣在梦里和邵元节、陶仲文坐而论道,那邵元节应该是认识陶仲文的,叫过来问问就清楚了。

        邵元节也在万寿宫修炼,那自然是随传随到。

        嘉靖对邵元节还是相当宠信的,他客客气气的让邵元节在身旁的蒲团上盘坐下来之后,这才郑重道:“邵真人,你可认识陶仲文陶真人。”

        邵元节闻言,不由满脸震惊道:“圣上,您从何处听闻的陶仲文陶真人?陶真人乃是一位道行相当高深的道友,微臣正准备举荐给圣上呢。”

        看样子这神仙托梦的确是真的!

        陶仲文陶真人他都不知道,而且邵元节邵真人还未曾向他举荐呢,曾铣如何能知道陶仲文陶真人会进宫?

        嘉靖闻言,那都忍不住惊喜道:“黄伴,快,去宣曾铣父子进宫。”

        至于什么利用曾铣弄死夏言,神仙都托梦了,自然不能这么干了。

        曾铣是不是忠臣不重要,神仙专门托梦不让他杀这才是最重要的,此人绝对不能杀!

        嘉靖还就是如此荒诞不经,是非对错皆不管,忠奸善恶都不辨,朝堂大事当儿戏,对修仙却是相当的痴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