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 - 都市言情 - 林阳作品在线阅读 - 第207章 意外

第207章 意外

        飞机上,江炎坐在位置上闭目养神。

        旁边的上官颜瞥了他一眼,满脸无趣地掏出了手机,嘴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起话。

        “听着,我先带你去上官家,然后再由我们上官家的人联系江家,把你交过去!”

        “等到了我家,不要说话,老实一点,不要给我们惹麻烦,知道吗?”

        “还有,一些不该去的地方不要去,老老实实在你位置上待着,如果敢擅闯其他地方,一切后果你自己承担!”

        江炎闻声,缓缓打开了眼。

        “我想见见干娘,可以吗?”

        上官颜柳眉顿蹙:“我方才的话,你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见我娘?门都没有,你老老实实听我安排就是!”

        “我之所以愿意跟你来,也是想看看干娘情况如何!”

        江炎摇头。

        上官颜顿时恼了,一把揪住江炎的衣领,压低嗓音道:“姓江的!你得摆清楚你的身份!你以为你还是江家少爷?你只是个弃少!被人遗弃的玩意儿!”

        “别以为你在燕城取得了成就,就能趾高气扬,我告诉你,你那点成就在我们眼里什么都不是!在大都这种地方,更是不值一提!明白吗?”

        上官颜冷冽的声音好是尖锐。

        若是一般人,只怕早就恼了。

        但江炎无动于衷。

        这是大都来的小姐,若非江炎对她有用,她怕是正眼都不会瞧江炎一眼。

        “哼,没点自知之明!”

        上官颜再是骂了一句,随后起身,准备去上厕所。

        江炎懒得还嘴,继续闭目。

        不是他大度,而是这女人是恩人更是义母的女儿,他不想计较而已。

        父母出事后,江炎在这个世界上被视作至亲的人不多。

        这位干娘,就是其中之一。

        上官颜在厕所补了个妆,漫不经心地走来。

        可就在她刚要到座位上时,一名老人突然起身走出位置,好巧不巧的撞在上官颜身上。

        上官颜倒未在意,冲撞力度也不大。

        但老人却是慢慢的坐了下去,捂着胸膛大口大口的喘息。

        上官颜怔住了。

        “爷爷,你没事吧?爷爷!”

        旁边的年轻男子连忙扶着老人喊道。

        “来人!来人!出事了!出事了!”

        “医生!医生在哪?”

        四周座位上的人纷纷呼喊。

        空乘人员急忙跑来,为老人做着简单的处理。

        但老人仿佛一口气顺不上来,情况不仅没有半点好转,反倒是整张脸都陷入了青紫色,脉搏已经十分微弱。

        再这样下去,怕不是要嗝屁。

        “怎...怎会这样?”

        上官颜傻眼了。

        “是你把我爷爷害成这样的?”

        青年震怒,瞪着上官颜低吼。

        “我...我不是故意的!再说,是你爷爷撞得我!怎么能赖我?”

        上官颜惊慌失措,连忙解释。

        “少废话!我告诉你!要是我爷爷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要你陪葬!”

        男子咆哮道。

        上官颜一愣,很快冷静下来,哼道:“好大的口气!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大都上官世家的人!你敢动我试试?”

        “我以为是如何厉害的人呢!没想到是大都末流世家的人!区区上官世家,以为我奈何不了?”

        青年冷哼:“你信不信我今晚就让你们上官世家消失?”

        这话落地,上官颜有些拿捏不定了。

        从青年的举措来看,他明显是知道上官世家的。

        但他却表现的如此从容,根本不惧上官世家!

        难道说这青年的背景更恐怖?

        “这位先生,请不要着急,先救病人!”

        一名空姐连忙劝慰,随后大声喊道:“医生!请问哪位是医生?”

        机长也放起了广播。

        很快,一名戴着眼镜穿着白衬衫约莫五十余岁的男子快步走来。

        “大家让让,我是医生!”

        男子喊道,立刻蹲伏在老人身旁做着检查。

        青年也懒得跟上官颜闹,目光灼灼的顶住那中年男子。

        “这位医生好面熟啊!”

        “嘶!我想起来了,这位好像是大都市医院的邓主任!”

        “你是说内科的邓主任?”

        “对,就是他!”

        “哇!这位老人家好走运,居然碰上邓主任!”

        “邓主任可是号称神医啊!”

        四周的乘客们无不惊叹。

        青年紧张的神色松了不少。

        上官颜心头亦是一喜。

        只要老人相安无事,那她也能逃过一劫了。

        检查一番,邓主任的脸色突然绷紧,神情十分的不自然。

        “邓主任,我爷爷情况如何?”

        青年连忙询问。

        邓主任踟蹰了下,摇了摇头。

        “恐怕....我无能为力....”

        “什么?”

        青年傻眼了。

        这时,老人已经没了动静,仿佛死去一般,嘴巴长大,浑身纹丝未动。

        机舱内寂静无声...

        “爷爷!”

        青年歇斯底里的呼喊。

        “这位先生,你爷爷患的是罕见的‘阙罗病’,这是上过战场的人才会患的病症,这种病很棘手,目前几乎没有什么有效的治疗方案!”

        邓主任叹息道。

        青年虎目发红,拳头死死攥着。

        “爷爷年轻时就患有此病,每次发作,如窒息般痛苦,以前都能挺过去,却不曾想,这一回,他....”

        说到这,青年已经开始哽咽。

        “这种病目前只能硬抗,但你爷爷年纪大了,身体一年不如一年,终会有扛不住的时候,你要节哀!”

        邓主任安慰道。

        青年脸色冰冷,却并未罢休,而是猛地抬头瞪向上官颜。

        “若非这个女人撞着我爷爷,我爷爷岂会发病?说到底!就是你的错!”

        “我?”

        上官颜懵了,随后急道:“你可不要冤枉好人!是你爷爷自己撞上来的!”

        “少废话!你是上官家的人对吧?我爷爷既已无救,我就要你上官家的人陪葬!”

        青年吼道。

        上官颜面色煞白,已然不知所措。

        她知道,这回闯大祸了!

        “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上官颜冷汗涔涔,六神无主。

        但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来。

        “让我给这位老人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