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 - 都市言情 - 林阳作品在线阅读 - 第106章 车祸

第106章 车祸

        白霜雪急忙冲进去,检查几个重要的抽屉,片刻后,她的小脸十分难看。

        “1号文件袋...不见了!”

        “很重要吗?”

        “没有这东西,剩下的两个项目根本无法完成!”

        白霜雪紧咬樱唇道。

        江炎环视了一圈,已是猜了个大概:“刘杜娟跟白海来闹事,不过是调虎离山,把我们从办公间引走,然后,他们的人过来盗走机密文件!这应该是白家干的好事!”

        “他们怎会在这?”

        “当然是你招进来的。”

        “我?”白霜雪呼吸一紧。

        “这几日你大量招人,其中就有白家派的人混在里面,白家见你把公司重新盘活,肯定又有想法!”江炎摇头道。

        白霜雪气的咬牙切齿,秋眸写满了愤恨。

        “这些人,还不肯放过我?”

        “你不该坐以待毙,必须主动出击,否则,白家人迟早会把你吃的连骨头都不剩。”江炎道。

        “说得对!可是白家在公司安插了这么多眼线,不能把这些人拔掉,我做什么,白家人都会一清二楚!”

        “这些眼线其实已经暴露了,你没察觉到吗?”

        江炎淡淡一笑。

        白霜雪脸露错愕,但很快恍然大悟。

        “江炎,你的意思是...”

        “剩下的你自己好好想吧。”

        江炎转身离开办公室。

        白霜雪坐在凌乱的办公桌前,望着门口错愕讶然的员工们,整理了下思绪,微笑道:“好了,没什么事,大家去工作吧!”

        “是,白董。”

        柳氏集团。

        柳轻舞拿着手中的文件袋,眼睛眯了起来。

        “很好!白问,你们白家干得漂亮!”

        柳轻舞收起资料,满脸笑容。

        “柳小姐,凭这东西足以叫白氏集团名誉扫地,燕城再无投资商找他们合作项目!如此等同于切断白氏集团的命脉,白氏集团衰败破产,只是时间问题了。”

        白问哈哈大笑。

        柳轻舞点点头,冷笑道:“只是这样,还是太慢,我想一招灭掉白氏集团,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柳小姐的意思是?”

        “这份文件袋里有一份详细的项目施工图纸,有了这张图纸,整个项目我们了如指掌!如果在其中施些手脚,应该会轻而易举吧?”

        柳轻舞眼露狰狞道。

        白问呼吸轻颤,立刻明白柳轻舞的意思,心中暗叫歹毒,但脸上却是笑眯眯:“柳小姐果然聪慧,这是一招死棋啊!甚好!甚好!”

        “办的了吗?”柳轻舞淡问。

        “白氏集团到处都是我们的人,轻而易举!”

        “可以!看你们的了!”

        “柳小姐尽管放心!”白问拍着胸脯保证,随后凑近几分道:“只是....事成之后....”

        “我会尽全力助你们白家重新拿回白氏集团!”

        “好!好!一切,就拜托柳小姐了!”

        白问欣喜不已,点头哈腰,连连鞠躬离开。

        柳轻舞冷眼目送其离开,待门合上,嘴角缓缓上扬。

        “白霜雪啊白霜雪,你跟江炎把我柳氏集团挖空,害我一个月损失几个亿!这回,我叫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看看谁才能笑到最后!”

        下了班后,白霜雪单独留下加班。

        文件袋被盗,她必须加班加点赶制出补救方案。

        如今无法确定哪些新招的员工是白家派来的,也不敢叫别人帮忙,只能亲力亲为。

        笃笃笃。

        这时,一阵敲门声打断白霜雪的思绪。

        “谁啊?”

        员工都下班了,大晚上谁跑这来?

        难不成是江炎?

        可还不待白霜雪开门,外面的人已经推门而入。

        一看,赫然是一众白家人!

        “爷爷?”

        白霜雪错愕的望着最前面的白松,不可思议。

        “哟呵,还挺像样子的嘛!”

        “这些桌子沙发都是新买的?花了不少钱吧?”

        白红几人四处打量着办公室,笑嘻嘻道。

        言鹰也下了班,没人拦得住他们。

        “你们来干什么?”

        白霜雪寒着脸问。

        “霜雪,不必生气,爷爷大晚上找你,是想跟你商量个事!”

        白松径直坐在沙发上,老脸弥漫着严肃。

        对于先前的事,他似乎没有半点愧疚。

        “商量就免了,从你们把我推上绝路的那一刻起,我跟你们就没什么好说的!”

        白霜雪面无表情道。

        白松摇摇头:“丫头,话不能这么讲,你到底是姓白,身体里流着的是白家人的血!这是斩不断的!”

        “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白霜雪咬牙切齿。

        “爷爷就直言吧,这次过来,是希望你能将公司交还给白家!如此,我们可以保证公司接下来顺风顺水,而你,依然是白氏集团的董事长,明白吗?”

        白松淡道。

        “交出公司?”

        白霜雪凄然一笑:“当初你们掏空公司,使公司负债累累,再骗我接手这个烂摊子,现如今我刚将公司运营上正轨,你们又来索要?这天底下怎有你们这般无耻之人?”

        “放肆!霜雪!你怎么跟你爷爷说话的?”

        白农勃然大怒,一拍桌子喝道。

        “他不配做我爷爷!你们,也不配做我家人!”

        白霜雪冰冷道。

        “混账!”

        “反了!反了!”

        “小贱人!你要造反不成?”

        白家人纷纷指责怒骂。

        白农更是冲上前,扬手要打。

        白霜雪毫无惧色,抓起桌上的电话,冷冰冰道:“你们要敢乱来,我就报警!你们不会想今晚在里面过吧?”

        众人脸色顿变。

        “都住手!”

        白松喝了一声,随后站了起来:“霜雪,你不同意,我不怪你,但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莫怪爷爷没提醒你!”

        白霜雪心惊肉跳:“爷爷,你什么意思?”

        “明天,这公司,就要易主了!”

        白松淡道,带人走出办公室。

        “真是不识好歹!”

        “明天看你怎么哭!”

        “臭丫头,还敢跟我们斗?”

        白家人一个个骂骂咧咧,随白松离开。

        白霜雪呼吸发颤,感觉事态不妙,可又不知是哪方面出问题。

        苦思冥想一阵,白霜雪猛然醒悟。

        “不好!施工方!”

        她脸色大变,立刻冲出办公室,驾车朝项目现场赶去。

        但白霜雪的车刚刚开出公司没多远。

        嘎吱!

        一辆货车突然朝她的车撞了过来。

        “啊!”

        “撞死人了!”

        “快!快打120!”

        路人们惊慌失措,纷纷叫喊。

        白霜雪坐在破碎的车上,双腿尽断,鲜血如柱淌下,整个人几欲失去意识。

        她艰难的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霜雪,怎么了?”

        电话那边是江炎的声音。

        白霜雪艰难的发声,但此刻的她虚弱的连张嘴都无比吃力。

        “霜雪,发生什么事了?你在哪?”

        江炎终于意识到不对,急忙追问。

        但白霜雪已经坚持不住,眼一闭晕厥过去。

        “霜雪?霜雪!”

        天神居内的江炎接连大喊,得不到回应,立刻冲出屋子,火速赶往公司。

        10分钟后,离公司百米的路口,江炎终于看到了白霜雪几欲报废的车辆。

        医护人员将她从车辆里救出,放在担架上。

        那鲜血淋漓的身影,疯狂刺激着江炎的大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