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 - 都市言情 - 林阳作品在线阅读 - 第9章 安生不了

第9章 安生不了

        手术台前,江炎捏着银针,快速施落。

        他的动作娴熟,行云流水,落针如有神,看得人赏心悦目。

        那些巡捕都愣住了,不敢打扰。

        “江炎!给我住手!伯母已经仙逝,你还要辱她尸体吗?”

        薛烟红焦急万分,要冲上去阻止。

        但老中医却是一声大喊:“女娃,不可乱来!”

        薛烟红浑身一僵,转过身去,才认出是燕城医院赫赫有名的神医秦满松来了!

        却见秦满松大手一挥,急声喝道:“所有人全部出去!立刻给我出去!”

        “秦医生,这....”

        “这到底怎么回事?”

        “出去!”

        秦满松一脸严肃,不怒自威,根本不做解释。

        人们只能快速退出急救室。

        秦柏松毫不犹豫的将急救室大门拉上,连赶来的王医生等人也被拦在外头。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尽是一头雾水。

        急救室内。

        秦满松紧张的站在手术台旁,老眼睁的巨大,眨都不敢眨一下。

        “还阳神针!这一定是还阳神针!”

        “没想到我有生之年居然还能见到如此稀世奇针!老天助我,老天助我啊!”

        秦满松浑身激动的颤抖,老泪纵横。

        “好了!”

        这时,江炎将银针一收,不由呼了口气。

        但看四周空无一人,只一名穿着白大褂老态龙钟的老人在身旁。

        “咦?人呢?”

        江炎困惑的问。

        “先生,我把他们都请出去了,以免打扰到先生。”秦满松笑道,忙朝江炎一拜:“先生医术卓绝,竟懂‘还阳针法’这等旷世奇术,令人钦佩,请受秦满松一拜!”

        “老先生多礼了!”

        江炎忙扶起秦满松:“我这不过雕虫小技,何足挂齿?”

        “先生何必谦虚?你这都成了雕虫小技,那我们手中的技艺岂不是连小伎都不如了?”

        秦满松苦涩说道,不能理解这也可以凡尔赛?

        江炎尴尬一笑:“老先生,人已经救活,我该走了!”

        “先生留步!”

        秦满松连忙拦下江炎。

        “老先生还有事?”江炎疑惑的问。

        秦满松踟蹰了下,突然再朝江炎深深鞠了一躬,恳切道:“请先生救我!”

        “救?”

        江炎一愣,有些摸不着头脑:“老先生,我看你浑身上下,没什么病症啊?”

        “先生,不是我有病,是他人有病。”秦满松叹了口气,将事情娓娓道来。

        原来秦满松最近接诊一病人,岂料那病人身患奇病,他也束手无策,甚至因为医治不当,致使那病人病情加重,生命岌岌可危。

        病人的背景雄厚,扬言秦满松若医治不好,便要他陪葬。

        医患矛盾从古至今一向是无法调和。

        秦满松万没想到,自己行医一声,临老了,竟有此祸患。

        “对方是谁?敢如此无法无天?”

        江炎皱眉询问。

        “先生可知燕城宋家?”

        “燕城北区的宋家?”

        江炎颇为惊讶。

        虽然他才来燕城不久,但也对燕城北区的宋家如雷贯耳。

        据说宋家的祖上一直在大都效力,几年前那位退了下来,宋家便举家搬迁至燕城。

        虽然宋家辉煌不如当年,可能量依然磅礴如海,在大都也有一定的影响力,搁在燕城更不必多说,堪称只手遮天,哪怕是商业霸主的冷家也不敢招惹。

        “我说的那位病患就是宋家的老爷子,宋家多方寻医无果,便找到我,我本来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医治,不料弄巧成拙,惹火上身,唉....”

        秦满松满脸愁苦。

        江炎若有所思,眼里闪过异光。

        秦满松并不知道,江炎其实一早就盯上宋家了。

        即便秦满松不提,江炎也打算自行去一趟宋家,如今有人搭桥引路,自然最好不过。

        “秦老先生悬壶济世,救人无数,不该遭逢此难,也罢,我便同你去一趟宋家吧!”江炎笑道。

        秦满松大喜,老眼布满激动,连连再是鞠躬:“若有先生的‘还阳神针’,宋太爷定可无恙!我亦可度此大难!先生,请再受满松一拜!”

        “老先生不必客气。”

        急救室大门打开。

        外面焦急等待的众人立刻围了上来。

        薛烟红怒气冲冲的推开人群,将江炎一把拽出,反手给他戴上手铐。

        “薛小姐,你这是干什么?”江炎皱眉。

        “干什么?你亵渎伯母尸体,还敢问我干什么?跟我走,去局子!”

        薛烟红气呼呼的说着,便要将人拉上车。

        周围的巡捕亦是义愤填膺。

        可在这时,一声激动的嘶喊响彻。

        “妈!”

        便看郑宏冲到手术台,抱起了母亲。

        原本死去的郑母此刻居然缓缓的睁开眼。

        “什么?”

        全场震撼。

        薛烟红当场石化了。

        “这怎么可能?”

        一旁的王医生像活见了鬼般,当场傻眼了。

        “怎么会这样?病人分明没有了呼吸,怎么又活过来了?”

        王医生呆滞呢喃。

        “王医生,你的经验还是不够老练呐!病人现在还很虚弱,快些送去病房,剩下的交给你!”

        秦满松拍了拍王医生的肩膀,语重心长道。

        “好,好...快,快把病人推走!”

        王医生回过神,急忙道。

        很快,郑母被送走,郑宏一并陪着离去。

        人们良久缓不过来。

        “伯母....是你治好的?”

        薛烟红扭过头,呆呆的看着江炎问。

        “是秦老先生治好的,我不过是打了些下手而已。”

        江炎随口道。

        秦满松一愣,见江炎使了个眼色,立刻明白了什么,便没否认。

        薛烟红捕捉到了二人之间的眼神交流,眼里露出一抹怀疑,暗哼一声,将手铐打开道:“你在这等我,我去看看伯母情况如何,然后再送你去霜雪那。”

        “不用了薛小姐,我跟秦老先生有些事要谈,晚点我自己回去,你忙你的。”

        江炎道。

        “你跟秦老先生有什么要谈的?”薛烟红奇怪道。

        “当然是看病啊!”江炎道。

        薛烟红古怪的瞥了他一番,也不知脑袋里在想什么,转身便走了。

        “江先生,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宋家吧。”

        秦满松忙道。

        秦满松给宋家打了个电话,二人打了个车,朝宋家赶去。

        宋家处于燕城北区湖心岛,宋家庄园占了这座人工岛一半的面积,十分气派。

        出租车停在一处古风气派的大门前,一名管家模样的人站在门口,冷冷盯着出租车。

        秦满松连忙下车。

        “秦医生,我们宋家给了你三天时间治好我家老爷,你怎就来了?莫不成是有治愈老爷病症的法子了?”管家沉声说道。

        秦满松技穷,别说给他三天,给他三年也不一定有办法。

        事到如今,他已经把所有宝全部押在江炎身上了。

        “有,有法子!”

        秦满松忙道。

        “随我去见老爷吧,希望这次你别让人失望了!”

        “我....我尽力...”

        秦满松有些心虚。

        死马就当活马医吧!

        管家将门推开,引着二人走了进去。

        庄园古色古香,假山流水,青松凉亭,很有韵味儿。

        江炎视线落在院内中央的一处假山上,打量了半晌,刚要伸手去碰,立刻被管家喝住。

        “你干什么?”

        管家几步走来,盯着江炎怒斥:“这里的东西岂能是你随意碰的?你知不知道这东西什么来头?”

        江炎撇了他一眼,淡哼道:“什么来头我不懂,但我知道有它在这,你们宋家,安生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