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 - 都市言情 - 渣总今天复婚了吗在线阅读 - 第21章 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第21章 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顾西决沉默,喉间泛现着沉沉的苦涩。

        过往那些,他想都不敢想。现在听她这么一说,虽然是能够想象到她的艰辛,可到底没有经历过她所经历的苦,又怎能具体呢?

        “放心,我不会要你死,我也会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佣人想要报警的,但被余笙给钱解散。

        尤其是在刚刚的争论中得知余笙就是慕南安,佣人想到曾经对慕南安的苛刻,便更加不敢上前。

        诺大的别墅中,现在就只有余笙和顾西决两个人。

        顾西决还是保持着刚刚跪地的姿势,大有,余笙不说起来,他就一直跪下去的意思。

        余笙懒得管,淡淡地扫了一眼后,就起身去了厨房。

        没多久出来,她端着一盆水,直接泼在了顾西决的身上。

        他立马就疼到在地上打滚,咬牙切齿,还是不发出任何一丝声音。

        不可否认的是,顾西决的忍耐力是真的很好。

        刚刚她拿匕首时的那一刀又一刀,他除却皱眉,咬牙,真的没发一声。

        看到这样的顾西决,余笙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心疼,甚至是嗤之以鼻,“顾西决,你给我的痛可比我给你的要痛的多,从现在开始,你就慢慢受着吧!”

        在顾西决疼到死去活来的时候,余笙抓住他的一只胳膊,直接把他给关进了一楼的房间里。

        她则是坐在沙发上面,盯着地上的那摊血迹看了好一会儿。

        最后,她慢慢地起身,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拖地打扫。

        在房间里面的顾西决,他有手机,可是他没有求救。

        因为,他在她的眼中看到了报复的快感。

        欠她的,是要还的。

        只要,她能够快乐……

        ……

        陆延带着小阳是第二天晚上到达的机场,余笙亲自去接。

        看到她,陆延还是有些意外的,“你不是说要等几天吗?”

        她说的话,他都记得。

        倒是小阳在看到她的第一瞬间,立马就高兴地扑进了她的怀里。

        母子多日未见,一个拥抱,紧紧地抱住,却是怎么都不肯放手。

        尤其是在余笙看到小阳眉眼之中的虚弱和憔悴,以及那抹死寂的白色。

        “我们先到医院去。”

        “嗯。”

        余笙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那一定是有把握的。

        而他对余笙,无条件的信任。

        “妈咪,你在这边这段时间,有没有好好地照顾自己呀?我看你都瘦了!”

        “我有啊,妈咪要是不把自己给照顾好,怎么照顾你呢?”

        “只是妈咪很抱歉,这段时间都没有好好在你身边陪着你,你有没有听你陆叔叔的话?”

        “有的!”

        小阳连连的点头。

        陆延抿了抿唇,然后低声道:“这次给小阳把病治好,是选择留下来,还是离开?”

        小阳这次必须要接受骨髓移植的话,顾西决势必会知道小阳的存在。

        主要还是看余笙的态度,要是她不愿意,谁也没有办法将她给拦住。

        但如果她愿意……

        “这里已经没有任何值得我怀念的东西,我为什么要留下来?”

        不等陆延细想,余笙就已经出声打断了他。

        陆延勾唇笑了笑。

        只要不留下来,不管多少年,他都是愿意等的。

        很快,他们就去了人民医院。

        住院手续一系列的办下来,再加上小阳的长途颠簸,医院给安排进了重症监护室。

        恰好,江续今天值班。

        他作为接诊医生,一眼就看到了小阳的资料。

        慕阳,四岁,b型血。

        最重要的一点——白血病。

        户籍地址和以前的就诊医院,是美国西雅图。

        尤其,他也看到了家长栏那一块,余笙的名字。

        抬头望了余笙一眼,余笙的注意力本来都在小阳的身上,被江续那么一喊。

        抬头的那一瞬间,她惊了一跳。

        是万万没有想到,主治医生居然是江续。

        “这是你的儿子?为什么你叫余笙,他叫慕阳?”江续一连抛出了两个问题,眸色更是在瞬间一厉。

        前段时间,顾西决把他叫去给余笙做检查的时候,顾西决就怀疑余笙是重生后的慕南安。

        现在都21世纪了,有谁会相信这些神鬼论,根本就不存在的事情。

        可是现在却亲眼看到了余笙有一个四岁的孩子。

        那么——

        “这好像不在你的诊治范围内,医生,你现在所需要的是给小孩子诊治。如果你治不了,麻烦换一个厉害的医生过来。”

        不等余笙开口,陆延就下意识地把余笙给拨到身后,迎面而立,维护着余笙。

        江续没说什么,给慕阳检查了一下身体,但却发现,慕阳和顾西决如一个模子般刻出。

        江续是看过顾西决小时候的照片的,这一刻,确定无误。

        “你就是慕南安!难怪西决当时会有那些言论,他和你在一起生活那么长时间,你的习性就算有大改变,有些小地方你还是能够透露出来的!”

        江续给慕阳诊治完,直接对着慕南安说了这么一番话:

        “他需要进行骨髓移植,这便是你回来的目的之二?”

        一是报仇,二是为了救孩子!

        “对!”

        江续已经发现,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那你通知他来医院做个检查,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给他安排手术。”

        江续觉得震惊,可震惊过后,又是欣喜。

        至少人没有死,而且林秋雅现在已经服刑而死,误会解开,再也没有人能够成为他们之间的阻碍。

        “嗯。”

        余笙理解江续的意思,他以为顾西决还不知情,所以想着她亲自去告诉。

        可是,顾西决已经知晓了所有的一切。

        她叮嘱了陆延,然后返回别墅。

        顾西决还待在房间里面,当余笙推门而进的时候,顾西决是第一时间看过来。

        “走吧,换衣服去医院。”

        “孩子回来了吗?”

        顾西决一激动,迅速地就从床上起来,可因为起身太猛,他直接摔在了地上。

        可是他没有任何颓废,而是坚持着爬起来,爬不起来,他就吃力地,缓慢地,一步一步地朝着余笙前行。

        余笙冷漠地看着,扶也不扶。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顾西决就这样被困在房间里,没有喝过一口水,没有吃过一口饭。

        还被放了那么多的血,当然一点力气也没有。

        可是这些跟曾经的她比起来,又能算什么呢?她那是满身伤痕,身上都没有一块好肉,而且心上,千疮百孔。

        看到顾西决的缓慢,余笙有些不耐,“你能不能快点?不要耽误我的事情,我儿子还在等着!”

        “好好,我尽快!”

        顾西决咬了咬牙关,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强撑着自己上楼,清洗了自己身上已经干枯的血迹,找来了黑衣黑裤穿上。

        担心自己脸上的伤口会吓到孩子,又找了鸭舌帽和口罩戴上,这才下楼。

        看到他的装扮,余笙直接嗤嘲地将话给砸了过去,“你也知道不好意思见人?那你有我曾经的痛苦吗?你知道我是怎么从火海中爬出来的吗?你知道我当时顶着一身伤疤去医院生孩子的时候,别人那异样的目光和指指点点,我有多么的难受?顾西决,这些都是拜你所赐,你也应该要和我一样!”

        “嗯。”

        听到余笙的话,顾西决毫不犹豫地将口罩给取下,也丢了头顶上的鸭舌帽。

        脸上有很多的划痕,又是泛着猩红色,走在医院里,丑陋又刺痛。

        不过好在是晚上,也没有吸引太多的人。

        直到跟着余笙出现在重症监护室的时候,陆延和江续在看到满脸划痕的顾西决时,却是被吓了一大跳。

        “西决,你这脸上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