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 - 武侠修真 - 带着武器系统赘入仙门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这个妹夫不简单

第六十二章 这个妹夫不简单

        七月初三,药庐开庐仪式结束。

        青山剑宗众人即将踏上归程。

        药庐派木蓬前来相送。

        木蓬是古温一系,和青山剑宗走的比较近,因此大家还算相谈甚欢。

        众人寒暄一阵,临行之前,木蓬单独把陈默叫到一边,交给他一个乾坤袋。

        “这是小姐让我给你的。”

        陈默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也把自己准备好的乾坤袋交给木蓬。

        木蓬看也未看,直接塞进了怀里。

        陈默道:“不检查一下?”

        木蓬摇头笑道:“小姐和师傅都信得过陈公子。”

        陈默点点头,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双方的合作以后还会继续的。

        木蓬走后,陈默便也归了队。

        几位师兄都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他。

        此时再也没有人敢说他“只会下棋”或者“下棋有什么用了”。

        大师兄关切地问道:“妹夫,还有什么没办完的事吗?”

        陈默笑着摇摇头。

        最前方,安凝说道:“我们走吧。”

        安凝等青山剑宗众人步行到江石镇外,正打算御剑向山门进发,却没想到又遇到另外一行人——在杜奕的带领下,中州派也是今日返程。

        两个门派从不同的小路出镇,却恰好在此相遇,所谓冤家路窄,正是如此。

        一向巧言令色的杜奕却没有说话,只是用手虚点了点青山剑宗的众人。

        正当大家以为他会就此离开的时候,他却又忽然回过头来,望向安凝身后的那个男人。

        “你叫陈默是吧。”杜奕冷笑一声,“我记住你了。”

        他说完这句话,正要离开。

        陈默却上前一步,从安凝的身后走了出来。

        “杜师兄,你知道上一个和我说这句话的朋友怎么样了吗?”

        杜奕眯起眼睛看着他:“他的坟头草不会也一丈多高了吧。”

        “并不是。”陈默笑了笑,“不,他连坟都没来得及立。”

        ……

        清明谷内,药庐的后方有一汪水池,湛清碧绿,深不见底。

        水池的周围培育着许多奇珍的药草,甚至里面也养着许多的灵兽。

        这里是药庐的禁地,除了叶荮和几位长老之外,没有人可以进入。

        这一天,一个长须老者在池边钓鱼,他正是古温的师弟公孙治。

        公孙治并没有做作地用直钩,反而调了尚好的饵料,因为他很清楚一个浅显的道理——不下饵,鱼不可能上钩。

        他的旁边坐着一个女人,虽然已经做了妇人打扮,但看上去十分年轻貌美,想必是吃了什么可以驻颜的灵丹妙药。

        待他成功钓上了一条小鱼之后,女子才趁着这个空档开口。

        “公孙先生,我听说古温那边和青山剑宗走得很近,他们怕是要将外人引进药庐里来。”

        公孙治将刚刚钓上来的鱼放进鱼篓里,又重新将饵料在鱼钩上粘好,扔进水中。

        “二夫人担心什么呢,南星不是也和中州派走得很近?虽然青山剑宗获得了屠魔大会魁首,但没有个一二百年,他们是超不过中州派的。那杜奕虽然是个蠢货,但天赋确实不俗,况且他的父亲也是能够媲美尊主的厉害人物,论实力,青山剑宗根本不值一提。”

        公孙治说完这些,二夫人宁婠微微松了口气。

        她四下看了看:“公孙先生,依您看,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动手?”

        她说完这句话,公孙治就像没有听见一般,一直盯着那浮漂。

        宁婠自知说错了话,也不敢打扰他,只能小心翼翼地坐在一旁候着。

        许久之后,正当宁婠打算告辞时,公孙治才缓缓说道:“夫人,你真的认为,尊主会眼睁睁地看着他仅有的两个儿子手足相残?”

        宁婠愣了愣,她很想问难道不是吗?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因为他知道,公孙治一定还有下文。

        果然,老人继续道:“不错,尊主确实亲手杀了他的两个哥哥才继承了药庐,所以他才更加不会允许自己的儿子做同样的事,至少在他眼皮子底下,这件事情发生的概率不大,双方可以有冲突,但绝不会不死不休,除非尊主已不在人世间。”

        “这——”

        宁婠有些懵了,如果要等到叶荮寿元耗尽,自然死去,那个时候她恐怕早就不在了。

        公孙治眯着眼睛:“不过二夫人也不必担心,这个机会应该很快就会来了。”

        宁婠瞪大了眼睛。

        似乎猜到了宁婠的想法,公孙治笑了起来:“二夫人误会了,不在人世,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驾鹤西归,但在这个世界上,能杀掉尊主的人,恐怕已经没有了。”

        宁婠下意识地问道:“那第二种可能呢?”

        公孙治抬头望向天空:“当然就是飞升仙界了。”

        宁婠的瞳孔瞬间放大,心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

        她捂着自己的嘴巴:“难道尊主他——”

        公孙治怅然道:“不然夫人以为,尊主为何三番五次诱导青山剑宗以剑谱换药?自然是因为,那青山剑宗的老祖,乃是最后一位飞升的仙人。尊主为那一天,已经准备了很多年了。”

        ……

        两天之后,安凝等一行人回到了青山剑宗。

        这一路之上,他们都非常小心。

        既要地方妖族偷袭,也要提防中州派暗下杀手。

        陈默倒是一直等着机会,看能不能杀掉几个不长眼的宵小之徒,毕竟他还要完成任务。

        但唐国国内的治安算是不错,妖族没敢冒头,中州派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对他们动手。

        去之前,所有人都以为陈默只是一个挂件和累赘。

        返程的时候,他的待遇就明显高了很多。

        不仅由大师兄亲自带他一起御剑,休息的两天也是怕他的身体吃不消。

        众人抵达山门,大师兄立刻问他感觉如何。

        二师兄李剑思也关切道:“长途跋涉,妹夫还是早做休息去吧。”

        这一幕看得五师兄徐剑乐啧啧称奇。

        怎么出门一趟,几位师兄对这个赘婿的态度竟有了这么大的变化,吃错药了不成?

        大师兄亲自将陈默送回后院,然后返回来与几位师弟汇合到一处。

        李剑思正给没去参加药庐开庐的三位师弟讲述当时的情况。

        听说掌门的修髓丹竟是陈默赢来的,徐剑乐啊了一声,挠了挠头。

        他和三师兄一样,都不太愿意动脑子,是“象棋无用论”的拥趸。

        此次过后,两人大概要好好地和二师兄请教一番了。

        李剑思和几位师师兄弟说完开庐的事情,这才注意到大师兄的脸色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李剑思轻声问道。

        “没什么。”

        大师兄摇摇头,没敢和李剑思说。

        因为最近陈默总是有意无意地向他的左侧腋下去看。

        一次两次还没什么,但是总是被人盯着自己的弱点,大师兄觉得有些脊背发寒。

        这个妹夫,好像确实不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