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 - 武侠修真 - 带着武器系统赘入仙门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我有一个朋友

第三十二章 我有一个朋友

        三月二十日凌晨,安凝率领一众青山剑宗弟子从前线返回。

        青山剑宗举宗相庆。

        修行门派的庆祝虽然不像世俗人一样大排筵宴,却也差不了多少。

        掌管戒律的四师兄邹剑德少有地开了酒禁,每一位弟子都可饮浊酒三杯。

        青山剑宗在世人皆不看好的情况下,在屠魔大会上拔得头筹,用不了多久,这个消息就会传遍整个唐国,届时将会有许多天赋好根骨佳的弟子慕名而来,青山剑宗也会变得愈发强大,每一位弟子门人都与有荣焉。

        从清晨到日落,庆祝整整持续了一天。

        然而这其中其实有一点小小的不和谐,让诸位师兄没有喝得那么痛快。

        说到底,青山剑宗并不是依靠自身实力获得这个名次,他们之所以能够斩妖万余头,全靠一位隐士高人的相助。

        这就像一根刺,扎在众人心中,虽然没有人提起,但大家都没忘。

        青儿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据她的说法,见过那位高人的,只有掌门名义上的相公,那个书生,陈默。

        这就让众位师兄有些为难。

        陈默在青山剑宗的地位其实有点尴尬。

        大家都知道,掌门师妹是为了断绝中州派杜奕的念想,才与他成亲。

        在此之前他只是一个连饭都快吃不上的穷酸书生。

        虽然平日里不至于对他冷嘲热讽,但那种疏离感是怎么也去不掉的。

        一群剑修,一个书生,他们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当然,也的确是两个世界的人。

        不过他的身份特殊,师兄弟们不好像问青儿那样搞什么三堂会审。

        大家心里清楚,这件事恐怕只有掌门师妹出面才行。

        ……

        与前方的热闹不同,青山剑宗后山此时一片花香鸟语。

        太阳已经快要落山,陈默坐在屋顶上,感受着天地之间的灵气在自己的身体里流动。

        筑基成功后,他能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与外界的“沟通”变得更加顺畅。

        这大概就是真正的修行者与普通人的区别。

        身后瓦片声响起。

        陈默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来了。

        安凝穿着一袭绿色衣裙,走到他身边,一同与他看着远处的夕阳。

        她重伤未愈,并没有参加前方的庆祝活动,而是先回了房间休息。

        回来之后,陈默还是第一次见到她。

        她的脸色有些苍白,陈默道:“受伤了?”

        “嗯,破境失败了。”

        “哦,那可真是遗憾。”

        “……”安凝感应到他身上的灵力似乎比她临走之前更加充沛,有些惊讶:“相公……筑基了?”

        “嗯,一次成功,比你厉害一些。”

        “……”

        安凝微微扯了扯嘴角。

        自己这位名义上的相公说话总是和其他人有所不同。

        她的性格清冷,又是掌门,青日里弟子们和她说话,恭敬居多,或许还带着一丝畏惧。

        尤其她破境失败之后,大家更加小心翼翼,生怕惹她恼怒,几位师兄也是安慰勉励居多。

        敢拿这件事情开玩笑的,只有陈默一人。

        两人说是夫妻,但其实相处的时间并不多,成亲之前安凝只见过他两次,连朋友都算不上。

        但陈默和一般的凡人不同,并没有因为她是掌门,或者修为很高而惧怕她,说话做事,从来都是平等相待,有时候甚至会挖苦她。

        不过这样的相处方式却让她很舒服。

        安凝忽然变得安静,陈默也没有理她,这个小妞向来心事重重,他早就习惯了。

        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去了,暮色四合,可以看到山门前挂着的大红灯笼。

        陈默继续自己的呼吸吐纳,片刻之后,他睁开眼睛,见安凝依然站在他身边,衣袂随风飘动。

        有一位美女剑仙做护法,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大概都是一件美事。

        不过陈默习惯了独处,尤其在修行的时候,旁边站着个人,总觉得有些别扭。

        他转过头来,问道:“还有事?”

        安凝微微一怔,眼睑低垂。

        “相公,你可知道我青山剑宗为什么夺得了屠魔大会第一?”

        “难道不是因为青山剑宗的弟子很厉害?”

        安凝摇摇头:“如果凭我们自己,最多只能获得第三。”

        “那是为什么?”

        “因为有一位高人相助,他施了非常强大的法术,助我青山剑宗拔得头筹。”

        “哦,原来如此。”陈默点点头,“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安凝看着他的眼睛:“青儿说,你曾经见过他。”

        关于这件事,青儿早就和陈默说过了,陈默也做好了被问询的准备,不过他当然是不打算承认的。

        还是那句话,在这样一个妖魔鬼怪并存的世界,过早地将自己暴露,绝不是好事。

        陈默道:“见过他又怎么样呢?”

        安凝平静道:“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地爱,也没有无缘无故地恨,我想知道,他为什么要帮青山剑宗。”

        “原来是这样。”陈默点点头,“如果我说,他是我的朋友,这个理由够了吗。”

        安凝看着陈默:“朋友?”

        “对。”陈默笑了起来,“朋友。”

        ……

        对陈默的说法,安凝将信将疑。

        毕竟陈默之前只是一个书生,连饭都快吃不上了,怎么会有如此厉害的朋友。

        这倒不是说安凝歧视他,只不过以陈默的层次,应该接触不到这样的人。

        不过她忽然想起之前陈默用过的那件很厉害的法器,难道也是他的朋友送的?

        她一时不敢确定。

        目前两人的关系并算不得太好,安凝沉吟片刻,没有继续追问。

        临走之前,她最后看了陈默一眼:“相公……如果修行上遇到了难处,可以来找我。”

        这小妞,有时候还是挺可爱的。

        陈默笑着点头。

        ……

        接下来的几天,青山剑宗又恢复了往日的风采。

        大家都对山门以后的发展有着非常充足的信心。

        而对于帮助青山剑宗度过难关的是陈默朋友的这件事情,只有青山剑宗的几位核心弟子知晓。

        大师兄和二师兄都曾隐晦地问过那位高人到底是谁,想表达一番谢意,不过都被陈默三言两语推脱掉。

        高人自有风范,做好事不留名是非常正常的事。

        因为陈默的身份,他们也不好太过紧逼。

        几位师兄弟坐在一起讨论,四师兄邹剑德忽然开口。

        “屠魔大会当天晚上,妹夫曾经让我带他去了一趟黎云山。”

        大师兄吴剑铭道:“他去那里做什么?”

        邹剑德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他在那间供奉玄火道人的庙里待了一刻钟,然后便随我一同回来了。”

        “玄火道人?”大师兄微微皱眉,“屠魔大会当天夜里,也是天火降临,莫非妹夫的朋友就是他?”

        五师兄徐剑乐道:“大师兄,玄火道人已经死了一千多年,除非他能借尸还魂。”

        二师兄李剑思道:“有没有这样的可能,当时玄火道人并没有死,渡劫成功,而是去了仙界?”

        大师兄摇摇头:“就算当真如此,那妹夫是怎么认识他的呢?”

        众位师兄想了许久,都没能得出一个说得通的结论。

        三师兄呵了一声:“算了,大家还是别想了,朋友就是朋友嘛,总不会是妹夫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