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 - 历史军事 - 三国:开局被孙策追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肖家的算计和段家的不安

第一百二十一章 肖家的算计和段家的不安

        临城的另一座大宅内。

        从外面返回的肖繇,穿门过户,直接来到了一座庭院。

        庭院中。

        假山、回廊、鱼池...

        应有尽有,显得雅致异常。

        但隐约可见的健壮士卒,却又让这份雅致中,多了几分肃杀之气!

        肖繇步履匆匆地走进了一间静室。

        室内,药香弥漫。

        一张软塌上,一位形容枯槁、满头白发的老者,正斜卧在那里。

        这位便是临城肖家的当家主--肖和。

        见到肖繇的一瞬间,肖和的眼睛一亮,正要说些什么,却又突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咳咳...”

        旁边的一位宫装丽人,赶忙过去,小心地把他搀了起来。

        接着,她又从床榻下,拿起一个铜壶,捧到肖和面前。

        “咳咳...啊!...呸!...”

        一口浓痰,吐进了铜壶后。

        宫装丽人娇艳的脸上,不仅一点不适、不耐地神色也没有,反而还一直挂着柔顺、温和地笑容。

        待肖和吐好后,她便把铜壶放到了地上。

        接着,她又温柔地给他擦了擦嘴,并小心扶着他,靠在了软垫上。

        忙活好这一切,宫装丽人才站起身,冲着肖繇福了一福。

        然后,她才轻移莲步,默默地退了出去。

        “父亲!...”

        肖繇刚刚说了一声。

        下面的话,就被肖和用严厉的目光,给瞪了回去。

        又过了一会儿,等宫装丽人彻底走远了,他才‘哼’了一声,不满地说道:“繇儿,你的心乱啦!”

        说着,他又虚弱地抬起右手,指了指肖繇,“心乱则急!

        人急则必生祸!

        如今这种风雨飘摇的时候,你这个主事人都定不下心来,那我临城肖家,岂不要亡无日哉!”

        “呼!...”肖繇长出了一口气。

        然后,他双手抱拳,冲着榻上的肖和,深深地鞠了一躬。

        “父亲大人,孩儿知错了。”

        等他再直起身的时候,原本隐隐露在脸上的急躁,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代之而起的,则是冷静、自信!

        肖和满意地点了点头,开口道:“说吧!出了什么事?”

        “这...”

        略微沉吟了片刻,又组织了一下语言,肖繇才把刘备连夜遣使,与肖、段两家相约,共击李横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了肖繇的话,肖和的眉头皱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才略显嘲弄地说道:“这刘备倒是好算计啊!”

        说完,他又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看来,我肖家,以后要跟着这位大汉皇叔混饭吃了。”

        “父亲,这未必就是什么坏事!”肖繇应道:“只要解决了李横,以刘备能力,这江东三郡早早晚晚,要落在他的手里。

        我们现在顺势投过去,以后在江东的地位,也许比吴、会稽两郡的那些高门大族,还要高一些。”

        “我儿说得倒也不错!”肖和点了点头,眼神中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丝黯然,“不过,为父却是看不到那一天了。”说到这里,他又朝门外指了指,“繇儿,阿兰这个侍妾,为父有点离不开了,你...”

        没等他的话说完,肖繇已经点头道:“父亲放心,儿子明白。

        父亲百年之后,儿会让阿兰随父亲一块儿去的。”

        “好!”肖和满意地点了点头。

        接着,他又拧着眉头沉吟了片刻后,才肃容地看向肖繇,“繇儿,段家那里,你打算怎么办?”

        “呃!...”肖繇楞了一下,疑惑地看着肖和,“段家?

        这...

        自然是...

        在击杀李横后,同他们一起投靠刘备...

        父亲,难道不对?”

        “我儿糊涂!”肖和怒道:“那段家与我家,可是有大仇。

        你还想和他们一起投靠过去?

        那以后,在刘备的治下,我肖家岂不要多一个死对头?”

        “父亲的意思是?”

        肖和没有说话,只是伸掌,做了一个下劈的手势。

        “可...,父亲大人...”一丝犹豫,从肖繇的脸上闪过,“如果这么做的话,那我们可是很难向刘备交代的?”

        “难交代?”肖和不屑地撇了撇嘴,“有什么难交代的?

        你就说,段家非但不想投靠刘皇叔,反而暗中联络南面的山越人,阴谋作乱。

        迫不得已之下,我肖家只能把他们给剿了...”

        “可...,这...”肖繇依旧迟疑地看着肖和。

        “呵呵...”肖和笑着摆了摆手,“繇儿莫要担心。

        为父相信,你如这么做的话,刘备应该会很高兴的。”

        “这...,这是为何?”

        “很简单!”肖和略显嘲弄地笑道:“不论是谁入主江东,首先要面对的,都是遍布江东各地的山越蛮族。

        像段家这样的山越世家,更是要小心提防。

        一个不小心,让他们纠集起大量的山越族人来,那立时就是一场叛乱。”

        ......

        此间静室的旁边,有一座用屏风围成,数步方圆的格挡!

        格挡内,有便桶、有净手的水盆、有熏香、有竹筹...

        嗯!...

        这就是如厕之所嘛!

        不过,因为是大户人家的这种地方,所以,很是干净整洁。

        一丝异味都没有。

        从静室内退出来的宫装丽人,就坐在便桶上。

        不过,此时的她,却是脸容惨白,完全没有刚才容光照人的模样。

        很明显,静室内父子两人的谈话,已经被她听到了。

        也就是说,她已经明白了自己最终的命运。

        在肖和死后,她将被殉葬!

        伺候了肖和这么长时间,肖和的身体情况,她很清楚。

        一个月!

        两个月!

        不!

        也许就是这十来天的事情啦!

        那也意味着,她的生命,也就剩这么长时间了。

        凄苦、哀怨、恐惧...

        等等表情,交替浮现在她的脸上。

        过了好一会儿,宫装丽人如同下了某种决心一般,狠狠地咬了咬银牙。

        ......

        段莫其抽累了,把手里的鞭子一摔,就那么不管不顾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见此情形,原本做鸟兽散的弟弟、儿子、侄子们,又挨挨蹭蹭地聚了过来。

        这些皮糙肉厚的家伙们,似乎并不介意挨一顿鞭子。

        又或者,以前挨得多了,早就已经习惯。

        不过,有几个倒霉蛋儿,因为没护住脸,在脸上留下了几道鞭痕,显得有点可笑。

        其中一位脸上挂着鞭痕的楞小伙,靠到段莫其身边,愣愣地问道:“阿爹,你怎么了?”

        段莫其瞪了小伙子一眼,没搭理他。

        另一位同样挂着鞭痕的中年壮汉,也开口道:“大哥,你是担心肖家?”

        段莫其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后,摇了摇头。

        可紧接着,他又点了点头。

        “肖家...,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现在这种时候,他们要是耍什么花花肠子,对大家都没什么好处。

        可我这心里,总感觉有点发慌!

        就像...

        就像有什么祸事,要发生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