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 - 历史军事 - 三国:开局被孙策追杀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拔城

第二十七章 拔城

        攻城的主力,是城外的第1、2两个战营。

        他们会借着城中大乱的机会,直接攻击北城墙,争取一股而下。

        而第3战营则会留在大营里,看守辎重物资。

        李横率人出营后,李到、李平、李安三人,便顶盔掼甲地守在中军帐中。

        帐内没有点灯,三人也不说话。

        他们只是在黑暗中各据一个行军马扎,沉默地相顾而坐。

        当城头上喊杀声响起来的时候,三人脸容一肃,‘噌’地一下站起来,朝着帐外走去。

        在中军帐外,三人对视了一眼,彼此拱手道了一声‘保重’,便朝各自战营走去。

        在李到、李平督促下,几乎是转瞬之间,第1、2两个战营的2000士卒,便冲出军营,朝着石家堡而去。

        由于白日已经打掉了石家堡的游骑,再加上石家堡摆出一副死守的怂样,所以李横的把军营扎得很近。

        距石家堡不过2里地,1000多步罢了。

        因此,第1、2两个战营的2000士卒,携带云梯等物,撒开脚丫子跑起来后,没用多长时间,便冲到了石家堡的跟前。

        在一箭之地外,李到、李平两人,稍整顿了一下散乱的阵型后,便由李到率领第1战营,顶着盾牌,扛着云梯,嗷嗷叫着,朝城墙处冲了过去。

        至于李平的第2战营,则是留在原地压住阵脚,以便李到第一波攻城失利的时候,能够把他们安全地接应下来。

        这么做,虽然比较稳妥,但放在此时来说,却是有点太保守了。

        就在第1、2两个战营冲过来的时候,石家堡上的喊杀声,已经蔓延到了北面的城墙。

        也就是说,李横等人从西侧城墙上杀了过来。

        而且,由于李横等人的狂猛突击,北城上几乎立刻就乱了起来。

        有的军官,大声吆喝着手下,向着李横等人迎去。

        有的军官,则率人向攻来的李横等人射箭。

        还有的军官,却想稳住自己队伍的阵型,不被李横等人冲乱了。

        更有一些差劲的,已经被李横等人杀得吓破了胆,他们稍有机会便转身落荒而逃。

        ......

        在这样乱糟糟的情况下,守军甚至都来不及应对攻到城下的第1战营。

        因此,一马当先的李到,居然很轻松地便顺着云梯,跳上了城墙。

        而他蹦上来的垛口附近,居然都没有敌军把守。

        没有办法!

        李横等人冲得太猛了。

        他们虽然只有100多人,但此时的李横、鲁力山两人,却如同两只凶兽一般,任何挡在他们面前的人或物,在他们手里大枪和狼牙棒的砸击之下,都会立刻化为齑粉。

        一个百人队气势昂然地上去阻击他们,不过盏茶的时间,便会哭爹喊娘地溃散掉。

        整个石家,又能有多少个百人队可以填进去?

        所以,石家堡城墙上的守军,此时阻击李横等人的突击还来不及呢!

        又哪里有心思管攻城的第1战营?

        当第1战营有数百人登上城墙的时候,李到立刻分兵两部。

        一部由一位都长率领,去打开城门,放城外的大部队进来。

        李到则率领另一部百余名军卒,去接应李横等人。

        城头的几百守军,同李横等人作战,已经是非常辛苦了。

        甚至,面对李横等人疯狂屠戮,他们已经随时处于崩溃的边缘。

        见到李到率人赶到,守军心中最后一点抵抗意志也开始消散开来。

        ......

        石家堡的地势很险要!

        石家堡的兵卒也还算精悍。

        可让李横没有想到的是,整个攻城战,居然会呈现出一种摧枯拉朽的态势来。

        当天光大亮的时候,李横已经略显悠闲地坐在,石家堡内宅门前的石阶上了。

        说起来,他屁股底下那张雕刻精美的宽大木椅,还是有点来历的。

        这把椅子,据说在石家已经传了三代。

        每一代都是石家家主专用的椅子。

        不过现在,却成了李横的专属座椅。

        在他的身后,鲁立山等亲卫武将,气势凛然地肃立在那里

        另有打着火把的200军卒,把石家内宅前的空地围了个严严实实。

        火把的火光把这片空地照得亮如白昼。

        外面!

        李到的第1战营,还在城内清点俘虏,搜索残敌。

        李平的第2战营,已经上了石家堡的四面城墙,开始警戒起来。

        李安的第3战营,也在一刻钟前进了城。现在正随着阎象,清点石家的库藏。

        李横拿下城池的速度太快了。

        城内的溃兵、百姓,包括石家人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便被李横军一举闷在了城里。

        当然了,进攻石家内宅的时候,还是遇到了激烈的抵抗。

        石家毕竟在此地扎根了三代。

        总有一些死忠分子,会陪他们走到最后。

        不过,抵抗再激烈,也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至于石家,李横只能说:此战之后,松兹三大家之一的石家,将不会存在了。

        对于这一点,来自前世的李横,尽管心里很不舒服,但却又很是无奈。

        而且,这种无奈,他是一丝一毫都不敢表露出来的。

        现在可是一个乱世!

        在这样的世道里,你只有够狠、够辣,才能够震慑手下,威服敌人。

        否则,但凡显露一丝一毫的仁慈软弱,不仅会招来外敌的觊觎,就连自己的手下,恐怕也会生出二心来。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刘璋了。

        前世看三国演义的时候,里面用‘暗弱’两个字评价他。

        李横一开始还不太明白这两个字的含义。

        可穿过来之后,他算是彻底懂了。

        什么他么的‘暗弱’?

        说白了,那刘璋就是个烂好人罢了。

        正因为他是个烂好人,所以,另一个假仁假义的家伙和自己的首席大谋士商议后,才得出了一个结论。

        那就是,夺了人家的基业,完成三分天下有其一的布局,是完全合情合理的。

        也因为他是个烂好人,他信任的手下--张松,才会整天想着召一股强大的势力进来取代他。

        而且,人家张松这么做、这么想的时候,是一点都不顾念刘璋对自己的恩情。

        甚至,张松连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

        在这样一个乱世里面挣扎,你可以做坏人,也可以做一个霸道的人,还可以做一个昏聩的人...

        或者,你也可以像刘备那样,做一个好人。

        但你却绝对不能做一个‘烂’好人!

        否则,你就算是把自己送到别人的嘴边,让别人连皮带骨地吞下去,人家也不会对你说一声‘谢谢’。

        因此,底下的将卒带着一脸血过来禀报,说‘石家满门老少被诛杀’的时候,李横只是威严地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