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 - 历史军事 - 一品江山在线阅读 - 第二四四章 才子、大儒与奸臣

第二四四章 才子、大儒与奸臣

        按照规定,发解举人限十月二十五rì以前到礼部贡院投纳家状、保状等,办理报名手续但直到翌年正月下旬才会开考这之间两三个月,全国各地的数千举子汇聚汴京,让这座本就文采风流的级大都市,变成一个文人的世界

        从十月到来年的四月,这半年的时间,大宋朝的读吧人,将是这座城市的主角,他们中的佼佼者,将成为万众瞩目的明星,甚至是级巨星,从此照亮帝国的天空

        当然成为明星的先决条件,是在chūn闱中及第因为从‘张元’事件之后,殿试便只排名次不淘汰,所以可以以chūn闱为界线,将这段时期划分为两个阶段前半段是气氛浓重的举业研习,后半段则是通宵达旦的肆意狂欢

        尽管十月底是报到的最后期限但实际上,没人会等到最后一刻才抵京,举子们往往在桂榜题名后,便收拾行装,尽早赴京赶考了为的是早些抵达京师文教荟萃之地,及时了解最的文坛风向、政治热点;也多些时间拜访名师、参加文会、向京师的举子多多请教

        没办法,谁让每次科场及第进士,大率皆是国子监、开封府解送之人这并非什么科场舞弊之类,其奥秘就在于,京城离政治文化中心近,能够探听到有关考试的信息,揣摸到主考官对文风的好恶所谓‘国家用人之法.非进士及第者不得与美官,非善为诗赋策论者不得及第,非游学京师者不善为诗赋论策’者是也

        因此每年这个时候京城所有的会所场馆,只有一个功效那就是举办各种各样的文会、诗会、讲学……平均一天会同时举行十几场,多的时候甚至达到二十几场

        如果你以为这些文会,只是吧生们的考前冲刺班,就错了这其实是大宋朝jīng英阶层的一场盛典,有硕德鸿儒开坛就讲,有朝廷官员点拨后学,有王公贵族设列其间有巨商大贾出资赞助,少不了京中的名jì们应邀前来助兴……

        你若以为名jì们只是花屏,就大错特错了她们的诗词吧法,远绝大多数士子的水平,往往不经意间,就成为光彩夺目的主角事实上这样的文会也是最能成就名jì地位的场所因为她们的才名经由士子传诵,才会光彩照人,天下皆知……

        但是每rì这么多的文会,名jì们自然不会一一光顾,她们也在选择,选择那些名流硕儒举办的、有悠久传统的、汇聚顶尖士子的文会,而一般不知名的小文会中则很少见到知名jì女的影子,原因不言而喻不要埋怨这社会太现实,实在是人们都生活在现实中……

        比较顶尖的文会,往往是由成名已久的官员、京中既闲又贵的王公所主办,但今年的情况不大一样由应届考生举办的三大文会,竟着实抢去了大半风头

        其中为首的,是‘太学文会’主办的诗文大会这个有多年历史的文社,汇聚了京师中名声最响亮的一帮年轻人其会首刘几,是被视为连贯三元的不二人选……尽管他的风头一度被某人抢去,但有无数达官贵人为他造势很快便再次成为万众瞩目的偶像而且太学文会的人脉、资金都无比充足,总能请到第一流的名师,在最好的场所举办每次前来捧场的名流多如过江之鲫,其出尽风头也是理所当然的

        另一个十分红火的文会,是由‘嘉佑学社’主办的,看名字便知道,这是个今年刚刚成立的社团其成立之初籍籍无名,蹿红也就是最近两个月的事准确说,就是秋闱放榜以后——先是学社众人全都上榜,继而在状元楼的比试中,完胜太学文会,使其名声大噪

        京中人人都知道,这届太学生中,有一大帮才华横溢的年轻人,没有加入太学文会,而是自己成立了一个学社他们说,如果有人能和刘几争一争,那么只能是嘉佑学社的两个年轻人,一位是会首、别头解元陈恪,一位是乡试亚元苏轼

        当然,仅凭两个才子,还撑不起第一流的场面还离不开当今国舅曹家的倾情支持,曹家一改往rì的低调保守,赞助了嘉佑学会的一切活动,为他们请名师、出场地、邀名jì……不过别人也说不得什么,谁让陈恪的后娘,是曹家的女儿呢?自家人帮自家人,天经地义的

        嘉佑学社的声势,不弱于太学文会,还有个原因,便是京中的名jì们,特别愿意来捧场起先,她们都是冲着陈恪来的,又来又发现了苏轼这块瑰宝……名jì们阅人无数、眼光独到,知道这个目前只算小有名气的马脸帅哥,在未来绝对会成为,天下第一流的大才子

        有这二人在,便足以让名jì们趋之若鹜了……

        至于最后一个由应届生主办的文会,与华丽盛大的前两者不同,显得那么的低调无华,却又有十分高端的影响力它的创办人不是才子,而是分叫张载的中年人

        张载,字子厚,今年三十八岁,关中人,面黄肌瘦、其貌不扬,完全没法跟刘几、苏轼、陈恪,这样的青年才子相比却得到当朝宰相的支持,在大相国寺设虎皮椅,开讲《易经》因为他已经是举世闻名的儒者,所创的‘关学’亦被认为是儒家重要的流派之一

        为什么要讲《易》,而不是别的,因为《易学》号称‘万法之源、无所不包’,被认为是一切哲学的哲学,所有学问的最高境界据说只要通了《易》,看什么都是一目了然,世间再没有难得倒你的学问了……至于区区科举,自然不在话下

        但你要以为,只有那些喜好儒学的老头子,才会参加他的文会,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张载喊出的口号,着实是这个时代的最强音,他说我们读吧人,不应该寻章摘句、吟风弄月、蝇营狗苟、沾沾自喜;那我们要做什么事呢?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这四句口号一经喊出,顿时引来粉丝无数,不知多少人前来听他开讲但张载只讲了一半,便停了因为一天晚上讲学之后,他从洛阳前来赶考的表侄,程颢、程颐兄弟前来拜会

        不错,这二程兄弟的‘程’,正是程朱理学的‘程’,正是他们创立了后世统治华夏几百年的理学这种未来的圣人,自有不凡之处,虽然才二十三四岁,对儒学的造诣,却已经十分深湛了

        张载虽然是二人的表叔,但在彻夜长谈,听取二程对《易经》的见解后,他竟感到自己的学问还不够,第二天便对前来听讲的人说:“今见二程深明《易》道,吾所不及、儒辈可以师之”

        于是把讲学之位,让给了两个表侄,自己坐在下面听讲开了他这种虚怀若谷的高风亮节,为自己,也为两个表侄赢得了崇高的声誉其风头完全不逊sè于其它两大文会

        三家之所以不遗余力,除了为自己打造名声,其实都有吸引同道、网罗英才的目地将来不管是做官还是做学问,都是需要支持者的现在打下基础,要比chūn闱后再去联络,效果好上百倍

        所以人家张载提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宗旨,另外两家自然不能落后,太学文会那边由刘几,拟出了一份《示诸生榜》,张贴在会所各处:

        ‘科举亦岂为无实者设哉?chūn闱咫尺,为学者盍亦凛凛?中庸曰:‘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果能此道矣,虽愚必明,虽柔必强’某不敏,与诸生交,敢以此为勉,亦自勉也’用**裸的提高成绩考第一,诱惑诸生前来听讲

        嘉佑学社那边,则由苏轼起草,拟了一份《赠学社诸公疏》,来激励同学,要比刘几干巴巴的太学体,文采风流多了:

        ‘谁可人自为师,家自为学?要在得则相善,失则相规俾尽所长,各言尔志白雪阳chūn,人皆得句;高山流水,行遇知音毋独擅其已能,冀相忘於下问其来渐矣,声名盛同里之扬;以数考之,事业应吾侪之奋自今以始,愿缔其盟”

        三家各出手段,都吸引到不少的年轻俊彦嘉佑这边,数月来有千余名举子加入,其中出挑的十几人,名曰邓绾、章惇、林希、蒋之奇……还有一人是他万万想不到的

        此人叫王韶王子纯,陈恪一见他,就瞪大了眼,这不正是那rì在无忧洞,救了六郎的那位白衣侠士么?

        分割

        下一10点,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