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 - 历史军事 - 一品江山在线阅读 - 第一三四章 合谋

第一三四章 合谋

        第一三四章合谋

        那女子穿一领深青sè的武士服,头上戴着纱罩面,若非那双惊心动魄的长腿,和那惹眼的枣红马,陈恪也不能确定是她。(《沸腾文学网》)

        即使认出来,陈恪本也打算装作不认识,谁知她亦看到了自己,只好搁下书,挥了挥手。

        她策马过来,冷声问道:“何事?”

        “打个招呼而已。”陈恪笑道:“怎么老是碰到你,可见咱俩也有些缘分。不急着赶的话,进来请你喝杯木瓜汁。”说完就想抽自己嘴,闲得蛋疼招惹她作甚?

        不可议的是,女子想了想,把马交给了随从,便迈开两条长腿,真在陈恪对面坐下。

        侍女端了一盅木瓜汁,奉在女子面前。

        女子端起来轻呷一口,点点头道:“谢谢。”

        “气。”陈恪呲呲牙,没话找话道:“说起来,京城可真小,我才来了不到俩月,这都碰上你四回了。”

        “正常。”女子面无表情道:“你的腰?”

        “腰……”陈恪一愣,亏着他脑子好使,马上想起自己的借口,赶紧叹口气道:“伤筋动骨一百天,哪能好的那么快。不过不大动,跟好人没区别。”

        “少动。”女子冷冷说一句,冷场半天方道:“无忧洞的人,又找你了么?”

        “我还能坐在这儿和你说话,”陈恪心中一动,笑道:“就说明没有。”

        “不要大意。”女子说完,便专心喝她的木瓜汁。似乎还挺对胃口呢。

        “多喝点,对你有好处。”

        “什么意?”女子狐疑的抬起头,她有一张风华绝代的面孔,眸子黑白分明,只是总闪动着一丝丝yīn郁,让她整个人都无法亲近。《沸腾文学网》

        “天气转热,木瓜败火。”陈恪一本正经道。

        “嗯……”女子信了,继续小口的呷着木瓜汁,她吃汤的姿态很是优雅,不仅没有丝毫的声音发出,亦不会让人看到唇齿。对于这样一个男人婆来说,显然不会装出来的。

        这只能说明,她有着良好的家教。再看看那辆红sè的法拉利,怎么也没法跟无忧洞的人联系起来。

        陈恪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应该是哪家的女公子吧?”

        “……”女子没有回答,而是定定望着他,等他的后半句。

        “怎么会对无忧洞这么了解呢?”陈恪笑笑道:“那些腌臜的丐帮子弟,应该跟你这样的……”他也不知该怎么形容这小娘皮,只好轻咳一声道:“你懂的。”

        女子刚刚有些缓和的脸上,重新寒霜满面,只见她一脸恨意道:“他们是我的仇人。”

        “仇人?”陈恪心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盟友。

        “他们掳走了我的侍女,”女子深深吸口气,稳住情绪道:“算了,谁会关心个婢女的命运呢。”

        “什么婢女贵女,”陈恪摇摇头道:“在我眼里,都一样。”

        女子有些意外的望他一眼,这是两人认识以来,这sè胚说得最中听的一句话:“sè胚也有sè胚的好处,至少还知道惜香怜玉……”

        “嘿……”陈恪气不打一处来道:“你怎么说话呢?你哪知眼看我sè了?”

        “两只眼都看到了。”女子瞪着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

        “那是个误会,我没想到,她竟是干那行的……”陈恪说着一板脸道:“我没必要跟你解释。《沸腾文学网》”

        “对。”女子干脆的点点头。

        “……”陈恪险些吐血,不过他还指望她,帮自己确认匪帮,也只能咽下一口血沫道:“你的侍女,怎么会被无忧洞的人掠去呢?”

        “今年社rì,我们一群人相约出来看傩戏……”女子面现懊悔道:“一时贪玩,都带上了傩面具,当时觉着满大街的人,谁也认不出谁很好玩。谁知回去的时候才发现,我的侍女小环和另一个姐妹的侍女不见了。”

        “等了两天还不见回来,我们便报了开封府,”女子的表情转为愤怒道:“府衙派人帮着找了几天,还是没找到,便对我们说,她俩许是被拐卖出京了,让我们保持耐心,容官府细细查访。”说着她紧紧攥住那白瓷杯,手竟与瓷杯浑然一sè,咬碎银牙道:“官府好生冷血,我们等得,她们能等得么?”

        “打官腔而已。”陈恪轻叹口气道:“你怎么确定是无忧洞的人所为?”

        “官府不作为,我们只好自己查,”女子道:“后来打探得知,趁着夜间热闹时拐人,是无忧洞惯用的伎俩。”

        “有没有可能已经被卖去外地了?”

        “没可能,人牙子说,京城人市的价码,要远高于别处。在黑市上更是如此。”女子答道:“他们告诉我,清白人家没人敢买掠卖的人口,后患无穷。她俩很可能被迈入鬼樊楼或其它的地下jì院了……”

        “我们把调查的结果,报告给了开封府,谁知王府尹竟对我们说,如果是鬼樊楼的话,他也没办法,开封府只能管地上,管不着地下!”女子怒哼一声道:“我便自己找无忧洞的人,谁知找了两个月,也没有线索。唯一一次让我撞见,还是遇见他们袭击你。”

        “多谢了。”陈恪抱下拳,就那次的事情致谢道:“难道这两个月,你就这样一个人到处转悠?”

        “起先那班姐妹还帮忙,亦有家丁跟随,但那次她们偷骑小红,结果在闹市惊了马,最后闹得不欢而散,她们便再不出来……我知道她们新鲜劲儿过了,早就在那喊苦,正好借这个机会逃掉。”

        “就是那次么?”陈恪问道。

        “嗯,那次抱歉。”女子点点头道:“后来家里也不让我再‘胡闹’了,他们管不了我,就不让家丁跟着我,想让我一个孤身女子知难而退。”说着面露倔强道:“我偏不,我一定要找到鬼樊楼,救出她们来!”

        “你还真拗啊……”陈恪摇头苦笑道。

        “要是你的妹妹被歹人劫去了,”谁知女子柳眉一竖道:“你会放弃么?”

        “不会。”陈恪摇摇头道:“找遍天涯海角,我也会把她找出来。”

        “这就对了,”女子颔首道:“小环与我情同姐妹,他们可把她当成下人,我却不能!何况她是跟着我弄丢的……”她的俏脸上写满了坚决道:“所以我一定要把她救出来!”说完,长舒口气,她突然露出笑容道:“不知怎地,心情好了很多……”

        “要多笑笑的,笑起来才像个女孩子……”陈恪发现,逗弄这种烈妞,实在有趣之极。

        “哼……”女子稍稍放松的心情荡然无存,她霍得站起身道:“我走了。”

        “你知道自己为何找不到无忧洞的人么?”陈恪这才正sè道。

        “为何?”

        “坐下说,”陈恪笑道:“我不习惯仰视。”

        “……”女子气哼哼的坐下。

        “第一,你骑着这么拉风的战马到处转,牛鬼蛇神见到你就远远躲开了。”

        “……”女子想了想道:“也对,那我不骑了。”

        “晚了,转悠俩月,谁不认识你这张脸?”陈恪摇头道:“所以你就是再转两年,也找不到他们的。”

        “……”女子眉头紧锁,轻咬下唇道:“那怎么办?”

        “先回答我一个问题,”陈恪道:“如果找到无忧洞的人,你打算怎么办?”

        “我自有办法。”女子冷声道,旋即觉着这态度不妥,便轻声:“只要确定了位置,会有禁军来剿灭。”

        陈恪松了口气,暗道:‘亏着你没说,我就一打下去。’便道:“听我一句话,不要再这样徒劳的转下去了,回去歇两天。等着到夜市里转转,从拐子身上下手,顺藤摸瓜,才能找到老鼠洞。”

        “你这法子,我想到过。”女子看他一眼,那意是,在你眼里我就那么笨?道:“几个夜市都转了,可是人山人海的,怎么分辨出拐子来?”

        “你这智力,跟你说也说不清,”陈恪叹口气道:“我受累,陪你走一遭吧。”

        “你……”女子狐疑的看他一眼。

        “今晚月上柳梢头,州桥牌坊见。”陈恪道:“不送了。”说完便低头看书。

        “……”女子心说,我还没答应呢,但陈恪已经没有要理她的意,她更不会主动开口相询,深深看他一眼,便走掉了。

        女子走了不久,陈恪也会账离开,回到学中,宋端平才凑上来道:“你真要指望那小娘皮?”

        “不然怎么办,小王爷不敢妄动,我们谁也靠不上,”陈恪淡淡道:“这几天我想过了,被动不是我们的风格,必须主动出击!”

        “那小娘皮的话靠谱么?”宋端平道:“她真能招来禁军?”

        “如果没这个自信,她就在街上傻转,”陈恪指指脑袋道:“那只能说明,她不是一般的白痴了。”笑笑,他说出自己的依据道:“她的战马,她的随从,乃至她的作风,都带着军中的风格,我想,她应该是某位高级将领的女儿吧。”

        分割

        唉,又睡着了,不过身体全好了。今天开足马力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