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下载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锦衣乐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姐妹们心忧后路

第十二章 姐妹们心忧后路

        两个姐姐过的不好,全怪贾氏夫妇当初就是看那两家彩礼比旁人多了三成的份儿,才将两个女儿送出了门,三莲的亲事也是去年就定下了,却是一家小商户,家里有些银子,彩礼也给的不少,只听说三莲那未婚的夫婿,是个病秧子,三莲嫁过去还未知以后的日子如何呢!

        五莲这话一出口,昏暗的灶间里一片沉默,大家都知晓,父母多收彩礼,都是为了最小的弟弟打算,这是为了贾尤传攒钱娶媳妇呢!

        半晌四莲却是冷笑一声道,

        “若这银子当真是落在老七身上,我便当是还了父母的养育之恩,只怕这银子一多半还要落在向家人的手里,那才是冤枉!”

        向氏重男轻女,偏疼儿子可是有家风传承的,她娘家便是如此,家里三儿四女,四个女儿出嫁多年,便是如向氏这般在贾家都生了七个孩子的外嫁女,向氏那样娘亲,几姐妹的亲姥姥也要三不五时,趁着女婿不在家里,上门打秋风,从女儿手里抠搜点银子拿回去给儿子们花用!

        而向氏在家行大,别看她对女儿们是凶神恶煞,张口就骂,抬手就打,可见着自家亲娘便如耗子见了猫一般,那是听教听话,说甚么是甚么,让给银子不敢拿铜板儿!

        贾金城刚同她成亲头两年也是将银子给她管着,结果生大女儿和二女儿时,却是连稳婆的赏钱都给不起,问向氏自己每月的俸银都去了何处,向氏只是支支吾吾说不清楚,贾金城想一想便心里有了数,于是自那时到如今,家里用度他都是三五日一给,给也只给五六七八个铜板儿,就是为了扣着她不给向家人。

        却饶是如此,向氏还是有法子从家用里扣下一个两个的铜板,一点点的攒给娘家人,贾金城有一度恼极了,想借着没生儿子的由头休了她,却没想到向氏最后生了一个贾老七出来,倒是将他娘给救了,贾金城只能无奈做罢,也正是因着如此,向氏自觉小儿子乃是自己的福星转世,跟自己是一条心,所在比丈夫还更加偏疼贾尤传!

        父母偏心小儿子,家里的几个女儿心里都是明白的,听了四莲的话,个个都是沉默不语,半晌六莲先哭了起来,

        “你们都比我大,我是这家里最后出嫁的,还要熬好几年呢!”

        三莲劝她道,

        “大家都是这么熬过来的,你就忍忍吧,待到我们都嫁出去了,许是爹娘见家里孩子少了,倒要对你好些呢!”

        四莲听了只是暗暗摇头,

        六莲在姐妹里年纪最小,姐姐们心疼她,家里的事儿都帮着做,若是以后她们都嫁了,只怕家里这一应事儿全数都要落到六莲身上,那时节才有的她苦头吃呢!

        姐妹们正在灶间里窃窃私语,正堂里向氏站出来嚷道,

        “你们几个贱蹄子在灶间里嘀咕甚么呢,这都甚么时辰了,还不提了热水给你爹和弟弟洗洗……”

        三莲忙应了一声,

        “娘,就来了!”

        五莲忙取了角落的水桶,让六莲勺满水,五莲便迈着小碎步吃力的提了过去,四莲见收拾的差不多了,便催了三莲道,

        “三姐姐快去睡吧,明儿一早你还要同娘一起摆摊儿呢!”

        这附近有早市,四更天便有人在巷口走动了,向氏为了多赚那几个铜板儿,都是早早的出摊儿,因着前头两个姐姐出了嫁,就轮到三莲跟着她在外头抛头露面,待三莲出嫁之后便要轮着四莲了。

        三莲点了点头,也勺了水洗了一把脸,便回屋先睡了,剩下姐妹三个,伺候着父母和兄弟洗完之后,才自家洗洗回了屋。

        贾家人住的院子乃是租赁的,一年交了一两银子的租钱,破破烂烂不过正房一间,左右偏房,正房是给贾氏夫妇住的,偏房一间给了贾尤传,另外一间便是六姐妹住的。

        那斗大的一块地方,六姐妹住实在太过拥挤,便没有设床,只是要睡时在地面铺上一层稻草,上头再铺上布做的褥子,如此便可挤下六人了。

        不如饶是如此,六姐妹还是拥挤不堪,不过自大莲和二莲出嫁之后,四姐妹就宽松了不少,待四莲三个回去时,三莲早已将垫褥铺好,自己在角落处睡了。

        三人过去脱了衣裳,六莲便往三莲的被子里钻,三莲被被窝里钻进来的冷风惊醒,抓了妹妹冰凉凉的手,恼道,

        “死丫头,又来作弄我!”

        六莲嘻嘻笑道,

        “三姐姐这处暖和嘛!”

        三莲没有再说话,将妹妹抱进怀里,轻轻拍了拍背,

        “快睡吧!明儿还要早起呢!”

        一旁的四莲与五莲早钻进一个被窝里,紧紧的贴在了一起,这入冬的夜晚,寒风已是渐起,睡在潮湿的地面之上,虽说隔了一层稻草又铺了一层薄褥子,却还是让人觉着透骨的寒,姐妹们紧紧依偎在一处,互相温暖着。

        四人渐渐沉入了梦乡里,也不知是谁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

        “也不知甚么时候我们能有床睡,有火盆儿取暖呀?”

        将睡将醒的四莲猛然睁开了眼,瞧向头顶的黑暗处,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悄声答应道,

        “会有的,我们都会有的!”

        这小屋虽说破败,床铺虽说寒冷,但总有与自己一起取暖的人,总比那小树林里,黑暗幽深,孤寂可怕的地下强,她在那里呆了好多好多年,动也动不得,叫也叫不出,直到有一天,她来了,把自己给放了出来,自己这才解脱了那具躯体的束缚,化成了一缕青烟缓缓的向天空飘去,之后又来了一阵大风,忽悠悠吹得自己天旋地转,再清醒过来时,便已经来到这里了!

        以前的自己虽说有父有母,还有兄弟妹妹,却是从小都是在一个小山村里长大,身边只有一个年迈的妈妈照顾着,妈妈待她虽好,但总归不是亲人,她一个人在山村里长到了十岁,见着同村的小孩儿有父有母,有兄弟姐妹,心中羡慕之极,便是见人挨了打,也是觉得那人是十分幸福的。

        她就在那小山村里一天天的长大,一天天的盼着,因为爹爹说了,只要她长到十岁便可以将她接回家去,同一家人团圆,她就那么数着日子,好不易盼着十岁生辰到了,爹爹却没有来,她心里着急,夜里睡不着便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没想到受了凉,浑身上下发热,四肢无力,就那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待到她再清醒过来时,便发现自己被困在了一具身体里,那具身体被埋在一个小密林之中,上头浅浅的盖了一层泥,她也不知在那里呆了多久,身子不能动,却能听见外头鸟儿的鸣叫声,野兽的低吼声,还有偶尔一两个村民闯入了密林之中的说话声,她的意识一会儿清醒,一会儿又糊涂,睡一会儿又醒一会儿,完全不知外头的时间流逝,就那么孤独的呆了很多个春夏秋冬,直到有一日夜晚,有人来到了密林之中,将自己身上覆盖的泥土全数拨开。

        她便看见了一张脸,一张自己的脸,一张长大之后的脸!

        她瞧见了自己在哭,有一颗眼泪滴在了自己的身上……

        她立时就觉着身子一轻,开始缓缓向天空升去,趁着这一时节,她向下看了一眼,长大了的自己正伏在尸体上哭泣,而她的身边有一位容貌俊美的男子正在小声安慰,随着她身子越飘越高,她最后瞧了一眼那地上正在消失的尸体,高大的身形,丑陋的容貌……

        原来……我一直就是呆在这样的身体里……

        之后她便被一阵不知从何处来的怪风一刮,眼前一阵光怪陆离,万般颜色,幻影重重,之后她眼前一黑,落在了一处温暖的所在,不久之后又一阵挤压之力给推了出来,

        “恭喜!恭喜!是个小囡囡……”

        有人在说话,

        “甚么……又是个赔钱货?”

        有人在哇哇的哭,嚷嚷道,

        “丫头片子我不要,抱出去送人!”

        她一听便慌了,她知道自己这是又投胎了,没想到这才刚出生就要被人给抛弃,前世里自己已是够惨了,这一世难道自己还要更惨么?

        想到这处她不由哇哇的大哭起来,于是这屋子里立时便响起了小婴儿响亮的哭声,半晌有人沉沉说了一声,

        “自家的孩子,即是生下来了,便没有送人的道理,养着吧!”

        就这样,她成了贾家的第四个女儿!

        之后她又有了两个妹妹,贾金城乃是仵作,也读过几天私塾,但于取名上也不过随大流,生了这么多女儿,不过跟着排序叫了个大莲、二莲、三四五六莲,六个女儿生下来,贾金城再是汉子也有些顶不住了,又因着向氏时常偷钱接济娘家,贾金城便动了休妻的心思,向氏察觉之后,那是一哭二闹三上吊,与贾金城闹了好一阵子。

        眼瞧着向氏便要被休弃回娘家了,却是意外又有了身孕,向氏那是又拜菩萨又求道祖,又喝符水又吃素,向满天神佛许了不少愿,待到生产时听稳婆说是个带把儿的,向氏那是喜极而泣,哭得死去活来,有了儿子,总算是逃脱了被丈夫抛弃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