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下载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道靠破案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岳不群重伤

第二百三十八章 岳不群重伤

        回到家天色已黑,吃完饭,苏晴有以审讯被带回来的青衣楼罪犯为名离开了家。

        出了门却没有左拐往府衙去,而是右拐。

        苏晴独自走在夜路之上,手执逍遥扇不停的把玩着。拐进了一处民宅集群,远远地,就看到一个院落的门口,一个丫鬟的脑袋探了又探。

        看到苏晴走来,丫头的脑袋连忙缩了回去。

        “小姐,苏公子来了。”

        在内屋中坐立不安的玉卿慌忙站起就要匆匆往外跑,却又突然顿住,而后对着铜镜又仔细看了看妆容,确保无碍之后才匆匆走出房门。

        刚刚来到前院,苏晴面带温柔笑容的走了进来。

        门后的大黄狗猛地窜起,摇着尾巴激动的抬起前腿。

        “公子。”玉卿看着苏晴,眼泪不自觉的开始打转起来。

        玉卿的琴音雅阁本在上塘县,她也本应该在上塘县。在抓捕了玉漱之后,玉卿自然难逃审问。哪怕有了苏晴这一层关系也是被程周好一通盘问。

        在盘问中,玉卿自然也知道了玉漱的真实身份。而今被苏晴抓到了灵溪府城,玉卿匆匆赶来。

        家里有一个易阑珊,苏晴当然不能让两女碰面了。好在苏晴什么都有可能缺,唯独不可能缺钱。

        当即在附近二里的地方买下了一个宅院,也学当年刘白皙一样,来个金屋藏娇。

        吃完晚饭,大事基本处理完,苏晴找个理由来此,正好安慰安慰已成惊弓之鸟的玉卿。

        “银花,你先退下。”

        “是!”丫鬟万福退下。

        “公子有没有吃饭?要不要在这里用膳?”

        “不用,我早就吃过了。”说着伸手揽着玉卿的腰肢。

        两人进了内屋,玉卿突然转身,扑通跪在苏晴面前。

        “大人,您救救玉漱吧,玉漱她……”

        苏晴脸色顿时一沉,瞬间,空气仿佛凝结。

        看到苏晴这个表情,玉卿接下来的千言万语顿时被卡在了喉咙口怎么也吐不出来。

        她记忆中的苏晴一直是温柔儒雅的模样,从来没有过这么吓人的一面。

        “你可知你在说什么?你是要本官包庇犯人,渎职枉法?”

        玉卿张了张嘴,眼底深处涌出恐惧。

        “你知不知道玉漱犯的是什么罪?杀人满门,灭人全族,谋逆,杀官。她不是毫不知情,也不是帮凶,她是主谋。

        岳府一案你还记得,是玉漱谋划的。还有新风县易家庄,风啸县威远镖局等等……她的罪,不是简简单单的杀头就可以赎的,真要追究起来,那是诛九族的大罪。”

        听了此话,玉卿瞳孔之中迸出浓烈恐惧,尤其是诛九族三个字,尤为刺耳。

        “大人……我……我不知道……”

        “正应为本官相信你不知道,所以才把你摘了出来,否则,就凭你在玉漱的谋划中多次充当重要角色你就难逃干系。

        而你眼下要做的,就是与玉漱撇清关系。你们分开七年,近期才重聚这一点很重要。记住,你们关系不熟!”

        玉卿连忙点头,“嗯,知道了,我和玉漱久别多年,近期才重逢,她做了什么,是什么人我都一无所知。”

        “乖!记住本官说的话,能把你摘出来,已经尽我最大努力了。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

        “大人!”玉卿连忙从身后抱住苏晴。

        “你可不可以不要走……”

        “这……本官尚有公务在身。”

        “公子,人家定的僧袍做好了,这次也带来过来,还有道袍,书生长衫,还有大人说过的云裳仙衣……”

        “你可真是个小妖精,这么楚楚可怜让本官如何忍心拒绝?罢了,今晚就勉为其难的陪着你吧。”

        青衣楼少主被击杀,青衣楼遭受重创。在短暂的平静过后,果然不出苏晴所料,青衣楼的疯狂报复开始了。

        连续七天,青龙会遭受到了莫名攻击多达二十多次,平均每天三次。不过好在青龙会早有准备,这些攻击多数未能给青龙会重创反倒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这二十多次攻击几乎都是冲着青龙会而去,苏晴预测中对他的报复反倒是一次都没有。

        这点苏晴就有点看不懂了。

        按理说,布局捕获岳阳是苏晴主导并实施,青龙会连从旁策应都没有。唯一做的,就是贡献出烟柳山庄这个将计就计的平台。

        杀岳阳的是苏晴,折了青衣楼臂膀的也是苏晴,岳龙城反倒是追着青龙会疯狂输出对苏晴秋毫不犯?

        咄咄怪事。

        七天之后,突然间偃旗息鼓。

        而后,苏晴和铁狂屠都等候着青衣楼的下一波猛烈攻击。可等了一个月,青衣楼都再也没有行动。

        八月十五,中秋!

        这个世界并没有中秋节的概念,反倒九月初九看的很重。

        但对苏晴来说,中秋是个很重要的节日。哪怕没人懂,苏晴依然一大早的就让手底下人张罗起来。

        请来酒楼最好的厨子上门做菜,还亲手雕刻做月饼的模具。

        正忙得如火如荼之时,苏晴突然神情一怔,眼神顿时一寒。

        感觉到苏晴瞬间情绪变化的展昭也停下了和薛崇楼闲扯,看向苏晴。

        苏晴轻轻的拍了拍手,将模具一拍,两个精美的月饼胚胎落在案板之上。

        “展昭,跟我去一趟上雁秋县。”

        “大人,我要去么?”薛崇楼连忙问道。

        “你和若男在家里继续忙吧,我们晚上应该会回来吃晚饭,月饼给徐师傅做,今晚就吃这个。”

        说完回到房间,换了一身新衣裳。带着展昭出门去,骑上马。

        “大人,出什么事了?”

        “岳不群应该是出事了,情况很不好。具体什么情况等去了雁秋县才知道。”

        “雁秋县?他不是在上塘县么?怎么跑雁秋县去了。”

        “应该是做生意吧,岳不群把华山派经营的挺好,发展势头比无量剑派好多了。岳不群经营门派本事高出左子幕不少。”

        “岳掌门受伤了?”展昭问道。

        “受了重伤,但应该不致命。”

        两匹快马前后出了灵溪城,直奔雁秋县而去。雁秋县在灵溪府东南角,与灵溪城接壤,直线距离约五十里,快马加鞭,一个时辰可抵达。

        跟着冥冥中的感应,苏晴与展昭来到了雁秋县白旗镇。

        白旗镇虽然是一座不起眼的小镇,常住人口不足三千,但放在历史上却是大大的有名。

        因为玉国拿下古越地是从白旗镇开始。当年白旗镇吴家揭竿而起响应萧家起事,里应外合打开了越地的缺口,一年之内拿下古越全境。

        所以,说起玉国怎么成为神州九国之一的,白旗镇必然是不可缺少的一篇。

        但无论白旗镇对历史的名声有多大,在此刻,它也不过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小镇,至少在苏晴看来还不如风啸县桃花镇。

        两人进入小镇后,马的速度慢了下来。

        而后直奔镇上唯一的一座医馆。

        医馆简陋,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一间民房,连个围墙都没有。墙体斑驳,很多地方的青砖风化严重,一阵风吹过扬起一层灰。

        要不是房屋内飘来的是阵阵药香,苏晴差点以为这是个公共茅厕。

        至少青乐县的公共茅厕比眼前的医馆要气派的多。

        两人下马,医馆内的小厮连忙迎了上来。看苏晴和展昭的装束就知道,这两个绝对是有钱的主。

        有钱,意味着不差钱,约等于出手阔绰。

        对于这类的客户,无论是哪个营生都会用出十二分的心力接待。

        “两位少侠里边请,请问两位少侠是来看病呢还是抓药?”

        “我们来找人,你们医馆里是不是有个叫岳不群的?”苏晴没说话,展昭抱拳开口问道。

        “两位少侠见谅,我们医馆虽然简陋,但请不要轻视。江湖公约,寻仇不上医馆,医馆也不会出卖任何一个踏入医馆的伤病患者……”

        小厮义正言辞的朗声说道,要是左手手指别疯狂的摩搓暗示就好了。

        “你误会了,岳不群是我们朋友。”

        小厮脸上露出笑容,“你们是看我年纪小看不起我?这样的借口,我一个月能听八百遍。”

        苏晴脸上露出笑意,对着展昭摇了摇头,“算了,岳不群醒了,走吧。”

        在小厮不解的眼神下,苏晴自顾向医馆走去。

        小厮想要阻拦,但却又不敢。

        万一不小心得罪了这两个鲜衣怒马的少年,拆了医馆是小,自己小命难保可就事大了。

        进入医馆,在数双不解的眼神注视下,苏晴来到了里面病榻上一个被缠着绷带的中年男子身边。

        正是君子剑岳不群。

        岳不群胸口绑着绷带还在往外渗血,虽然醒了但依旧很虚弱。脸色发白虚汗沁出。

        看到苏晴,岳不群脸上迸出神采。

        “大人,岳某出事竟牢您亲自赶来……”

        “我们之间就别说那些见外话了。到底什么情况?”

        “我接到雁秋县萧家的生意,护送他们举家搬迁至静海府。还没出雁秋县呢,就遭遇到五个先天高手围杀。我一人难敌五人,被击成重伤,价值七万两的东西被劫走,随行弟子皆被杀。”

        苏晴眉头皱起,“是寻常截杀么?”

        “看起来是寻常截杀,对方自称是黑心寨。五人武功路数也杂的很,不像是名门正派出生。”

        “价值七万两的财物,值得五个先天高手出手么?七万两说多不多,但绝对不值得先天高手出手何况是五个?你护送的是些什么东西?”

        “古董字画,金银财宝。萧家是雁秋县的百年望族,底蕴雄厚。”

        “如果不是护送的东西有问题,那么就是护送东西的所有者有问题。我过会儿让人送你回上塘县,你安心养伤,余下的交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