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下载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龙族:最终冠位指定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四章:交战

第二百零四章:交战

        “预防必中类的能力?御主你为什么要问这样的事啊?”正在锻炼中,露出一半肌肉的蓝色紧身衣枪兵,在听到路明非的提问后这样问道。

        路明非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额……你看,英灵们是有很多有不可思议效果的宝具是吧?而我身为一个普通人……的半吊子魔术师,被这些能力盯上的话岂不是完全没救了?”

        然后他表情有些窘迫的说道:“所以……我就想问问,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对抗这样的能力。毕竟,你好像比较擅长这方面的能力,还有应对的方法。”

        他会产生这样的顾虑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在成为魔术师不久之前,他还是一个做啥啥不行,只会做白日梦和偷看前面白裙子女孩的普通高中生。这让他一下子对上拥有各种奇异能力的英灵们,就算他有着同等规模的英灵可以与之对抗,也不免有些担心自己的小命,毕竟英灵们最大的弱点就是御主,他要是扑的快,就算英灵们本身再强也是白搭。

        “原来如此,我确实拥有这类的宝具以及技能。不过……”蓝色枪兵放下长枪,擦了擦头上运动后产生的汗水。

        话说英灵这样的超自然存在,居然会流汗……路明非看了一圈修炼场里明明各类参数已经被恒定,但还是想要通过锻炼来变强的英灵,觉得果然还是有哪里不对。

        虽说他也知道迦勒底这相对特异点比较安稳的环境,对于可以说是专门为了战斗而生的英灵们来说可能不太能适应,所以才会有修炼场这种东西存在,让他消耗多余的精力和战斗欲……caster职介的大部分可能要除外。

        但一群只存在历史上和传说中的人物,聚集在一起摔……比试,这种事无论怎么看,果然还是觉得有些神奇。

        这也导致,路明非每次来这里时都要小心翼翼的,有些英灵在喜欢折腾自己之余,还喜欢折腾其他人。这就让即使是成为了魔术师,但体能方面在普通人里也还属于弱鸡一类的路明非,就沦为了他们的目标……锻炼意义上的。

        咬牙坚持了几天的路明非,就以魔道的学习婉拒了后续的锻炼的计划。只是在暗喜逃过一劫的他,没有想到对于他而言,更大的灾厄(指影之国女王)还在后面。

        “不过如果是‘避矢的加护’的话,是我天生所拥有的能力,后天习得的可能性基本为零。”不怕打击路明非的自尊心,蓝色枪兵直接了当的说道。

        “不过嘛……”他又接着说道,“通过一些特殊锻炼的话,应该可以达到一些相似的效果的。”

        听到锻炼这个词,路明非的眼角微微抽了一下,回忆起那些在修炼场的惨痛记忆,他有些后悔来这边了。

        不过为了不给人留下稍遇见点困难就退缩的印象,他还是厚着脸皮问道:“都有些什么样的锻炼呢?如果可以……啊不,如果我能做到的话,我还是想试试的。”

        似乎想到他会这样说,蓝色枪兵露出微妙的笑容,露出的白牙上似乎有闪光一闪而过“锃”的亮了一下。

        “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困难的事,无非就是……”枪兵这样说着,一边观察路明非的表情,似乎在期待他接下来的表情变化。

        “无非就是在冰冷魔力汇聚的无光之国与死灵、龙种、流浪而来的骑士、还有极为变态的师傅杀个好几个来回,大概等死个三次左右也就差不多能学会了吧。如果还是不行的话,就再砍个百来十头奇美拉、龙种、巨人或是怪异之物……”

        在蓝色枪兵似乎是夸大其词,但想想似乎还是有些合理的讲述中,路明非的眼神一路从“我看你是在难为我吧?”道“你说的龙种真的不是路边的杂草吗?”再到“什么样的师傅会以杀死弟子三次来传授武艺?”最后再到“啊……这就是神代英雄们朴实无华且枯燥的修行吗?”

        “哈哈哈!”似乎很满意路明非的反应,蓝色枪兵大笑着拍着路明非的肩膀,“明白了吗,御主?以那样半吊子的心态,是无法变强大的,虽说御主你在我看来已经很强大了。”

        “我这样的人,算是哪门子的强大?”路明非苦笑,看来自己与英灵们这个不知道多少代的代沟,让他无法理解这些神代战士们的思想。

        “不对哦,身为‘普通人’的御主你已经做完了自己应该做的事了。”蓝色枪兵看着他笑道,“会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努力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对那些做不到的事,就在做得到的范围内解决。会学习先人的力量,充实自己。即便在绝望之下,也会爆发野性像是野兽一样去抗争。面临挫折时也会回望吸取教训,但是却不会停下脚步……这不就是你吗?御主。”

        路明非挠挠头害羞的低下头,被蓝色枪兵夸的有些受不了,但是心里也在暗喜。但仔细想想,这是不是在换一种说法……在说他平平无奇?

        “当然,这也并不是说你就没有缺点了。锻炼时偷奸耍滑,不被鞭策就不会去行动;魔道修炼的时候不到检测的最后时刻也不会去背书;路过女性职员和英灵的时还会偷偷往那边瞟……”似乎也是觉得自己夸的有点多,枪兵脸色一正,开始细数路明非的不足。

        路明非表情僵住,这反转让他笑也不是,哭着脸也不是,心情像是过山车一样的上也不是下也不是。还有,知道我偷看了的你绝对也偷看了吧!

        “不过,正是因为你拥有着这些不完美的地方,才会吸引我们聚集在你的身边。”又是一个反转,蓝色枪兵看向修炼场的英灵们,“御主你并不需要刻意去学习规避伤害的技巧,因为你做不到的事我们会帮你做。那个小姑娘是你的盾,为你挡住一切伤害;而我是你的枪,为你夺下敌人的心脏;而他们则是你的剑、你的弓……”

        他又说道:“如果真的有一天,你必须要拿着武器独自登上战场。用着磨练而来的武技面对敌人,那么,那将会是我们的失职。届时,你也不用在隐藏自己非人的……”

        “咳咳。”枪兵像是咳嗽的掩饰了最后那句不该说的话,在路明非一脸疑惑然后变得惊恐的表情中,推着他一路进到修炼场里面去。

        “总之,抛开那些不谈,御主你现在确实有些弱的让人看不下去了。虽说有我们在,你的安全没有问题,但是打铁还需自身硬,没有强健的体魄也没有办法支持长久的作战,撒,开始久违的锻炼吧……”

        ……

        停滞的时间中,那已经触及盾牌的长枪,在更加上位更加原始的力量之下,改变了轨道,如同被无形之手击中一般旋转着飞了出去,插入积满水的道路上,发出“嗡嗡”的声音。同时。周围停滞的时间,也在这股原始的力量之下恢复了流动。

        眼里的虹光消失,无人操控的布加迪威龙慢慢停了下来。路明非看着自己伸出的那只手,默默出着神。曾经让他觉得非常麻烦的能力,此刻却是以这样的方式被他解决。刚才他能清晰的看的见,那系在陈墨瞳胸口处命运般的红色线条,在那力量的干涉下消失不见了。

        时间停滞已经解除,但刚才停止了时间的路鸣泽如同被暂停了一般。他仍然保持着那像是即将得逞的笑脸,直到布加迪威龙完全停下来之后,他才面无表情的看向路明非,金色的眼睛也是盯着那只手,似乎也想看出什么所以然来。

        良久之后,路鸣泽才叹了一口气,语气中带有无力的说道:“好吧,又是我低估你了,哥哥,这次也是我输了。”

        他站起身,然后似乎是忘记了这里是车内,一头撞在了车顶上。然后像是吃痛的抱头蹲下,就像是一只被抛弃的幼兽一样,蜷缩成一团。

        莫名的感觉传来,路明非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这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感觉让他一阵恍惚,似乎看见了一个在不知名雪原上,那似他又不是他,背着重物独自跋涉的身影。那身影沿着不知通向何处的铁道仿佛没有目的一般的行走,稚嫩但又坚定的脚步踩在白的刺目的雪上,留下了一个个整齐但却孤独的脚印。

        车外,细雨中的战斗还在继续。巨狼虚影喷出的火球,直直冲着那高楼而去。巨大的声响响起,奥丁所立之处,那原本是直升飞机起飞的平台,爆发出剧烈的火光并且分崩离析。大楼上那巨大的时钟脱离大楼主体向下坠入,与之一起的还有数不尽的混泥土和玻璃碎片。

        但下一刻,骑着八足神马的身影从烈焰中奔出。能引发暴雨的元素乱流又出现,神马踏空而立。雷霆乍现,之前有了减小的雨势又恢复原来的样子,巨大到让人产生压抑之感的特大暴雨,再次出现在这死寂的尼伯龙根之内。

        看着毫无损伤,但身上织物已经开始燃烧的奥丁伸出右手,那插在水泥地上的长枪再次震动起来并且倒飞出去,回到了他的手中。

        空中,皮毛也是受火烧伤的神马前四足凌空,背上的奥丁无视了远处鬼的威胁,再次举起了长枪,但是这一次,他却是久久没有投出去。

        他……已经丢失了对自己目标的锁定。

        明明近在咫尺的车辆,却像是处于世界的尽头的另一侧,无法被锁定。他那投出一定会命中的神话般的兵器,再次的失效了。

        没有停下思考原因,他座下的神马空踏着蹄子,引发雷霆在天空中狂奔。在越过不知多少距离后,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公路之上。

        然而,布加迪威龙上的路明非自然不会在原地慢慢等他过来。从就已经消失的路鸣泽头上收回手,他启动车辆径直的朝着已经近在咫尺的10号高速入口的车牌而去,马上就要离开这处死亡的世界。

        通过后视镜,他看到了奥丁大手一挥,之前不知道隐藏在哪里的死侍们纷纷爬了出来,密密麻麻的失魂般的身影纷纷向前,想要拦住他们离开的脚步。而奥丁自己也是挥动缰绳,驱策着八足神马带着雷霆和烈焰狂奔而来。

        只是,某个手持像是长枪的身影拦在了奔来的死侍和布加迪威龙面前。

        红色的圣诞老人挥动手中的旗帜,砸飞了面前追的最近的死侍。旗杆在他手中划了一个圈,被他狠狠的插在地上,绣着红色狮子的狮王旗在风雨中展开,猎猎作响。

        被路明非用令咒召唤而来的梅涅克披靡的看着面前的冲锋的死侍大军,他高举着旗帜,狮王旗在这黑暗的世界闪过一道剧烈的光芒,下一秒,五道身影出现在他身旁。

        上一秒还在仕兰中学处理死侍尸体的路山彦手持双枪上前,泛着危险冷光的银色左轮对准面前的死侍说道:“今天好像西方的新年,虽然我能明白它们为什么那么兴奋,不过我可没有压岁钱给他们。”

        身后出现炮台,正在调整炮口角度的烟灰同样手持双枪默默的回答道:“那边可不流行压岁钱,只会互相赠送礼物,不过我觉得我们的子弹和炮弹会是他们至今最好的圣诞礼物。”

        “啊……又是正面接触战啊?这可不适合我啊,就没有森林类的场景吗?这样我的言灵和英灵的能力也可以发挥出最大的用途啊。”这样说着,不知何时脱掉麋鹿服装的老虎后退一步,身影在暴雨中渐渐消失。

        但下一秒,那处在雨中仔细看着会发现正在移动的空气团传来一阵略显无力的抱怨:“话说……这样的暴雨天,这隐形能力根本没办法完全展开来好吧?”

        圆形的大盾和长枪出现在手中,高大黝黑如同铁塔一般的酋长上前。默默的挡在其他人面前,此刻他沉默的背影就犹如挡在温泉关前的斯巴达勇士一般……不,他已经是斯巴达勇士了,他的身影仅仅是站在那里,就能够给敌人带来巨大的压力……如果这群死侍还有名为恐惧的感情的话。

        “小心,骑马的那家伙的长枪很厉害,一旦被抛出去,就一定会命中目标……虽然这能力好像对御主无用,但是还是得小心一点。”手持匕首的鬼出声提醒到,魔力链接里,之前路明非已经把那把长枪的诡异之处向她说明了。

        领头的梅涅克点了点头,伸出手搭在身上圣诞老人的衣服上说道:“只要不让他有机会投出去就行了吧?”

        然后他猛地一甩,将红色的圣诞老人衣服甩出去,露出下面他那标志性的红色贵族服饰。

        “虽然现在说可能有些早了,但是……”这样说着,他挥舞着旗帜指向对面。

        “merry    christm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