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下载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九狼图在线阅读 - 第957章 泡发了

第957章 泡发了

        也是和面包蟹吵吵累了,鼻青脸肿的张大白奔着王枭这边过来了。他坐在王枭身边,揉着自己的脸“小崽子,战狼图的事情,不是闹着玩的,你必须要想办法找到,然后交给张海英,听见没?我觉得只要你小子肯上心,没有办不成的事情,否则的话,也不配做我张大白的妹夫了。”说到这,张大白转身指着池子里面的丰笑笑“你有本事就在里面一直泡着,老子今天是不走了。”

        盯着依旧嘻嘻哈哈的张大白,王枭强行压制住内心的压抑与疑问。

        “放心吧,大舅哥,我指定给你把这个事情办明白了,要么就谁也找不到,但凡有人能找到,那一定是我们。”

        “妥了!”张大白伸手与王枭击掌“那个什么,你这个吊样还能不能做饭了?好久没有吃你做的东西了,顺便喝点酒,我还有点事情,得处理,所以要提前走。”

        张大白说到这,目不转睛地盯着王枭,很像要从王枭的眼里面看出来什么,殷天吓了一哆嗦,生怕王枭露馅儿,脚下轻轻碰了碰王枭。

        王枭是什么人,真的想藏,指定不能让张大白看出来什么“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就我这身子骨,邦邦结实,说吧,想吃啥,尽管点,今天晚上咱们不醉不归。另外,我还有个事情,想要和你说,得需要你帮忙呢。”

        “那得看你能不能把我哄开心了,高兴的话咋得都成,不高兴的话啥也白搭。”张大白又看了眼池子里面泡着,已经有些瑟瑟发抖的面包蟹“你别出来啊。”

        王枭咬紧牙关,站了起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撩起袖子直奔厨房。

        丰笑笑满脸祈求的盯着王枭,王枭撇了撇嘴“我可没辙,要我说,你赶紧上来,让他打一顿得了。”“那他不得打死我吗?”“不至于!”“他真的会打死我的。”“顶多挨顿打,你又不是没挨过!”“事情没这么简单。”“咋的?还有啥隐情?”“刚刚给他按池子里面,他张嘴挣扎的时候,把我裤子扯下来了!”“那怕啥的,都是大老爷们,再说了,都在水里呢!别人也看不见。”“我当时憋得有点太急了,没忍住,撒了泡尿。”

        王枭站在原地,盯着丰笑笑看了好一会儿,冲着他伸出大拇指,正在摇头之际。丰笑笑继续开口“泡得太久,还有点窜稀。”

        王枭一声长叹“那个什么,要不要我帮你从万城那里,在预约个床铺,你正好再回炉重造一样,和棒槌他俩就个伴儿。”

        “要是方便的话,你还是帮我约一下吧。”丰笑笑一本正经。

        厨房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材料,王枭撩起袖子,鼻子一酸,眼圈就红了。说实话,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什么都知道,还不能问,还要装作不知道。

        他内心充斥着自责,毕竟所有的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尤其是想到张大白这样一个性格的人,居然会给他人当众下跪,王枭心如针扎。张海英他们或许也正是因为张大白这一跪,才下定决心,同意了张大白的请求。

        正在忙碌的时候,张大白进了厨房,他打开窗户,看了眼外面水池子里面的丰笑笑。毕竟丰笑笑是跑不动的,他只要赶上岸,张大白就能上手了。

        “眼圈咋红了。”“没事,被大葱呛着了。你怎么进来了。”“进来帮帮你摘摘菜,打打下手啥的。顺便和你聊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随便聊。”“殷天还在,所以有些话,不方便当着他说。”“你俩不是鬼府最亲密的二人组吗?你还有什么事情需要瞒着他的?”“当然是老子的颜面问题。”“啥意思啊。”“你说啥意思,你还记着没记着有个人,叫张诗诗?”

        王枭和张大白自然是不会设防的,听见张诗诗这三个字,他本能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尽管他一直逃避躲闪,不愿意面对,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真正最爱的那个女人,依旧是张诗诗,这么多年,从未改变。

        所有的一切,张大白尽收眼底,他碰了王枭一把“怎么的?想不起来了?要不要我帮你回忆回忆啊?想当年在光泽区。”

        “行了,别废话了,你就说你问这个干嘛吧?”“你爱她不?”“和你有啥关系。”“小兔崽子,老子可是刚刚带人救了你的命。就问你这么一句话,你还这么多磕?”“爱不爱的能咋的啊。”“你别管咋的。就问你还爱不爱。”“爱”“真的吗?”“真的。”“那你怎么说得那么随便啊?一点都不真诚。”“那不爱。”“他妈的,你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这么快就不爱我妹妹了!”

        有些时候和张大白沟通,真的挺费劲的,王枭瞥了他一眼,继续切菜。

        张大白眼神闪烁,做到心中有数,瞬间开心了不少,乐呵呵地蹲在那里摘菜。

        他这么要面子的人,自然不会直接告诉王枭,张诗诗已经离开了韩天宇,正在找他的事情。同样,他也害怕自己妹妹大老远找过来了,王枭却变心了。不喜欢张诗诗了。那对张诗诗可是一种莫大的伤害。他会不惜任何代价保护自己的妹妹。所以若是确定王枭不喜欢张诗诗了。那他肯定不会让张诗诗找到王枭的。

        也会找理由,让张诗诗彻底放手王枭。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试探王枭。

        “我再问你句话,你必须和我说实话。”“那得看我心情。”“说谎话死全家,浸猪笼。”“我还没有答应你呢。”“少废话,我认真的,我问你。你会不会用性命去保护张诗诗不受伤害。”

        “那是必须的。”王枭没有任何犹豫“但凡只要我知道她有事情,就一定会帮她解决,不惜任何代价。”王枭非常清楚,张大白心里面还是放不下张诗诗,担心张诗诗的安危。也是因为张海英告诉了王枭很多事情。王枭虽然不能和张大白摊开说,但是他也早都做好了思想准备“不光是张诗诗,还有她的父母,我都会当成亲生父母一样的照顾。”

        张大白突然就沉默了,安静得有些让人不适应。两人沉默不语,一个洗菜摘菜,一个炒菜做饭。并未再有其他沟通。忙碌了三个多小时,王枭做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基本上全都是张大白喜欢吃的,色香味俱全。

        殷天有些傻眼了,他听说过王枭会做饭,但是并未听说过,王枭的手艺这么好。

        两瓶战府珍藏多年的茅台老酒,三人抄起筷子,大口吃喝,张大白与殷天两人接连称赞,不停地竖大拇指。

        王枭满脸笑容,心里面却极其不是滋味,伤口有些隐隐作痛,只能靠着多喝酒来短暂麻痹神经。张大白从头到脚也未表现出丝毫异常,就是这酒,喝得极多,菜,吃得特别干净,甚至于还会笑呵呵的端起盘子舔盘子。

        仿佛这一辈子再也吃不上了一般,一幕一幕看得王枭揪心的难过。

        酒过中旬,张大白突然调转语调“枭儿,殷天老哥,我就不用给你介绍了吧?”

        “这介绍啥啊,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了。”王枭笑呵呵的“大舅哥,你咋得了?”

        “那个什么,你俩留个联系方式。以后你要是碰见什么麻烦事情了,自己处理不了的,你给他打电话。”张大白还不忘记提醒殷天“你把你的号码,也告诉那几个货,让他们也都记着点,要是我妹夫没有机会找你,那几个货也能通知到位”张大白看了眼依旧在池子里面泡着,已经脸色发白的面包蟹“怎么着,还泡着啊?不出来是不是?快给自己泡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