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下载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碰到异类就变强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以彼之道

第三十五章 以彼之道

        “你好像和那个家伙有仇。”方牧指着在烈火中不断分解重组的西装男人,道:“你打我,我就帮你报仇,怎么样?”

        这句话太那个了,但是在方牧多次发生同样的情况后,都已经习以为常,甚至孰能生巧。

        “我又没有什么癖好,这都是金手指的锅。”方牧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白裙女子被方牧的话惊得一愣一愣的,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她不由得想道:“难道强大的高手,他们都有这些独特的爱好吗?”

        虽然心头惊讶,但是白裙女子听到报仇二字,血红色的眼珠露出深深的憎恨。

        “叮,受到怨魂攻击,怨气+1+1+1……”

        在白裙女子疯狂的攻击下,怨气跳了十次才停了下来。

        “只有夜老师的程度啊。”方牧有些遗憾,不过十点怨气也不少了。

        现在西装男人那里也没有怨气了,白裙女子这里也没有了,那么是时候解决这个幻境了。

        方牧抬手道:“停——”

        白裙女子双手垂下,听话的停了下来,用血红色的眼珠看着方牧,眼里有希望闪过。

        方牧制住白裙女子,来到被火焰包围的西装男人的地方,指着西装男人道:“这种情况下,你能打死他吗?”

        如果收回火焰,西装男人就会复活,那个时候白裙女子是肯定打不过的,所以方牧问白裙女子能不能在这种状态下攻击。

        白裙女子摇了摇头,示意没办法,有些畏惧方牧的火焰,即使被方牧制住,也情不自禁的缩了缩脖子。

        “问题不大。”方牧道:“你如果是怕火焰,那没有任何问题,我如果让火焰伤害不了你,你能不能杀了他。”

        白裙女子犹豫了下,最后点了点头,示意可以。

        “可以那就简单了。”

        方牧放下白裙女子,指着火焰处,道:“直接进去打,火焰伤不了你。”

        白裙女子被方牧放下之后,也没有逃跑,听到方牧的话,脸上露出犹豫的表情,似乎不太相信方牧,又或者对火焰的惧怕太深了。

        “废物。”方牧一巴掌拍在白裙女子的头上,道:“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这次机会溜走了,你就别想报仇了。”

        白裙女子被一巴掌拍得愣住了,似乎被方牧说通了,露出决然的表情。

        火焰还在继续灼烧,西装男人也还在不断分解重组。

        白裙女子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的碰了下火焰。

        高温传来,火焰像有灵性一般,直接绕过白裙女子的手指。

        这个情况让白裙女子反应过来,火焰好像真的不能伤到自己。

        白裙女子胆子大了起来,化作一道灰白色气流,直接朝里面钻了进去。

        火焰在方牧的控制下避开,但是围绕西装男人的火焰没有动静。

        白裙女子化作灰白色的气流,狠狠撞了过去。

        在撞击处,火焰自动分离,没有攻击白裙女子。

        正在分解重组的西装男人突然惨叫一声,从方牧这个角度上看,西装男人化为的灰白色气流少了很多。

        “有效果。”方牧暗道。

        白裙女子的每一次撞击,都能让西装男人化为的灰白色气流减少,西装男人的惨叫也越来越虚弱。

        在足足几十次撞击后,灰白色气流彻底消失不见。

        白裙女子站在火焰中,一动不动如同木偶,似乎还没从报仇的事实中反应过来。

        从方牧这个角度上看,白裙女子那个血红色的眼珠有泪光闪动。

        血泪从白裙女子的眼中流出,她突然做了个让方牧惊讶的动作,跪倒在地上,朝方牧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头。

        方牧盯着火焰中跪倒的身影,叹了口气,把火焰撤开。

        火焰消失,白裙女子仍然保持着跪倒的姿势,没有一丝逃跑的意思。

        在磕了五个头后,白裙女子抬起头来,血红色的眼睛不再有惧怕,反而一片平静。

        方牧走了过去,随着他走过去,周围的景色不再是天台,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周围的景色像是一团化不开的浓墨,方牧眉头皱了皱。

        白裙女子起身,走到方牧身边停下,低着头一副恭敬的样子。

        模糊的景色如同被水泼开的浓墨,渐渐清晰起来。

        方牧环视一圈,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办公室。

        办公室内的摆设陈旧,看款式和模样应该是很早以前就流行的。

        一男一女正在办公室中详谈,男的穿着西装,坐在椅子上。

        女的则穿着洁白的长裙,低着头站着。

        方牧总觉得这两个人有点眼熟,仔细观察之后才发现端倪,这不就是西装男人和白裙女子吗?

        “小敏,你知道的,我在这个位置上。”西装男人喝了口水,无奈道:“这种事对我的影响很不好。”

        白裙女子,也就是小敏低着头,在西装男人说完后,突然道:“王老师,他们欺负我,把我绑起来打我,用水淹我,我实在受不了了。”

        王老师叹了口气,把水杯放下,道:“可是要是说出去,外面的人就会认为是我这个老师的错,老师三十五岁了,正是事业的关键期,求求你不要这样。”

        小敏咬了咬牙,低着头一言不发。

        王老师继续道:“这样吧,我把那些学生拉过来开个短会,让他们不欺负你了。”

        小敏抬起头来,一脸希冀的道:“真的吗,老师?”

        王老师点头道:“放心,以我老师这个身份,他们也会听话的,你先离开这里,我等会就叫他们过来。”

        小敏带着希望离开了办公室。

        画面一转,女生宿舍里,小敏抱着头,几个女生对倒在地上的她一顿乱踹,嘴里还带着污言秽语。

        “贱人,还敢告诉老师。”

        “真是个怪物,你只会给世界带来灾难,老师都说了,只要我们不做得过分就行。”

        “就是就是,这种怪物出来干什么,好好待在家里不好吗?”

        小敏抱着头,满脸都是麻木,身体上的疼痛也令她面无表情,毕竟心已经死了。

        画面再一次模糊,又是开始那个办公室。

        王老师看着浑身青紫的小敏,道:“我没办法,他们也都是成年人了,我只能约束他们,你再忍忍吧,算老师求你,两年都忍过去了,更何况后面两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