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电子书下载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碰到异类就变强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异变

第十八章 异变

        寂静的夜晚,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尤其是身处在墓园这个环境中,令人毛骨悚然。

        所有人都将视线看向门口,场面一时安静了下来。

        “来了,他来了!”

        杨承栋面色发白,牙齿不自主的发颤。

        卢飞也是被吓了一跳,拍了拍杨承栋的肩膀,道:“老杨别慌,我们这里这么多人呢,就算真的是那种东西,咱们也不怕他。”

        言下之意,没有把门外的东西当回事,在卢飞心中,这都是杨承栋自导自演。

        杨承栋深吸一口气,来到门口,缓缓的伸出手,握在门把手上。

        该来的始终是要来的,躲也躲不掉。

        “咔嚓!”

        门把手被杨承栋转动,门锁的弹簧声响起,伴随着“吱呀”一声,门外的情况显露无疑。

        门外除了一片漆黑,没有一个人,可是开始奇怪的敲门声却实实在在的出现过。

        杨承栋心里疑惑,难道说因为现在人多,那个身着黑衣的男子真的不来了?

        方牧坐在岗亭内,目光越过杨承栋,看向前方的黑暗。

        “沙沙沙……”

        一阵脚步声响起,就像穿着拖鞋在地面上拖动。

        在岗亭前方的石板路上,一个黑衣男人正慢慢出现在黑暗中。

        黑衣男人身着黑色寿衣,面无表情的朝着岗亭走来。

        杨承栋和其他几个人也都听到了脚步声,看向脚步声的来源,全都一副震惊的模样。

        刚才确定有人敲门,可是打开门却没有人出现,而现在离岗亭很远的地方,寿衣男人却出现了。

        即使是敲了门就跑,也不可能跑到这么远的地方吧。

        卢飞突然碰了碰方牧,低声道:“他肯定还有同伙,敲完门之后就躲起来了。”

        方牧点了点头,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码事。

        从见到杨承栋起,就没见到他通过什么方式联系外界,如果杨承栋是演戏,在他并不知道自己等人会来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安排出这么一出好戏?

        方牧将目光看向其他几个人,发现叶梓和另外两个年轻人虽然也是惊讶,但是看他们的表情却很僵硬,就像是在配合这个场景一样。

        “有意思……”

        寿衣男人还在接近,双脚好像抬不起来似的在地上滑动。

        五十米,四十米……二十米!

        在寿衣男人距离岗亭还有二十米距离时,异变突起!

        天上突然有灰黄的东西飘落,这些东西看着就像无根之物,突然就出现了。

        等到寿衣男人越发接近的时候,方牧目光一凝,这才看清楚飘着的灰黄之物是什么。

        黄纸,灰黄之物竟然是用来祭奠死人的黄纸!

        在黄纸的承托之下,寿衣男人看着越发的恐怖了。

        卢飞嘴角抽了抽:“一定是有鼓风机在吹,把黄纸吹起来了。”

        说实话,他在这么说的时候底气全无,估计连他自己都不信。

        方牧眉头皱了起来,想起一个传说。

        据说在阴气极其严重的环境下,会诞生一种异类,他们是众多阴气的集合体,由执念驱使。

        人死之前,很难有圆满离世的,大多心中都有各种念头,有的觉得自己没有吃过好东西就死了,有的觉得自己没有穿过好衣服就死了,反正这些执念太过复杂。

        这时,众多执念的集合体就出现了。

        集合体被执念所困,它会帮助这些执念完成心愿,寻找最近的一处生人求取帮助,获得帮助后给与报酬。

        这一切听着挺好,毕竟也没有害人的举动,可是给黄纸就有些恐怖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俗话说事不过三,在第三次时,执念集合体就会提出一个可怕的要求,这个要求很难完成甚至无法完成,在这时执念集合体就会翻脸。

        寿衣男人的一举一动都符合执念集合体这个概念,而最重要的是,这已经是第三次过来了。

        方牧想看看,面前这个寿衣男人会提出什么需求。

        寿衣男人越来越近,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黄纸的味道。

        站在门口的杨承栋双腿发颤,回头看了一眼方牧他们。

        方牧突然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道:“嗯,突然想上厕所了,我去后面的小树林解决下。”

        说完,方牧直接夺门而出。

        不过寿衣男人似乎并不想方牧就这么离开,当方牧前脚刚跨出去的时候,满天的黄纸突然一转,像一堵墙将周围的空间层层封锁。

        方牧摸了摸鼻子,默默退了回来,看了眼众人道:“突然又不是那么急了。”

        众人:“……”

        卢飞此刻瑟瑟发抖,眼前这一幕已经证明了这不是演戏,满天飞舞的黄纸,还有那个穿着寿衣的男人,让他忽略了刚才准备跑路的方牧,看向旁边的叶梓。

        叶梓轻声道:“这个东西很怪异,它好像不是一个,而是复杂的汇聚体,像是用针线把不同的东西缝合起来,每一种都不一样,却又彼此和睦相处。”

        方牧诧异的看了叶梓一样,这个女孩有点东西。

        卢飞要崩溃了,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啊,你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很害怕好吗?

        “啪!”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卢飞回头一看,发现是短发青年文安。

        “文安,怎么办,叶梓她有能力可以不怕,但是我很慌啊!”

        此时的卢飞再也没有开始的大大咧咧,反而有种无助感。

        文安淡定的道:“不要怕,你可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啊。”

        卢飞一愣,被这句话搞得一头雾水。

        方牧也将目光看了过来,眉头微微皱起。

        叶梓、柳雯和文安,这三个人到现在还是一副平静的样子,普通人遇到这幅样子早就崩溃了,可是他们的表现异于常人。

        “你们……你们不要再聊了,它过来了,快想办法啊!”杨承栋后退几步,满脸都是汗水。

        叶梓笑了出来,平静的脸上第一次绽放笑容,本来清纯的模样在笑容绽放时竟然有种奇异的异样美感。

        “咚!”

        闷响声传来,卢飞倒在地上。

        文安收回手,和柳雯上前几步,看向方牧和杨承栋,其实主要是看方牧:“没想到还有个意外的收获,这是我没想到的。”